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na已经是只废猫了👼

这里是一个专注冷cp的话痨
欢迎加入看球聊天群660101637【夏天是爬树的季节】
不介意新入坑的朋友挖坟,如果你愿意吃下安利我会很高兴的

世间万物皆有因果定数 2

退赛夫妇  武侠AU
我都要不好意思打tag了,鬼知道感情线在哪里,只是在瞎玩梗
警告一下,你可能觉得有贝盖壳盖,但那肯定都是错觉

2
车澈拿出那个代表着武林盟主的牌子向台下各路人士展示的时候,两人已经又被叫到台上了,周延给面子地做出个颇为期待的表情,可惜演技着实一般,王昊倒也是笑的,如果冷笑也算笑的话。
牌子只有一个,车澈的话在那边兜兜转转,意思大概是牌子会再给你们做,在皇城多留几日如何如何。
话说到一半,王昊突然从他手中抢过牌子,旁边的侍卫当即拔剑出鞘,却只见他在众目睽睽之下将牌子往上一抛,出剑收剑,翁鸣入耳,没几个人看清剑影,只看到牌子已经分成两半落下。
王昊归剑之后的手伸出,恰好稳稳接下两片,端的是一个游刃有余。随即一片被甩出,落入周延手里。
“只有一个的东西还是只有一个的好,车大人也省事了,是不?”
年轻人哎,收得住剑,却收不住自己的锋芒,伤人亦会伤己。
这人倒比他的剑更需要剑鞘。
周延捏着个被平白丢来的牌子,偷眼瞅王昊,思忖不知车澈是不是还能看在红花会的面子上忍下去,手上却是毫不含糊,一把拉过王昊抱在一起,傻呵呵笑着道,“一人一半,那咱们以后可就是兄弟了,有什么事都是一起的。”
王昊被比自己瘦小的人抱着,还抓紧了手,几不可察地红了脸。
这人怎么这么自来熟?还这么热乎这么软?
全部心神都被扒着自己的人抓走,没有注意到边上车澈抬手,拔着剑的侍卫们如数退去。
周延便也试图退开,在背上轻拍了好几下,才让不自觉手臂搂到腰上还箍得死紧的人反应过来,把手松了。
两人各自退开,台下自有好事之人乱七八糟地起哄,高呼盟主霸气,盟主罩我,盟主好功夫,盟主在一起(???)
所有人都假装事情本应如此,没有人被拂了面子。

不是说收下牌子王昊就服帖了。
是夜,倒转了前一夜的角色,是周延去王昊屋找人,果然见到人正收拾着包袱准备回西安。
“你该知道做牌子只是个借口,他要的是我们留下。”
“你要留就自己慢慢留着玩,我牌子都收了,他还想干什么?——随便干什么,老子不奉陪。”
“但……”
“院子里看着的人已经撤了,有什么不能走的?”
人家当你小子能懂最起码的规矩呢……
周延也是无语。
这要怎么给王昊讲?
他又不是李京泽,更没有义务帮刘嘉裕教人。他们红花会要惹祸上身,关他毛事。
更何况说到底他们素有间隙,红花会要倒霉,他应该乐见其成才对。
真是应着车澈那边的要求,大会期间和各路旧人粉饰太平,演戏演得把自己都带沟里去了。

“你想我留下?”
“???”
周延长久没说话,陷在自己的思绪里,冷不丁屋里另一人冒出一句没头没脑的问话,惹得他一头雾水。
“如果你想要我留下的话”,王昊摸摸鼻子,又放下手转开脸,截断自己差点脱口而出的话,“我是说,我们毕竟都拿着那块破牌子,一起走顺一段还是可以的。”
“毛病!你这小孩怎么就搞不清楚轻重?你贝爷……算了,他也是搞不清楚事情的,你来之前,刘嘉裕就没给你交代几句?”周延挠头,感觉真的头疼,也就差个一两岁,为什么自家程剑桥就那么乖巧,这红花会的就一个比一个莫名其妙。

呵,我是小孩,比我还小的那个你叫他贝爷。王昊跟李京泽好得很,兄弟之间叫一声贝爷也是常有的事,不知怎的这会偏别扭上了。
他瞥了一眼周延腰间挂着、比武时却没用的那把刀,梗着脖子道,“交代了,这边的事全由我做主,我想玩便玩,不想玩便走。——谁准你叫我们老大名字了?”
其实周延说刘嘉裕的时候不是那种直呼名讳的不敬,反而透着一股熟稔,但王昊还是觉得别扭,就和他听周延说贝爷一样别扭。
他听过刘嘉裕是怎么说周延的。
不仅如此,他还知道周延那刀是怎么来的。
周延和李京泽一起挑了十里八乡一个不知道八品还是九品的狗官。穷得一塌糊涂的地方,居然还能敛财,也是能耐。狗官的家财都当场分给百姓了,只剩块没人要的铁疙瘩。两人哼哧哼哧弄回来,听说是什么陨铁来着的,神乎其神,最后铸成了两口刀,一人一口。
这事其实奇怪得很,李京泽原本自己就是个小霸王,看不起狗官,却也看不上劫富济贫这档蠢事,更不用说和别人联手,再受穷老百姓感恩戴德,傻透了好不?
最关键的是,他根本不用刀啊。
江湖人好说事,这故事人尽皆知,但真正见过那刀的,没有几个。
王昊见过。
他见过李京泽仔仔细细擦了刀收起来,但是从来不用。
毕竟,贝爷本来就是使剑的。天知道他要这口刀干什么。
而那刀,就和周延腰上这把一模一样。
说一模一样其实也不对,当初打的时候,说的不是打两把刀。
而是一对。
这不是李京泽告诉王昊的。是他“碰巧”听到刘嘉裕和李京泽的对话来的,不可说不可考。

“他是你老大又不是我老大,老子就叫他名字怎么了?老子还能叫他绰号呢!”周延顺口回了一句。
王昊转回头,用难以形容的表情看他,“我听过的。”
周延闭口不言了。
半响,他摆摆手转身往门外走,“小鸡儿屎,爱怎样怎样吧,算老子多管闲事。”

TBC

ps 有人能告诉我下面会发生什么么?我也不知道哈哈哈

世间万物皆有因果定数 1

退赛夫妇  武侠AU
提示:这不是第一节,前面有0
警告:没头没尾 肯定是坑  现实无关  私设如山 
             不会方言 不会武侠  盖吹万吹  xjb吹

1
这一场比试未免太久,日头西落,车澈惯常麻木的脸上竟也能瞧出几分不耐烦来。
但两人仍是势均力敌。

周延知道他该败。
但他不愿败。
他喜欢胜。

他浮沉二十载被多少江湖人讥讽。
草莽匹夫,师出无门。
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老子不屑跟你打。
为了生计,连为富不仁者的打手保镖都能干。囊中羞涩时,打一口铁刀都能讨价还价。
穷文富武,这种做派自是名门正派看不上眼的。
可笑!
他总想要证明,老子这烂命一条,一身野路子的功夫也比你们强。

但现在却又不是如此。
他心无杂念。
这比试他打得酣畅淋漓。
因为棋逢对手。
这个对手是王昊。

王昊的天赋江湖上人人称羡,溢美之词不绝于耳,而他本人如何,无须赘述,四个字足矣。
——名副其实。
不大的年纪,一手剑招已使得出神入化。
他不常与人切磋,但逢战必胜。
若非木秀于林,又何至于同门都嫉他恨他。
你不树敌,世人自与你为敌。

这样一个人,使出浑身解数与你打得平分秋色难解难分,他的眼里只有你的招式,他想的只有如何胜你,而他跌落神格也如凡人一般脸红气喘却依然未能如愿,周延怎能不心生快意。
他才不会管自己也是同样的脸红气喘,甚至一手破刀被对方手上不知价值几何的利剑磕了几道卷口。
从未有过如此痛快,纯粹的出招拆招,不是为了伤人,也不用担心会伤人。
王昊很强。
所以是的,他也很强。
一个人到底有多强,只有在有另一个同样强的人的时候才能知道。
而有些东西,只有在这种强者与强者的“交流”中才能相通。
王昊先头还有些前夜留下的气愤义气,但开打不久,就化为了如今的全神贯注心无旁骛。

两人仿佛要在这小小一方擂台上天荒地老,台下人看得如痴如醉,但有人到底是等不下去的。

车澈咳嗽一声,抬手盖上茶碗。
上等的瓷器,声音清脆入耳。
周延抿唇,动作慢了半拍,差之毫厘的漏洞在高手过招间已足够对手拿下胜局。
王昊退开两尺,甩去剑锋上的星点血迹,“你分心了。”他看着周延不以为然地抹去颈侧被剑锋划过沁出的血线,皱眉,“我如果收得慢一点,你可能就死了。”
随手把血迹抹在衣服上的人浑不在意,“你不会慢的。”他勾起一边嘴角笑得好似嘲讽又好似心悦诚服,“多谢王少侠手下留情,是你赢了。”
“开什么玩笑,继续。”王昊冷下了脸,他何尝看不出周延是故意卖的破绽。
“你伤到了我,我认输,怎么叫开玩笑呢?规则如此,车大人,您看?”
车澈点头,“你既认输,王昊也确实略胜一筹,那么便是——”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在干什么!”王昊径直打断了红花会台前坐着的人未完的话,“哪有他说认输就算数的道理?我还没赢呢!告诉你,我!不!愿!意!”
车澈的表情肉眼可见地变难看了。
“你这瓜娃子说什么呐!不要命啦?”周延侧头瞥了一眼,也是急了,半是小声半是比口型,对着对面一脸要死犟的小子开口便骂。
“我不要命。”王昊不为所动,“我只要你和我接着打。这样输给我你甘心?这样赢你我又有什么面子?”
“还来劲了是不是?这是面子的事吗?”
“呵,我倒是忘了你盖爷向来是不要面子不要脸的。”
“我rnhmp……”
“够了。”车澈冷声喝止台上自顾自凑近了扯着领子吵架的二人。“既然认输不算数,不如给你改改规则,这一场就不死不休如何?我可以在这里做个主,不管谁输谁赢,红花会和盖世不得为此互相报复。不知车某人的面子可够?”
这哪是什么提议。
这是威胁。
——你尽管要死要活,你的兄弟在我手上。

“妈的,老子要给你害死。”周延眼疾手快用刀压下王昊显是要指向车澈的剑尖,转头打圆场,“大人,咱们习武之人切磋功夫重在交流,点到为止,没有那些个打打杀杀的,刚才这一下是我大意了,既然王少侠不在意,我们就再过几招吧,总能分个高下的。”
王昊这次没再抢话,但可以听到上下角力的刀口与剑锋间细微的声响。
车澈没说话。
另一边的刘洲开口了,“依刘某这几日所见,二位皆是有德有能的强者,这缠斗一日也未能分出胜负,可见武学造诣平分秋色,不如这武林盟主一座就二位共坐,也好互相扶持有个照应,车大人意下如何?”
车澈看了一眼脸上仍是忿忿不平但到底自己把剑尖压下去了的王昊,又看一眼难掩尴尬神色的周延,沉默半响,道,“那边如此,你二人可还有意见?”
“没。”王昊快如闪电收了剑,撞着肩膀错身走过周延,一步从擂台跳到红花会的看台上,闷不吭声坐到白曜隆身边,不发一言。
“没得没得。”周延可没有什么潇洒的收刀动作,把刀往腰上一插,挥挥手,尬着笑脸,老老实实走下擂台,再走回自家兄弟身边。
他们都知道,这武林盟主,说到底就是个虚位,后面的事,还得是台上两位官大人的。

【皮水】记一个成功(?)的危机公关案例 2

本节鸣谢 @西里 供梗  诚意推荐太太所有文!
本文广告位持续招租【揍   只是一个脑力枯竭的人在不要脸地求梗而已

友情提示:逻辑已然被狗吃了,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皮水大概只说了几句话,这真的是在讲案例【×

2
皮克和拉莫斯在发布会结束后与公关组人员进行了亲(yao)切(ya)友(qie)好(chi)的对话。
关于为什么用来打马虎眼的公关材料从两人合作开公司变成了结婚这个严肃问题。

讲道理在生孩子之前先结婚有哪里不对吗?你们这会倒是同仇敌忾了?刚才在台上怎么就不能配合一下?不好意思不是你们那种开口必撞精准对立的默契。
公关组心里一百个不服,在两个人看不到的地方翻了一万个白眼,但他们不说。
呵呵,要问为什么?
因为国王陛下觉得这样比较有趣,谁叫你们一唱一和一个说他讲话无聊一个嫌弃他马竞球迷。
哦,这个不能说。
因为足协主席想挽救一下你圈歧视同性恋的形象,顺便拉拉因为内马尔被强挖而被带走的人气。
哦,这个也不能说。
因为弗洛伦蒂诺和巴托梅乌在与几位大佬电话沟通后达成了肮脏的【】交易,把你们俩给卖了。
哦,这个还是不能说。
不管了,总之就是皮克的事关注太大,我们公关组经过(不存在的)研究讨论,认为光是你们俩合作开公司这种一看就是临时凑的事情是不够的,必须得下猛料!必须搞事情!必须迫真!必须骚!
可结婚不更假么,我们开公司至少确实早有计划,结婚这么扯的他们肯定要查来查去,万一扯谎暴露了连累国家队公信力岌岌可危。
什么你们居然真的要生孩子啊不,开公司?哦,那不是重点,他们不信才好,天天去挖你们俩八卦就没空管别的了,这就叫公关懂不懂?
所以没错你们发现了重点,为了维护国家队的公信力你们以后的任务就是要包!售!后!
知道了吗乖。
——不然看你们两个谁想当不负责任始乱终弃临阵悔婚的角色我们也没有意见,反正吃瓜群众肯定喜欢聊你们的狗血八卦多过zz话题,我们转移舆论的目标也算达成。
…………
——当然我们会视情况通过小报和水军编造一些各种版本的爱恨纠葛棒打鸳鸯性生活不和谐承受不了公开压力转会地下恋情之类的故事来进一步分散公众视线,避免对你们个人形象造成太大影响。
…………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皮克肯定已经被拉莫斯千刀万剐了。
虽然并不觉得自己有错,但多少知道另一方比自己更冤的高大加泰人斟酌了一下语气,谨慎地问,“这样,你想负责悔婚还是被悔婚?”
“……”拉莫斯叹了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我不知道赢一场球再叫皮克少说话就能解决的——”
“嘿,我有权利——”
“你闭嘴!”转头,“——就能解决的事为什么你们要搞到这个地步。”
公关组人员心虚陪笑。
“现在也没法收回了,姑且问一下,你们所谓的【售后】是要我们做什么?”
“咳咳,其实要求不高,也就是日常外出随时带好订婚戒指;每周分别在巴塞罗那和马德里被拍到一次合照,一周双赛的时候可以酌情减少;如果双方在同一地区比赛,时间允许的情况下去观看对方比赛——这方面两位俱乐部的主席会帮忙安排好家属席以及安全问题,请放心;在社交网络上互动,皮克先生维持现在提到拉莫斯先生的频率就可以,但内容有待改进,拉莫斯先生请不要再点赞你和别人的cp账号了谢谢;哦,还有最重要的问题,两位现在有固定的交往或性生活对象吗?据我们观察是没有的,或者至少没被拍到,好习惯请继续保持,最近一个月可能会有记者蹲点你们住宅,最好能被拍到几次同床共枕,什么?我刚才没说吗?你们被拍到合照当然意味着要到对方家里一起过夜。目前差不多就是这些,我们会持续观察舆情,再作调整,如果真如拉莫斯先生所说,比赛胜利促进球迷情绪消退,以上活动可能不需要持续很久,在此期间请两位扮演好订婚夫夫的角色——其实除了增加必要的亲密动作之外维持你们以前的日常相处根据我们判断应该也就够了。”【一个几不可察的撇嘴表情】“俱乐部和足协都会全力支持这项工作,两位还有什么疑问吗?”
“……”
“……”
几次试图打断未能成功的皮水二人被塞了密密麻麻一张纸到手里的时候已经忘记自己想说什么了。

TBC

顺便国际比赛日结束了,再次安利一下我们的看球唠嗑群660101637。在这里,你甚至可以聊邪叫😂

【皮水】记一个成功(?)的危机公关案例 1

很短,点很歪

1

公关发言原则:

与其被动说,不如主动

与其说,不如

与其别人说,不如自己

我们不说,谁说?!

但这不是你不押题不准备稿子就把所谓的“当事人”顶上去让他们胡咧咧的理由

 

皮克和拉莫斯虽然不知道台下为何突然响起一片快门声,还是尽职尽责地挤出谦和保守的营业用微笑。

 

新被点到的记者没有像前一位那么直接地质疑此新闻是否意图在于转移公众对于先前的负面新闻的焦点注意,而是提了一个更直击实质的问题:

“请问你们在一起多久了?”

好问题哦……

“九年。”

“八年。”

……

异口同声然而答案并不统一的两人转头对视。

“我说,你是不是算数不行?”

“你才不行!我08年回来的,减一减不是九年?”

“靠,难道不是从09年你进国家队开始算?”

……

坐在中间成为两人对视的背景板的洛佩特吉先生努力保持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记者先生忍不住提醒:两位,不是字面的在一起,是指你们确定关系的“在一起”

“对啊,不就是从我回巴萨确定的(死敌)关系。”

“没错,不就是从他进国家队确定的(队友)关系。”

……

再次异口同声然而答案依然不统一的两人怒瞪对方。

“这是国家队的发布会,当然按国家队算!”某人找到了一个毫无因果关系的论据。

“……好吧,难为你还记得我是什么时候入队的,你说了算。”另外一个某人翻了个白眼耸肩,转头对台下,“我更正,八年。”

 

看来我们这里有一对虽然不知道真假,但肯定离完蛋不远了的情侣宣称他们将要结婚。

记者先生满意地交出话筒,低头疯狂打字。

 

下一位记者女士提的问题越发不像是会出现于一场球队新闻发布会的问题

(是说在座的各位记者还有人记得本来是要来挖什么料的吗?)

“请问是由谁提出的结婚?”

“他。”

“他。”

……

全场静默一秒。

“我。”

“我。”

……

全场再静默一秒。

两人互瞪一眼,各自转回去抱臂而坐目视前方。

这回倒是不争不吵了。

 

某种意义上大概也可以说是默契惊人。

 

一时之间,台下众位火眼金睛精于脑补的记者先生女士们竟难以判断,这两人到底是营业公关背词背串了,还是本色出演——结婚是真,日常撕到濒临散伙也是真。

 

制服人员惨不忍睹上台救场,请勿过度深入个人隐私问题,把我们球员问分手就不好了对吧哈哈哈。

多少玩笑说的是真心话。

记者朋友们看着台上比当年皇马巴萨冷战期间还险恶万分,一点也不像将要喜迎新婚的僵硬气氛噤若寒蝉。

对哦,不管真假,本来至少可以炒几个月,还能持续跟踪报道的话题,就这么掰了岂不是大亏。

于是他们也良心发现决定做点挽回局面的好事(?)

重任都交到了下一位记者朋友身上。

 

“首先非常高兴你们多年的爱情长跑(?)终于迎来好的结果,代表我报专门跟踪报道你们互动的专栏表示祝贺!”

“哼”

“呵”

“……好的,我们以后会继续您二位的婚姻生活是否幸福的,现在还是请问主教练先生球队备战情况如何,今晚是否会允许球员赛前与家属过夜blablabla”

以下略

TBC


你们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皮水】记一个成功(?)的危机公关案例 0

声明:脑洞来自 @阿贝贝 ,如果坑了请认准这个人

警告:攻受无差,非常儿戏,片段灭文法,下文?不存在的

 

0

塞尔吉奥拉莫斯和杰拉德皮克要结婚了。

 

他们是在国家队的新闻发布会上坐在洛佩特吉两边听自家教练对着广大媒体朋友宣布时才头一次听说这件事的。

哦真是可喜可贺呢。

可喜可贺

????

What are you 弄啥嘞???

 

想起前一天来慰问时,尊敬的国王陛下语重心长一脸慈祥:虽然你们完全没有听我的讲话,不我当然不会为此而心胸狭窄地滥用权力打击报复。这一切都是为了和亲啊不对冲喜啊不对危机公关啊不对,我是说为了我们板鸭的爱与和平love&peace。【比耶

 

你的队长水爷:不听你说话的明明是他们,为什么结婚的是我???

A因为你不抽烟不喝酒三十岁了还没有男朋友。

B因为皮克天天在推特ins上cue你,明显就是对你芳心暗许,不用另外找铺垫。

C因为情感类报纸对(公关部门给你们现编的)当代罗密欧与朱丽叶狗血故事通稿接受度很高。

D……

好了不用说下去了,答案是全选。

 

拉莫斯和皮克脑袋凑到洛佩特吉背后面面相觑两脸懵逼互相比了一个what the fuck?的嘴型。

看到有人和自己一样蒙在鼓里真是颇感欣慰呢。

屁。

就听到前面被当作屏风的教练先生用欣喜欣慰心照不宣的语气说道:为什么选这么微妙的时机宣布?尊敬的记者先生,据我所知,正是因为最近的境况下仍无法互相割舍的情谊让他们感受到了对方对自己的重要性,才决心结婚,这都是多亏了你们的“努力”。至于我,只关心球队竞技层面的事,剩下的你们就问两位当事人吧。

 

呵呵,你们有本事把我们俩骗来,怎么不给准备个发言稿啊?

 

皮克和拉莫斯面部僵硬地再次对视一眼,倏地各自跳回自己座位正襟危坐。

 

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发觉整个过程在台下看来就好像是两个小学生趁老师不注意偷偷在后面打了个啵再转回来装纯情。

 

咔嚓咔嚓咔嚓

管他是不是编出来应急公关的,先拍为敬。

 

TBC???

 

片花预告(伪):

板鸭小报:结婚到底是真是假?皮水今天上床了没,跟踪报道

水:我们又不能生孩子,柏拉图不行么?干嘛非得用上床证明真假

皮:那你是觉得你看起来像阳痿还是我看起来像性冷淡?

水:滚滚滚,快去官宣你阳痿,让他们不要再天天盯着窗户了

皮:你以为我想天天和你躺一张床上?

 

板鸭小报:拉莫斯训练后独自回家,皮水恐遭婚变

皮:靠,我在超市转了三圈还回答了五个大妈,特意强调是给你买你最喜欢的瓜,他们怎么不报?

水:你买错品种了,谢谢

 

论坛:水爷真的在我的皮克球衣上签名了!!!还画了爱心!!!他们一定是真爱!!!

直男A:妹子,你该庆幸水爷不打妹子

腐女B:天了噜,你水都会营业了

迷弟C:求转让,开价

直男D:我十年前就说这两人有一腿

腐女E:管他真的假的,吃粮吃粮

萨迷F:有本事让他签巴萨球衣,我就信了,立刻买你水球衣送到主席面前


梅罗的ABO世界之旅 吃醋番外

短打

一个应该在上半年某场赛后结果一直没写完的段子

 

皇马赢球了。

好。

C罗进球了。

很好。

后防没丢球。

非常好。

克里斯蒂亚诺在更衣水接了个电话,对面非常客气地祝贺赢球。

哦,这就不太好了。

Why?

不用问为什么,克里斯蒂亚诺就是能知道他的男朋友不太对。

废话,如果你的日常“克里斯你今天那个跑位太漂亮了”“门前的脚后跟太妙了”“头球那一下没进太可惜但还是很帅”商业互吹男朋友居然一句话也没说,反而恭喜你这个死对头球队赢球,那你也肯定会发觉不对的。

绝不是你的克里斯蒂亚诺·小公举·罗纳尔多没有被表扬玻璃心了。

 

事实证明,克里斯蒂亚诺总是对的,他一回家就看到了一个脸黑黑的里奥梅西先生。

这并不是一个恰当的说法,里奥从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对克里斯黑脸过,当然现在也没有,他无表情的脸与其说是生气,倒不如说是自我压抑下的产物。

 

“怎么了?”克里斯走近些能闻到空气里飘散着一些未被中和剂消除遗留下的alpha信息素的味道,里奥在家时散发的信息素一般都在他作为标记对象的可接受范围内,不需要特意做处理。

被问到的人乱七八糟地解释,“我那边早场,踢完就来了,正好看你比赛,你进球了——我是说那很漂亮,但是你和他们庆祝……”梅西拿起就开着盖子在桌上的抑制剂,对着自己脖子喷了几下,“抱歉,我自己冷静一下就好了。”

克里斯蒂亚诺抱臂,好吧,男朋友在吃醋,这件事他领会到了,看里奥这个闷头反省自己吃飞醋的样子也确实蛮有趣的,(这次就原谅他没有第一时间夸自己了),但这里仍然有说不通的地方,“我平常不也都庆祝进球,你也没反应这么大。”

“那不一样,平常都是抱一下,或者顶多你做底座,那都没问题,但今天拉莫斯抱了你,你整个跳到他身上!”

喷雾抑制剂看来完全不顶用,Alpha的气味陡然在室内爆发出来。

梅西局促地站起来,“抱歉,我知道这没道理,我不该这样想,”他看起来简直就要无地自容了,但却又仍然坚持盯着克里斯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但你那样给他抱着,就像一个真正的omega……见鬼的,那应该是只属于我的。你是我的。”

#论有一个不会说情话但直球能力满点的男朋友是怎样的体验

 “哇……哦……”克里斯觉得自己应该感到被冒犯,但事实上他只是感到身体发热双腿发软。(——毕竟他刚踢完整场比赛不是吗)

克里斯抓过里奥还攥在手里但显然没有卵用的抑制剂,随手丢到一边,倾身凑到里奥耳边说话,同时也让自己的后颈暴露在对方面前,“所以你是想自己继续慢慢冷静,还是我们来一发,然后我们可以聊聊今天各自的比赛?友情提示,齐达内说明天不用训练。”

 

之后他们干了个爽。

齐祖:我说的明明是比赛后一天你给我好好休息不准训练![真叫人头秃.jpg]

 

事后

C:我也就难得跳sese身上一次,你醋个什么劲,内马尔还总跳你身上呢

M:你确实知道内他也是个alpha吧

C:emmm……【翻了个白眼】不知道

只知道你这个alpha完全不合格

 

外一篇

水:wtf你居然用我的账号去什么见鬼的腐区水花楼撕cp???

皮:没错我还把这个楼分享给里奥了,他表示好多你们俩的双人照片他都没见过呵呵

水:呵呵是几个意思,操你不要脸的皮克,如果克里斯下场比赛上不了你和梅西就不要想再来马德里了!

皮:以后的事以后再说,我看那些文学了好几个新姿势,她们太敢想了,咱们来试试吧

水:我操你%*&*&……#%%……

 

END

 

Ft:好像一点也不有趣,也没有很甜饼,随便看看吧。

梅老板大概是我写过的看起来最弱(?)的攻了,但这是文笔问题,我写的时候脑补的他真的很攻的相信我【暴风哭泣】

中途出现的脑洞,如果有一个水花楼,然后皮主席顶着水爷马甲梅老板耿直地顶着自己马甲去撕cp,这样的论坛帖,同样跟随之前论坛帖里球员是特殊账号、马甲半掉不掉的设定,好像会很有趣。

但现实是我圈冷得连来一栋真实的水花楼让我参考一下都木有【。

阿西吧

 

以及,之前国庆前说大家可以催坑的那条没什么反馈,所以我就当自己啥坑也没有愉快地欢度国庆了啊哈哈


【水皮】你赢你说话 全文

度盘 密码:o219

稍微修了下,有需要的可自取,但请不要转出?

【本来放的txt,被【】了,只好试试压缩包,望天

警告就不重复了,之前开头时候说的会写到好几个以前提过的坑和脑洞大家都发现了咩

国家德比输的一方送战利品呀、欧冠决赛家属票呀、安全词呀

有种一次填了好几个坑的爽快感【乖巧


顺便说一句,虽然点梗这种事以我的水平是搞不起来的了,催坑点番外还是可以的

我坑太多自己都忘了啊哈哈,可以在坑下面回,也可以在这贴回,然后我还是会看心情【喂】决定国庆填点啥……


最后要说,邪||教cp多好吃!大家一起来产粮嘛_(:3 」∠ )_

自己的腿也觉得好吃,我怕是饿得神志不清

【水皮】你赢你说话8【外一篇】

8

注意事项照旧,一个浴室补丁,这次真的结束没有了

世间万物皆有因果定数 0

退赛夫妇  武侠AU

警告:没头没尾 肯定是坑  现实无关  私设如山 不会方言 不会武侠  

王昊和周延已经在擂台上打了两个多时辰。仍是平分秋色。

两人额头有汗,但招式竟是还未全用老,还能变招拆招。
刘洲在台下看着,车澈在台下看着。
无数武林人士在台下看着。
他们中间有对两人服气的,有不服的。

但这两人到底是在这擂台上打到最后一轮的人,江湖儿女讲究一个拿得起放得下,无论最后谁赢,这个武林盟主,他们认。

车澈站在红花会台前,冷硬着一张脸看台上,与他身后为王昊摇旗呐喊的白曜隆形成鲜明对比。
刘洲站在雾都武馆台前,一派轻松地看着台上,仿佛一点也没察觉程剑桥等人有意识与他隔开几丈远。

王昊不想打这一场,他功夫过人天下皆知,来只为拿下盟主之名,给兄弟们挣个面子。哪想到朝廷竟是打的举个傀儡盟主的算盘。他红花会自有产业,一方为霸,几时需要为朝廷办事?
周延不得不打这一场,朝廷是下了狠心了,红花会背后几家一方富贾盘根错节,他们尚且敢拿捏一二,自己小小武馆,说到底只是些平头百姓,他凭什么斗,他哪里敢斗?

决斗前一夜,王昊去找过周延。
他们之间是有过节不假,但一则这过节本就与他无关,二则两人已经被逼到了同一边。
——至少他是这么觉得的。
但周延看来不是。
“你不要这个武林盟主正好,老子反正是要的。”
说这话的人歪着嘴狠笑,哪里有一点武林盟主该有的正气。
“周延!我本以为你只是嘴欠人怂,没想到你连江湖人的气节都没有了!做朝廷的走狗你也乐意?” 

王昊说这话倒不是故作清高,他过往听会里兄弟说那些周延的往事确实对此人颇有成见,但来了这些日子,发现人是真有本事的,断没有事事苟且的必要,带着疑问再看他与人相交,便多少摸出些门道。

周延是个矛盾的人,他行事为了达成目的可以不拘小节能屈能伸,看似没有底线,但其实底线又无比高。

刘洲敲打他,这是天子脚下,你们江湖上的恩恩怨怨就不要翻出来了,他便能硬是跟一个个死对头挤出笑来;转天车澈说有几家落败的不服,你就算了,程剑桥那几个小的得再打一轮车轮战,他偏又敢跳出来说你耍老子兄弟,老子不玩了。

这人啊,你要他下跪可以,别想欺负他兄弟。

这样一个人,怎么可能明知道这一场武林盟主的戏演下来,就要被绑上朝廷的绳圈,还喜滋滋配合?

王昊是不信的。

但周延由不得他不信。

“走狗怎么了?老子回重庆照样吃香喝辣,天高皇帝远,他管得着我啥子?你怕明天打不过我丢面子就痛快认输,不要找这些个狗屁借口。盖爷可以放你一马,别打花了这张女侠小姐们喜欢的脸。”说到最后往那白生生的脸上摸了一手,倒不似话中那般嫌弃讥讽,反有种不知真假的温柔。

“我会怕了你?呵,你死乞白赖想要的东西别人根本不稀罕。”王昊愣了半饷才拍开脸上那只手,“明天台上再教你知道你东拼西凑学来的都是什么烂招,不用担心,盟主的位置我们红花会根本看不上,你要就赏给你。——他车澈能拘我十几兄弟一天两天,还能拦着我们回西安不成。”

这小娃子啊,根本不知道落草为寇是个什么滋味。

周延收回手,抚了抚被拍红的地方并没有计较,仰头还是歪着嘴角笑,“这话,等你能赢了老子再说。”

“你!”

王昊气结,被人拿兄弟的命逼着,演猴戏似的比武这种事,这人怎么忍得下来。合他们二人之力,干掉那几个废物兵士守卫劫出兄弟走人有何难,他为何非得乖乖演完,难道是自己真看错了人?

周延凉凉地甩手,“好走不送,哦,对了,我会告诉刘洲,你对明日的决斗期待得很呢。”

就是说你今晚不要想做什么小动作了。

这话王昊还是懂的。

他气到根本懒得再理人,甩门便走。

 

周延摸摸鼻子,坐回自己床上,但愿王昊真的老实回去睡觉。

民如何与官斗?这道理他吃了那么多苦头,早就看得通透。

何止如此,他看得更多。车澈是想扶红花会的,红花会现在被捏着觉得落了面子不肯服帖是不假,但到底一方富贾背后本就与官场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到最后估计是互惠互利双赢的交易。车澈和刘洲都是代表朝廷来的没错,但他们之间却也不是铁板一块。所以刘洲想要捏起他们这些小门小户,哪怕明知这武林盟主肯定要给到红花会手里,也不妨碍他拉拢一方势力。

这种事情,掺和进去自古是没有好结果。

但这鸿门宴已经来了,上面如此坚决,他们这些莽夫又能有什么办法?

时也命也。

回老家天高皇帝远只是随便说说的,他们但凡今日敢劫了人走,来日便再也不是清白人。

周延想想又是好笑,自己这边注定了要陪演,惨多了,怎么还平白给个吃过的最大苦头是天赋太高被同门诬出师门,转头立刻被名头更大的红花会请进门,除了练武什么心思都不用愁的未来武林盟主担心。

多余,太多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