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na一天爬三次墙🚲

没有一场相遇不是在劫难逃,没有什么分离不是命中注定

【授权翻译】【皮水/C梅/哈内无差】巴萨与皇马的第一次x生活交流会【误

为了避免首页朋友们错过如此有趣的文而提出的片花【没错,这是强买强卖】:

我从没有想过和没有在与我交往的国家队队友做爱。”

Sergio,Gerard,Toni和Leo都喝了一杯。

我从没有在浴室里给队友做口交,当队里的其他人在外面的时候。”

Toni是唯一一个罚酒的。

“上帝,Kroos,和谁?……算了,我不想知道,真的,”

 “这是某种奇怪的西班牙前戏吗?如果是的话,能不能给我来点伏特加?”

“我觉得我们在和一群怪人踢球”

“相信我,德国人更奇怪;他们只是喜欢把所有秘密留在队内”

德国人不奇怪,我们只是很帅。”


原文: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118663/chapters/24239511

授权在上一更 本节可独立观看,标题依然是我瞎起的


summary:

配对包括:

Sergio Ramos/Gerard Pique;Cristiano Ronaldo/Leo Messi ;James Rodriguez/ Neymar( more friendshipthat anything)

【译注:反正是清水……】

 

这个聚会是由Gerard提出的,而Cris一听说,立刻表示了强烈支持。

“你为什么想让他们聚在一起?”Sergio抱怨道,他一点也不喜欢这个主意。

“它会很有趣的,好吗,Sergio?如果你对我说不,那我只好叫James来说服你。”Cris微笑。

“好吧。但我只允许几个巴萨人出现在我家,你得谨慎选择。”Sergio眯眼盯Gerard,后者正把头枕在他的肩上。

“我会被允许出现在你家,”Geri嘟囔着,在Sergio脖子上留下一个吻。

“是,对极了,Mr.Twitter,”Sergio笑。

 

 

这天晚些时候,Sergio和Gerard互相纠缠着躺在沙发上,Gerard的手指埋在Sergio发间。

“有一件事我得承认:这个聚会另有所图,”Gerard坦言。

“什么?如果你准备让我们在他们面前丢脸,现在就滚。”Sergio指向窗外。

“不会的。不管怎么说,我只是想试着撮合Leo和Crio。他曾经在某个场合下承认,他喜欢Cris。”

“某个场合?”

“Ney和Luis在欧冠比赛之后把他灌醉了,而我,显然是个好枕头。”

“他碰了你?!他把你压扁了怎么办?!”Sergio愤慨地指控。

“我的天——既然你躺我身上都没把我压扁,我想那没有问题。”Gerard答话,随即轻吻Sergio。

“那很好,那么在他们过来之前我们还有多少时间?”

“不够做你现在在想的事。”Gerard断言。

 

 

不到十五分钟,所有受邀的客人都来到了Sergio家中。

“坐,随意点,啤酒在冰箱里。Cris,你有你那见鬼的甘蓝玩意。”Sergio做了个嫌弃的表情。

“不要批评你没有尝试过的东西,Ramos,”Cris嘬了一口自己的吸管反驳。

当所有人拿好了自己的饮料,他们回到客厅在地板上坐成一圈,依次是Luis、Leo、Neymar、James、Cris、Marcelo、Toni、Sergio、Gerard和Gareth。所有酒精饮料包括威士忌和朗姆酒被放在桌子中间——而Cris有诡异的混合果蔬汁。

“我能问下我们为什么在这儿吗?”Luis痛饮了一口问道。

“就是找点乐子。我想我们已经确定了巴塞罗那是西班牙最好的球队,所以我们可以庆祝一下。”Gerard对着几位皇马球员愤怒的脸大笑,随即遭到了Sergio的肘击。

“对极了,Mr.Twitter,现在还在欧冠的是谁?你想要我们帮你要来姆巴佩的号码好让你请教下要怎么对着尤文进球吗?”Sergio对着Gerard的耳朵咆哮,当然响到足够让所有人听到。

“这是某种奇怪的西班牙前戏吗?如果是的话,能不能给我来点伏特加?”Toni抖了抖。

“也许——咱们能来点有趣的吗?像是行酒令?你们也可以选择那个黏糊糊的绿色玩意。”Neymar歪了歪脑袋,像只兴奋的小狗般可爱。

“我选择伏特加!”Marcelo大叫着奔向厨房。

“伏特加?说真的?就不能来一些漂亮的果汁鸡尾酒吗?”Gareth皱眉。

“不,你很奇怪。”Luis取笑道。

Marcelo几分钟之后回来,危险地提着几支玻璃瓶。

“你怎么能开一个没有伏特加的派对?这很不体面,Ramos。”James摇头。

“你们想玩什么游戏?”Cris好奇地问道,他看起来很享受自己的绿色玩意。

“我从没有做过(never have I ever)?”Neymar耸肩。

【译注,一个人说我从没有做过某某事,其他人凡是做过的即为输家】

这受到了Gareth一连串的咕囔抱怨,他看起来想立刻离开或者来一点果汁饮品,当然,没有甘蓝在里面的。

“这会有趣的,拜托?”James请求威尔士人。

“好吧。”

“第一轮伏特加,然后威士忌,然后朗姆?”Toni边把酒倒出来边问。

“那么这会很有趣。在开始之前,我得先告诉你们所有人,加雷斯贝尔是全世界最能喝的人。”Marcelo笑道。

“我先来,”Neymar开口,“我从没有想过和没有在与我交往的国家队队友做爱。”

Sergio,Gerard,Toni和Leo都喝了一杯。

“我从没有在浴室里给队友做口交,当队里的其他人在外面的时候。”Gareth假笑。

Toni是唯一一个罚酒的。

“上帝,Kroos,谁?……算了,我不想知道,真的,”Cris呛了一口。

“我从没有在输球后想要在球场上艹一个对方球员。”Toni眯眼看着Cris喝了一口粉色的奶昔,同样的还有Sergio,Geri和James。

“呕,这味道真恶心。”Cris抱怨道。

“我从没有和一对情侣3p。”Leo看着Neymar和Toni各罚一杯笑了起来,尽管德国人犹豫了那么一会。

“Toni,考虑到所有这些问题都和性有关系,你可吓到我了,”Marcelo环住德国人肩膀,“而且你是第一个喝完的。”

Toni只是瞪了他一眼勾住他脖子。

“我从没有用过刺痛型润滑剂。”Marcelo露齿而笑。

【译注:tingling lubricant,我不是很确定是不是这么翻】

Leo和Cris各罚一杯,他们对视了一眼。

“不要尝试,那见鬼的辣”Leo惊恐地回忆。

【译注:Keep it that way, it burns like fuck,对不起这个东西我实在理解不能】

“拜托,分享一下。”Geri假笑着把嘴唇从Sergio颈边移开。

“想也不要想。”阿根廷人皱眉,不过从他的脸色上Sergio和Gerard可以想象另一个人是谁。

“我从没有在电影院里做爱。”Luis无法抑制自己的笑容,他看着Neymar把头埋到James颈窝,随后那两个人都喝了一杯。

“为什么所有人都这么热衷别人的性生活?这太奇怪了。”Sergio指出。

“我同意。”Leo咕囔道。

“而你刚才还想知道他们有没有过3p”Gerard笑。

“闭嘴,Mr.Twitter,”Sergio命令道。

“不要再用Mr.Twitter叫我——那已经过去了,你知道的。诺伊尔骨折了,上帝保佑。”Gerard忿忿不平。

“那不是我的错——Toni,对吗?越位和骨折没有一毛钱关系,而且那是个意外!我们从没想过伤害任何人,”Sergio争辩。

“额,大概?毕竟我们送他们出局的时候几乎打起来了。”Toni呐呐地说,这次他选择喝酒——那不是个有趣的话题。

“我想够了。你们俩,不要再表现得像一对在做奇怪的西班牙前戏的已婚夫妻,”Gareth抱怨着,安抚地拍了拍Toni后颈。

“我是想说,我们还有别的事情可做,”德国人声明——所有人都扭头看着他。

“什么?”Leo,Marcelo和Gerard提问。

“尴尬的故事总是很有趣。”德国人耸肩。

“噢,我有一个非常精彩的,是关于Sergio的。某次我们出去吃饭庆祝我们的纪念日,他本打算买单,但他忘带钱包,我也没带,所以我们不得不叫Iker赶来给我们买单。谁会在纪念日晚餐忘记带钱包?”Gerard给了这个谁一眼。

“请原谅我忘了我是在和一个总指望所有东西都被送到他手上的公主交往。你也应该带上你自己的钱包,”Sergio摇头。

“Sergio……”Gerard抱怨,“拜托,那可是两年前。”

“我知道,我很抱歉。所以还记得那次你忘了我的生日?”

Gerard嘟囔咒骂着用双臂紧紧环住Sergio腰部,头埋到后者颈间。作为回应,Sergio放任自己窝在他双腿间。

“你们俩是我见过最奇怪的情侣。这一定是西班牙才有的,”Leo吐槽。

这个晚上剩下的时间在一片模糊的笑声和玩笑中度过……直到Sergio在自己的厨房发出惊叫。Geri冲动他身边,接着所有人都跟过来了。

“是我在做梦吗?还是说我真的醉到这个地步了?”Toni揉了揉眼睛抓住Gareth,后者正笑到不行。

Cris和Leo正互相紧搂着,年长的那个的手埋在较矮的那个的发间。

“Oh my God, they are fucking, they are fucking. Oh my God…”James盯着Neymar,“你知道这个吗?”

“我不知道,上帝啊——Leo,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巴西人咕囔着正如同皇马的人开始问Cris同样的问题。

“行了,闭嘴,所有人!”Leo大喊。谁知道这么小的家伙能喊这么响?

那个润滑剂,噢,卧槽……”Marcelo捂住了自己的嘴。

Leo叹了口气把头埋到年长的那个的肩膀。

“我就说了,我们的计划会奏效的。”Geri得意地一笑,随即吻住Sergio。

“他们早就在一起了,你这蠢货。”Sergio翻了个白眼。

“我觉得我们在和一群怪人踢球,”Luis对Gareth说道,后者正抓着快要睡着的Toni。

“相信我,德国人更奇怪;他们只是喜欢把所有秘密留在队内,”Gareth笑,“来点士力架?”

“谢,你需要个垃圾箱来处理你脑袋里的那些秘密吗?”Luis接过巧克力棒回问。

“我喜欢你,”Gareth宣布。

“也给我一些巧克力,”Toni声明,“德国人不奇怪,我们只是很帅。”

他们确实无法反驳,只能眼看着Toni开始吃巧克力。

“我们能点披萨吗?”James大喊着盖过整个混乱的对话。

“可以——你去,Geri,”Sergio打了个呵欠。

他们用这晚剩下的时间和第二天早上来吃披萨,并且预定了下次聚会在Neymar家。


评论(8)

热度(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