luna一天爬三次墙🚲

没有一场相遇不是在劫难逃,没有什么分离不是命中注定

有句话大概很多人已经忘了,或者从未知晓


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


圈内事圈内毕,举报是同人圈不能碰的死线

有什么问题,大家都是成年人了,用成年人的方法解决问题好吗

【我很怂的,不敢打tag,不敢淌浑水,但举报这个事就是威胁整个圈子的事,冤冤相报的话,谁能落得好呢?所以小小声说一下,希望大家莫忘初心,专注搞脆皮鸭的快乐叭

love & peace

skr

小美人和大美人的故事

有原型,不可说,只是一个悲伤的段子

小美人一直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帅的人。
直到他遇到了大美人。
天啊,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

大美人不仅好看得让小美人惊为天人。
他更是小美人想成为的那种人。

美丽,强大,自信,成熟。
小美人所有关于长大的理想的集合体。

小美人像小尾巴一样黏着大美人。
跟大美人穿一样的衣服走一样的风格。

他想成为他。
但他还是个孩子,常常忍不住向他撒娇。

大美人多么成熟,总是纵容他的撒娇。
凡是小美人想要的,给他给他全给他。

但是大美人这么好,爱他的何止小美人一个呢。

所有恶毒的语言汇成一句话,
你不配。

小美人没有被吓倒。
他在心中握拳,你等等我,我会长大,变强,成为与你并肩而立共闯世界的人。

但是大美人没有等。
大美人有更广阔的世界,更远大的计划。

那个未来里,没有小美人。

小美人一直以为自己是离大美人最近的人。
原来他不是。
崇拜是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这个道理,他现在才知道。

世事总是如此矛盾。
他在身边的时候,他笨拙地模仿,急欲长大,却始终不得其法。
只得每每被摸着脑袋安慰,我们的小美人现在这样就很好呀,你还不用急着长大。

而当他离开了,他茫然无措失去方向,反而摸爬滚打跌跌撞撞,一路扯开伤口淋漓着鲜血急速成长。

小美人还是堵着一口气的。
他的目标变了却又没变。
他要变成大美人那样的人,美丽,强大,自信,成熟。
他要与他比肩而立。
就算他们不能共闯世界了,他也要证明自己配得上他的世界。

他最终还是做到了。

小美人收拾好满身伤痕,光鲜亮丽,让过去说你不配的那些人噤声不语。
他终于知道大美人看到的是怎样的风景。

但是他不想再去问大美人,自己配不配在他的未来有一个位置了。

站在同一高度,他才发现,大美人并没有他曾经以为的那么强大、自信、成熟、无坚不摧。
——当然美还是最美的。

小美人向往的那个大美人。
也许从来就不存在。

但他还是成为了他。

true end

18.8.8
昨天发完这个,看到tag下又有一篇类似结局的,果然大家都这么悲观,就再补两句

过尽千帆皆不是,但是你也不是了
小美人能够做踩着七彩祥云的大英雄了,但最后的选择还是各自取经

生活不易,太太们为什么还要写be互相伤害呢呜呜呜

之前说想吃的这俩cp!

搜了一下,我没什么好repo的了_(:3 」∠ )_

根本没有粮!暴风哭泣

太zzbzq了哼

本来还想好了说,tag一个可以用四亿妄为,一个可以用法式洗剪吹

结果无用武之地啦哭唧唧

【反正也没人用,我就打着自己爽爽

【国营】close your eyes(外一篇)


@白露为霜 酸爽的部分让我写出来的话大概是这样,狗血OOC得妈不认惹,而且写完发现又!和我想的!!不一样!!!😂
反正都这样了,破罐子破摔,我就再多狗血一句,他们是真心相爱的!【尖叫
闭嘴吧我
总之很短

拉莫斯做了一个梦。

梦里他和皮克两军对阵执剑相向。
其实他只甩过斗牛士的斗篷,别说骑士剑了,连斗牛士的剑都没碰过。
幸好这并不妨碍他在梦里和皮克有来有回势均力敌。

他的梦境他做主,既然已经不讲道理了,怎么不让他直接实力碾压呢?
上帝视角的拉莫斯有如此疑问。

而梦里的拉莫斯和皮克正堪堪分开,刚才的交锋中他们差一点杀死对方。

“你选择了那边。”
拉莫斯的盔甲上有不知道谁的血迹。
“我本来就是这边的。”
皮克抹去胸前徽章上的污渍。
“那我们一起保卫王城,为西班牙杀敌的时候呢?”
“我以为你知道,我站在你边上,只是因为巴萨需要我在那里,加泰需要我在那里。”

拉莫斯冷笑。
“也包括需要你躺在我的床上?”
皮克同样嗤笑出声。
“不要说得好像你做这些不是因为伊戈尔,他把责任都交给了你。”

真真的同床异梦。

天知道他们每一次上床的时候对方都在想些什么。

场景突然一转,从肃杀的战场变成了开阔的卧室,偌大的床铺两侧垂下暧昧的纱幔。

“我就不该和你演那些兄弟同心同仇敌忾的戏码。”
“呵,那可是你们尊贵的国王要的,你以为我想和你一起举那些傻乎乎的旗子?”

“但你硬了。”

拉莫斯丢开手中的剑,那东西便在空中消失。与此同时两人身上所有不合时宜的盔甲泥泞也全数消失。
拉莫斯的手得以顺利按上如今皮克身上仅剩的坚硬部件。

“这是礼貌。”
被按着的人致以“礼节性”微笑。

这人就算在梦里还是一样讨嫌。

“我看不出我们做这个的必要性。”
拉莫斯手上用了点力,皮克眯着眼皱起眉头,很难分辨那表情是爽还是痛。

即使处在上帝视角,他也仍然分辨不出。
拉莫斯了然。
这是当然的,就算是梦中,也不可能出现你不知道的事情。

“那你又是为什么呢?”
皮克反客为主,掀翻身上的人,俯身凑到男人强健的大腿根部,伸出舌头舔过离敏感部位最近的纹身。
满意的目光从同样硬起的部位一路梭巡上移,直到与拉莫斯投下的视线相接。
“操我的时候,不爽吗?被我操的时候,爽吗?”

“西班牙能让你做这些,还是伊戈尔能让你做这些?”
“你他妈才是那个先滚上老子床的人!见鬼的我才要问你们拉玛西亚教的什么……”
拉莫斯没能把话说完。
有人比他更会用嘴。

总是这样,拉莫斯睁开眼睛,皮克有一百种方法应对你的问题。
除了给你答案。
你永远不会知道皮克闭上眼高潮的时候在想什么。

但无所谓,事情总是公平的。
拉莫斯对着镜子决定对巴萨的比赛可以多抹一把发胶。

皮克也永远不会知道,拉莫斯闭上眼抱着他的时候脑子里从来没有西班牙或其他什么无关紧要的人。

只有一个来自加泰罗尼亚的混蛋。

end

【水皮】梅罗的ABO世界之旅 生崽番外5

警告:彻底歪到水皮去了对不起!梅老板罗总只有一句话出镜
顶风作案(?)这篇讲啥大家都知道,雷的不要看哈

5
作者说要生崽,所以就有崽了。
关于皮克作为一个堂堂正正功能健全器大活好的A是怎么怀孕的,客观来说真相就是这么简单。

当然我们也可以装装样子搬出可怜的焦头烂额的心痒难耐想把人给解剖了却不能的医生提出的解释,差不多就是皮克生育器官退化不完全,拉莫斯发情器容易上头老是瞎jb捅,死活不放弃把人给标记了的尝试,终于感天动地大力出奇迹,之类之类的。
基本都是胡诌。
领会精神就好。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AA一时爽,生崽愁死娘。

这种情况通常伴随着这样的设定:这万中无一中奖得来的崽怀得无比凶险,一不小心就一尸两命,拉莫斯应该被郑重提问你要不要你老公冒着巨大的生命危险给你生这个崽。然后某孕夫要外表隐忍内心纠结大肆折腾一番,什么你居然要孩子不管我死活,你果然还是后悔和我在一起不能有孩子了;什么你居然要打掉我们的孩子,这可是我们爱情的结晶,你好残忍好无情好冷血。
最后嘛孩子总归还是要生的。按皮克的闹腾劲,指不定就是哪天在诺坎普的看台上庆祝进球太激动了就要生了。哦不不不,还是让巴萨丢球吧。反正就这么回事,然后拉莫斯被诺坎普的广播从巴萨每次分给皇马的山顶看台上叫下来,穿过人海风风火火陪着救护车把人送到医院,一路上两个沙雕还在吵进球到底有没有争议。等往手术室里一送,拉莫斯被关在门外就只能一反常态焉了吧唧等着医生出来问,我们已经尽力了,你是要保大人还是保孩子。
上帝保佑这也太为难人了。
克里斯蒂亚诺越想越可怜,用无比同情仿佛看死人的目光看向皮克,“放心,如果sese选了保孩子,我和里奥会一起帮你把孩子养大的。”
“里奥!你必须保证让我儿子加入巴萨会籍!等他长大了,告诉他要继承爸爸的梦想成为巴萨主席!”
拉莫斯:???
“我为什么不能自己养儿子?”
里奥一脸沉痛:你选了保孩子,还能走出被巴萨球迷包围的医院吗?

——不是,你们为什么都知道克里斯蒂亚诺的脑洞啊?

皮克怀孕的消息没有对外公布。
所幸他们去医院看产科还有克里斯蒂亚诺这个已公开孕夫的挡箭牌在。
要问为什么不公开的话,这关系到皮克作为一个大A的面子问题。
对此克里斯蒂亚诺翻了个白眼,你们就是对O有歧视。
但无所谓,我会证明O生孩子也比A强。
……
没有人在比这个好吗。

拉莫斯在把人带回家之后才终于找回脑子。
“所以你真的有了……”
“我们的孩子?”这个词组搭配实在是匪夷所思。
“是巴萨的孩子!”
皮克没好气地回了一句,大马金刀坐在沙发上还很不适应自己的新身份。
他感到莫名火大。
先前因为克里斯蒂亚诺见鬼的饮料吐得一干二净,之后去了一次医院也没顾上,这会已经饿惨了。
而拉莫斯还在跟他纠缠一个导致这一切发生的悲惨的既定事实。
想想他是为什么在这见鬼的马德里忍受这一切?
就因为拉莫斯该死的不愿意住在加泰。
而他居然还要给他生孩子?

饥饿是第一行动力。
皮克豁然站起,
“我要回去!”
伴随着肚皮传来响亮的咕噜声。

“额……先等我给你做个海鲜饭垫垫肚子?”
拉莫斯估摸了一下皮克是常规的搞事情还是传说中的孕期搞事情。超水平发挥抓住了脑中飞速闪过的所有在克里斯蒂亚诺那边学到的知识。
“——我是说,去掉海鲜的那种。”

tbc

ft:我是支持程序正义的,所以……
希望大家love and peace    skrskr~

【国营】close your eyes

警告:纯属捏造!现实无关!没有开车所以是无差
某人给我讲了虾球某个梗之后的产物,不是be

【但还是请你主动出现帮我顶一下锅蟹蟹


以下正文

今天皮克和拉莫斯互相取关了吗。
了。

从2016年6月15日开始,皮克和拉莫斯已经互相关注了……815天。
记录终结于此。

皮克在9月8日结束的第一场欧洲国家联赛的赛后新闻发布会中宣布,退出国家队。

转头在推特上发表了告别宣言。

顺便对拉莫斯取消关注。
上帝保佑,这个晚上他们还得一起住在英格兰的酒店里呢。


“杰拉德.皮克!你这个疯子!我早该知道你不可能为了进了一个球而主动要求参加发布会!”
拉莫斯恨不得暴打一顿仿佛无事发生一般走回两人共享的客房的男人。
——事实上他可以,反正他们现在也不是队友了。
“sese你知道,如果当你进球的时候,还在被和你穿同样球衣的球迷嘘,这件事就已经无可挽回了。”
“而我们今天甚至不是在伯纳乌。”
皮克露出一个惯常的皇马专用笑容。
“你他妈的不要转移话题,这和皇马没有关系。”
“好吧,当然了,皇马球迷可不会做到这个地步。”

“谁能想到,我们的西班牙球迷,买了机票飞到英格兰,就为了在我为伟大的西班牙进球的时候嘘我呢。我该感到荣幸不是吗。”
“你倒是说说看,这见鬼的是谁造成的?”
拉莫斯大概是气到极点,反而冷静了下来,冷笑出声。
皮克耸肩。
加泰人民在他们登上飞往英格兰的飞机后发起公投总不会是他造成的。
他也不想再重复一遍那些已经被媒体问烦了的解释。
那些关于他在开赛前发送的推特,那些关于他在场上进球后的庆祝方式。
他是西班牙国家队的球员,但他也是加泰人。
他总能做他想做的任何事。

拉莫斯对此一直心知肚明。
——皮克永远只会做他自己想做的事。

这不妨碍他现在想把皮克暴打一顿。

那些两个人一起在训练场上手拉着手给媒体拍的照片就是个天大的笑话。
那些假惺惺的“我们是很棒的队友,我们感情很好”都是为了什么?
他带着国家队队长的袖标,向所有人宣称“我(们)支持皮克”,可不是为了让这个混蛋用湿漉漉的蓝眼睛对着镜头说,“我为球队付出了一切,我问心无愧。”
“你们觉得这不够,我也不会道歉,我不认为自己有做错什么。”
“既然这是你们想要的,那么现在,我会退出。”

他应该把皮克暴打一顿。
按在大腿上揍得屁股通红的那种。
让这个只会惹是生非的笨家伙哇哇大哭的那种。

但拉莫斯最终什么也没有做。
他不是皮克的队长,不是皮克的队友,也不是皮克在球场上最近最近最近的搭档了。

所以他打开门,“给我滚到随便哪个你的巴萨队友那里去。”
然后你可以把巨怪的身体蜷缩成可笑的样子,让你的加泰同胞安慰你。
反正sese已经没有任何义务(借口)做这种事了。


拉莫斯与皮克互相取关这种小事在退出国家队的新闻下无足轻重地过去。
那之后的欧洲国家联赛就真的再也没有皮克的参与了。
他可以继续在推特上想说什么说什么,西班牙人民可以继续在评论区骂他,但至少他们再也不能说“滚出国家队”,也再不能在看台上对他致以嘘声了。

拉莫斯一如既往对皮克发表的所有言论视而不见。

——事实上这就和他们还互相关注着时一样。

多神奇,过去所有人在他们互相关注后松了一口气,仿佛那真能有什么意义似的。

 

少了皮克的国家多并没有多么特别,一定要说的话,作为队长的拉莫斯少了很多麻烦。

不用在公开训练的时候时刻注意镜头前自己和皮克的距离,不用在发布会绞尽脑汁回答皮克相关的问题。 

作为主力中后卫的拉莫斯有点不习惯。

他少了一个一起前插到对方球门前时互相吸引防守的搭档,也少了一个拼死跑回自家球门前后一起听德赫亚的抱怨的伙计。

不是说他对现在的搭档有什么不满。年轻人技术虽然还有点稚嫩,但也不差。

就只是,那不是皮克。

 

拉莫斯觉得皮克就是个混蛋。

他亲手给他送了为国家队出战100场的纪念球衣。

为了挤出营业用笑容脸都要僵了。

然后他为了见鬼的加泰那点破事拍拍屁股跑了。

 

果然巴萨的一切都令人生厌。

 

拉莫斯站在伯纳乌的过道里看着拉基蒂奇隔着铁栏杆和莫德里奇说话时如此想道。

天知道眼前这个现在看着自家中场笑得一脸甜蜜发际线堪忧的克罗地亚人前一天正大言不惭“梅西是世界最佳今年的金球应该是梅西的”。

巴萨人可真会说话。

 

所以他管不住这么会说话的人赛后跑到更衣室来交换球衣也不是什么天大的过错不是吗。

但他可不会允许皮克以找人的名义走进皇马的主场更衣室。

这是原则问题。

绝不。


“怎么,现在你是罗密欧的爸爸了?”拉莫斯靠在走廊的墙上看着坚持要等队友归队的加泰人。
“不。”

皮克走近到了一个必须仰视的距离。
“闭上眼睛。”
拉莫斯眨了眨眼,不知是该惊讶对方难得的好脾气还是突转的话题。
但在皮克专注而平和的目光下,他也发不出火了。溜圆的双眼迟疑着慢慢阖上。
“把见鬼的西班牙从你脑子里丢出去。”
属于高个男人的大手及时盖住了因为这句话而又要睁开的双眼。
“现在终于可以说了。”


“我爱你。”



——皮克永远只会做他自己想做的事。
拉莫斯对此一直心知肚明。

 

 


之后他们干了个爽。

 

END

 

 

 

Ft:一发完好爽啊啊啊

可能看起来发展有点莫名其妙?很多东西没解释,不知道能不能体会到,请结合标题的梗食用

【我知道没有车你们是不会爱我的,但是就是没有skrskr~

娱乐圈AU6

【短更,蹭热度, 瞎玩梗,没啥内容,一个球员都没提及我居然敢打tag你敢信😃

本文坑了这么久,按理说都够电影拍完上映了。
但是很可惜并没有。
在电影杀青之后宣传期开始之前的空档,正巧有好事者搞了那么一个比赛——

叫WC10-0-0-1。

目的是给广大吃瓜群众们在蒸煮本应没戏拍没碟发在家抠脚肝手游连个路透都没有的空虚夏日里带来一丝快落。
【不

其实各家经纪公司一点也不想自家头牌去参加这么一个关集中营式人放过去拉都拉不回来的破比赛。
放点人气不够的去刷刷脸蹭蹭热度抬抬出场费也就算了。
把头牌放过去天天镜头对着,又没助理跟,天知道自家那些个心理年龄最多三岁的祖宗会不会被抓到什么小毛病乱黑一通?
而且乱七八糟永远分不到擅长部分的赛制可能暴露业务能力短板。
——丢人事小,万一给好学好胜的大爷们打开什么新世界的大门事大。
更不用说一大堆适龄男青年关在一起,要是被拉了什么跨公司邪道cp,给别人家送热度,回来还得解绑提纯闹一通,主办方又不负责的,让他们何处说理去?!

然而拒绝并没有卯用。
家国大义压下来,你是从也得从不从也得从。
不仅要从,还要笑着把自家宝贝们打扮得漂漂亮亮打包装好送过去。
老板们面上笑眯眯,“我家xx是最棒的,我当然支持他冠军。”
心里mmp。
支持是不可能支持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支持,只有盯着别家有没有小甜菜值得一挖才能勉强维持生计。

与老板们的想法截然相反的是,各家大宝贝们对这比赛倒是都苍蝇搓手,划掉,摩拳擦掌,严阵以待。
谁能想到,做个娱乐工作者还有希望扯上为国争光了呢。【并没有

至于比赛,大致是这样,各公司的艺人们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和自己同胞兄弟组成一队。也甭管原来是公司一哥还是十八线网红小透明,瞎jb组成一团大家来舞台掰透就对了。
然鹅掰透的结果其实屁用没有,淘汰不淘汰只看人气。
没错!咱们娱乐圈就是这么现实的了
除了第一轮,后面的组队也要打散,(为了搞事情)主办方有一万种惨无人道的随缘型组队方式。
这不是重点,总之就是这么毫无意义地掰透几轮,骗点追星女孩们真情实感的投票,最后留下来的11个人,组成期间限定挂名四年的世界最强男团——

WCb⚽ys!

好的好的,各位迷妹把刀放下,我知道这名字low爆了,为哥哥委屈的妹妹们请尽情吐槽主办方,想哥哥入团的请贿赂作者【。

想吃波霸格子xxj恋爱
想吃姆巴佩内马尔假老司机翻车碰上假甜菜真腹黑
啊呜
考完试了可以浪啦(ง •̀_•́)ง
明天去AO3翻一下
有人需要repo吗?我可以顺便写一下(如果真的找得到粮的话

顺便问一下有没有近一年AO3皮水皮文的repo贴?
想做一次伸手党( •̀∀•́ )

好久没填坑了,偷偷冒个泡

过了今晚,恐怕梅罗至少一边没有呼吸权了

真的希望都能晋级啊,但要是都晋级了就更可怕了

罗总和梅老板都很不容易,一边是硬件支持差点意思,一边是软件支持差点意思

他们都已拼尽全力,不应该承受粉招来的恶意

总之,我的心愿是love & peace

划重点:梅罗是好嗑的!大家不要被毒唯撕逼吓退!


补充一下,给新入坑皮水皮的姑娘们私心推荐一下这篇http://gugooovo.lofter.com/post/1d8bf0b0_c165a54

可能因为太早了,热度上不来,新入坑的挖不到,不看你就可惜了。我是看这篇确立的皮水皮价值观【误】云霄飞车,超好次的啦!


【好桃】文无第一武无第二 1

预警:
半文不白的伪武侠AU
OOC!私设如山!坑!

黄少侠功夫扎实出类拔萃。
黄少侠嫉恶如仇。
黄少侠慷慨义气兜里有钱一掷千金。
黄少侠生得俊俏顾盼生姿。

江湖中对黄子韬黄少侠有许多流言。

但流传得最广的是黄少侠顶着最受期待的几个新人之一的名头站在武林大会的擂台上打得难解难分的时候对手从袖管里丢出个算不上暗器的暗器被吓得花容失色连退五大步掉下擂台。
正规比武说好了不可用暗器的。
但对手丢出的是一只蟑螂。
这他喵喵喵的就很为难裁判了。

江湖儿女——尤其是好汉们,自是最喜欢这些漂亮郎君的笑话的,可不管你黄少侠是不是转天上京拿下了武状元,也不怕你黄家镖局耳目遍天下。

杨先生见到黄少侠之前听过的就是这个版本了。
十九岁的武状元家里七拐八弯找了关系想要来找同届文状元的老师拜师学文化。
杨先生一开始是拒绝的。
虽然说穷文富武,黄家给的拜师礼真金白银,可杨先生作为书香世家还真没那么缺钱。
一个武夫,一个胆小怕蟑螂闻名天下的武夫,十九岁了,想起来要拜师求学,你说图什么。
二十七岁的杨先生,当年考取了状元却没有选择入仕,而是开门收徒,人家是真有一颗师者传道授业解惑的心的,自是有些膈应。

于是这门亲事,阿不不不,我是说拜师这事就暂且被搁置了。

然而有种桃叫在劫难桃。
却说这天杨先生应邀参加一个诗会,本来他只负责出个席评点一二,偏有那多年不举的书生抬杠,“听闻杨先生年纪轻轻就高中状元,如今还带出个状元学生,您这些年不入仕潜心学问肯定大有长进,可得为在座各位露一手。”
杨先生皱眉,却没有回绝,他早已过了年少轻狂心比天高的年纪,对着等着看戏的老面孔心中充满了爱与和平,略一点头,左右不过走了五步,到六七八便是出口成章。
杨先生文化水平太高,作者编不出来,总之一首诗念完,在座列位不管服不服他的,都在细细品味,这时却听楼下桌子一拍,传来中气十足一声“好!”接着便是噔噔噔的上楼声。
不消片刻,只见一位长身玉立腰间佩剑,大约是个少侠的人物自楼梯口出现,其人年纪不大,身姿挺拔,眼若桃花,唇角上挂,凌厉的脸型却因着满眼赞叹和笑意显得柔和可人。
众人瞅了眼佩剑,和人身后跟着上来一看便是武夫的家丁,颇有几分被莽夫打扰雅兴的不满。
杨先生倒来了兴致,下意识舔舔唇,笑着问,“好在哪里?”
少年郎腼腆一笑,显然也是知道自己唐突了,但还是顶着众人探究的目光耿直地答,“其实我不是很懂这个,就是觉得你和别人都不一样,你刚才特别,真的,特别帅。”
旁人哄然大笑,这是哪里来的土包子,看打扮像个公子哥,说出来这叫什么话,念诗,帅?
被笑的人却似浑然不觉,径自对身边人小声吩咐,“良哥,你跟我爹说,不要再去托那什么状元老师了,我要拜这位先生为师。”转头又是赧然一笑,抱了抱拳,“还没请教先生尊姓大名,在下黄子韬,不知先生收不收徒弟?”
良哥看着旁观人群指指点点议论纷纷,头疼,实在是头疼,凑到自家少爷耳边,“不是徒弟,他们要叫学生,学生!”然后又反应过来,“不是,等等,少爷你别闹,老爷那边已经安排了,你不能……”
晚了。
“我不管,那个杨什么的我又没见过,状元的老师怎么了,帅得过这位先生吗?我就要跟他学!”
这下在场的人都知道怎么回事了,姓杨,状元的老师,只此一位,就在这聪明面孔笨肚肠的傻小子面前呢,啧啧,一出好戏。
自有那好事的要出来抖开这个包袱,却见杨文昊在背后摆了摆手,阻止了。
他饶有兴致地问,“那个‘杨什么的’,听起来很厉害啊,你没见过,你怎么知道他没我……唔,我们用你的词,没我帅呢?”
后面的人听他在那自吹自擂,肚子里都要笑死了,还得配合演出,俱是一脸扭曲,憋的。
“他……你……我……” 小孩理屈词穷,挤不出一句话,纠结半天,先还满是仰慕期待的桃花眼说变就变,委委屈屈地盯着人瞅,“我在楼下听你说话念诗就觉得你肯定老帅了,上来一看比我想得还要帅,我不管,你和他们那些老头子酸秀才不一样,我就认你了,就说收不收我吧!”
被一棍子打成老头子酸秀才的围观众气得想打人,但是杨文昊是主角,没他们的戏份。
“你去见见,见了再告诉我谁帅。”
“那我见过之后你就要我吗?”
“你猜。”
“你不会骗我吧?”
“你猜呀。”
小猫唇瘪了瘪,越发委屈,“那可说好了,不能耍赖,我之后去哪找你?”
这小孩真的有十九岁吗?怎么这么可爱的。杨文昊真想上手呼噜一下面前人的后颈,但他到底忍住了,藏着一肚子笑意装出高深莫测。
“自己想。”

“哼,我现在就去,良哥带路,走走走!”
于是所有人就看着方才噔噔噔上来的黄少侠气鼓鼓地转头,又噔噔噔下楼去了。
“少爷你等等,你不认识路!”
……

TBC

本来想写片段灭文法一发完的,结果才刚见第一面就不对头了……后续随缘叭
没注意前面有没有太太写武侠AU,但愿没有撞梗,如果有其他太太要写请千万不要在意我占坑的行为!我是真的只会挖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