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na一天爬三次墙🚲

墙头众多,坑多于梗,一个比一个冷
想催哪个可以到400粉那条下面提醒我(?)
谨慎关注,我是不会开小号的👼

【授权翻译】【皮水/C梅/哈内/新宽】巴萨与皇马的第二次x生活交流会【× 上

这章有点长,手动割一下,不知道诺伊尔xTK的cp怎么叫,擅自用【新宽】了

原文: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118663/chapters/24591879

summary:

Drinkinggames、Fluff、Established relationships
Geri/Sergio、Leo/Cris、Neymar/James、Toni/Manuel.

One epicbromance between Luis and Gareth.
Plus, Celo and Toni have a friendship to be reckoned with.


“Ney,你为什么准备了这么多酒?你想把所有人毒死吗?”Marcelo拿着一瓶白朗姆走进客厅时嚷嚷道。

“我觉得,那也不是很多。你该想想奥运会的时候。”Neymar耸了耸肩去抽牌。

“我猜你会觉得有趣,Leo好像带了那个甘蓝鬼玩意?”James把头枕在巴西人肩上问道。

“对,那很奇怪,Leo不是那种容易被吓到的人,但他对着那玩意很紧张——那很可爱,真的。当然,比不上你,亲爱的。“Neymar亲了亲James脸颊。

“但愿如此。现在,准备起来,在他们开始到达之前我们还有大约二十分钟——如果他们不是一起来的话,因为我们那奇葩组合(unlikely duo)会带着Toni。”James打趣道。

这所谓的奇葩组合是指Luis和Gareth,他们自从与Toni组了一个群聊专用来吐槽所有人之后,建立起了强大的连接。他们的关系打破所有的界线,无法从一般意义上予以界定,非常惊人。

当然,所有人都准时到达了,也许那只是因为他们想见Poker,毕竟,谁会不喜欢这只可爱的狗狗?他们就像在Sergio家的那晚一样坐成一圈,除了这次Leo和Cris屁股贴着屁股坐在一起,所以Toni挪到了Luis和Gareth之间。Poker躺在沙发上,凑在Neymar颈边。

“所以今晚打算做些什么?”Leo问道。

“也许一次阻止你再把自己弄得看起来像可乐瓶一样的声讨活动?”Cris咕囔道。

“看来这对可爱的情侣有点内部问题。不过我觉得Leo看起来至少比Ney的傻发型好多了。”Marcelo耸肩。

“这算什么,‘批评巴萨人’之夜?”Geri抗议。

“我想我们都同意,你哪怕穿屎绿色也很帅。但你仍旧没法回击,毕竟我们皇马人有正常的审美。”Sergio笑

“噢,看吧,奇怪的西班牙调情又来了。”Gareth打了个冷颤。

“好吧,ramos,那么你怎么评价这些年来的所有那些发型?或者说,Gareth头上的那‘什么东西’?还有Marcelo?Sideshow Bob需要他的理发师回来【译注:我不知道这什么梗】。Toni和James没问题,不过——他们的品味正在流失中。我不知道那是他们跟谁学的,不过应该不是你。”Geri用鄙视的口吻说道。

“Cris怎么样?”Luis问道。

“这个嘛,发型不是最好,不过身材没话说。再说,谁还会有以自己名字命名的机场?‘对,我将到达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就算Leo也不会那么说!”Geri吐槽道,整个屋子的人都爆发出大笑。

终于等到所有人冷静下来,Neymar开始介绍准备的游戏。——当然Leo安抚了Cris——没问题,你的发型非常棒。

“这个游戏叫作‘Most Likely To.’Marcelo,请帮忙解释一下规则。”Neymar请求道。

“好的。那么所有人将会各写一件事丢到这个碗里,好了之后,会有人负责每次从中抽出一张来。有多少人指向你,你就得喝多少杯。比如说,‘最可能在国家德比中得分’,那么Leo得喝4杯,Cris也是4杯,以及Sergio一杯。Cris,你得喝番茄汁,毕竟你很喜欢你的怪饮料。大家懂了吗?”Marcelo说得像空乘那样一板一眼。

“没问题。每人写一件事然后丢到碗里,谁来念?”Gareth边把他的纸条扔进碗里边问道。

“我来,”Neymar笑着把碗拿过去,“最可能有最奇怪的卧室内的性癖。”

这个问题没有统一的指向。Luis被两个人指了,令他郁闷的是,那是Marcelo和Gareth。Sergio指了James,而Geri、James、Toni和Luis指了Leo。Marcelo指了Cris。

“我恨你们,恨你们每一个人。”Leo边把玻璃杯放回桌上边抱怨。

“最可能对教练有性幻想。——你们这些混蛋是对性有什么意见?”Neymar在把伏特加灌入自己胃里之后问道,显然Gareth认为他会有这种奇特的性幻想。

大部分人指向了James,少部分Toni。

“我们知道你的国家队教练用他的手做了什么。”Marcelo取笑道。

“行了,Celo。”

“最可能因为在公共场合裸奔而被逮捕?谁写的?”

Toni马上指向Gareth,与他相同的还有Marcelo、James和Sergio。他们是不是知道什么?Geri指向Sergio,Neymar指向Leo。Leo和Cris指向了Luis,而他也指向了威尔士人。

“这可真是要死人的,”Gareth咕囔着灌下5杯朗姆。

在他边上,Toni耸了耸肩。通常情况下,德国人会很快吐槽,但最近几天他都没有这么做。Gareth已经决定他一定要找出原因,就算不得不用一些上不了台面的手段。

“最可能在世界杯决赛被罚下?”

几乎所有人指向了Sergio,这让这名中卫嘟嘟囔囔抱怨Gerard是个叛徒。

Gareth指向了Luis。

“你可能会变成守门员或者饿了。”Gareth在Luis板起脸之前先笑起来。

“你指向了我。想象一下如果我们都被罚下,留下德赫亚在那。我们只能得银牌了。”

“最可能扮演一个黑帮大佬?”

Geri、Sergio、Leo和Neymar看来觉得抱着苹果汁的Cris是最佳选择,而Marcelo、James和Gareth指向Toni,毕竟他看起来太适合了(who was beyond fucked at this point这句我没懂,对不起)。出于显而易见的原因,Luis指向了Gareth。

“最可能突然毫无理由地大哭。”

所有手指指向了Marcelo、James和Neymar。James是其中的大头,他一边咒骂一边喝下他的酒,被辣得闭紧了眼睛。

“最可能成为一个成功的教练。”

“我会把这当做是赞美,但这样喝下去我要不行了。Neymar,我能抱着你的狗吗?”Toni一边喝下他的四杯一边问道。

在Neymar回答之前,Poker已经从Luis肩上跳过,凑到Toni身边嗅了嗅,随后躺在他腿上。

“他喜欢我,”Toni得意地笑道,把手指埋进蓬松的白毛里去。

“因为你们有些相同点,”Neymar耸肩。

“喔,那是什么?”

“你们都喜欢德国香肠——不过你是两种都喜欢……”Neymar看到Marcelo对他做抹脖子的动作,皱着眉头停了下来。

Toni踉跄着猛然站起来,往后门走去,Poker跟在他后面。

“你这蠢货——没有什么见鬼的德国香肠了,因为他那个断腿的男朋友是个混蛋。”Marcelo解释道。

“噢,干,我去去就来,你们点披萨吧。”Neymar嘟囔着借力James站起来。

Toni走到了后门外,Poker正绕着他兜圈子,他拿出手机,考虑是不是要打给Manu把他们的事情解决一下。

“我很抱歉,我不知道,”Neymar的手搭到Toni肩上,诚恳地道歉。

“没关系,除了Celo没有人知道。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办。”Toni坦言。

“来,回来屋里,准备吃晚饭了。然后,如果你愿意的话,和那对可能是整个西班牙最不正常的情侣一起,我们可以帮你想想办法?不管怎么说,我欠你一份人情。”Neymar笑着建议。

“有吗?”

“James没告诉过你?你是我们能在一起的最重要的原因——如果不是你那天晚上说服他来,我们可能就不会在一起了。所以,我很感谢你……但Poker是我的。”

“他这么可爱这么大只这么好抱。”Toni噘嘴抱怨。

“我真该带手机把这一幕拍下来。来进来吧,可别冻坏了。Poker?”

TBC


评论(5)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