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na一天爬三次墙🚲

墙头众多,坑多于梗,一个比一个冷
想催哪个可以到400粉那条下面提醒我(?)
谨慎关注,我是不会开小号的👼

【授权翻译】【皮水/C梅/哈内/新宽】巴萨与皇马的第二次x生活交流会【× 下

    下半这里有提及卡西x小法

Poker跟在他们后面小跑回屋里,重新把自己舒舒服服地安置在沙发里。

在等披萨的时候,Sergio和Geri开始争论谁更帅的话题,最终导致Geri骑到年纪稍大的那个身上用一个吻让人不得不闭嘴;Leo和Cris坐在一起小声地讨论着些什么;Toni摊平在Gareth和Luis身上,前锋们不得不在金发男人胡乱嘟囔着不知道什么德国话的时候撑住他的脑袋。

“醒醒,Kroos。我们要讨论怎么挽救你的恋情,你至少得坐起来。”Luis低声说。

Toni嘴里不停用德语小声咒骂着坐起来,直到他看到了披萨——食物!更令人感动的是,Sergio和Geri也终于停止了亲热。

“那么,我是说,他到底为什么生你的气?是因为欧冠吗?”Leo问道。

“是也不是。他只是简单地告诉我滚开干你自己去以及他希望再也不要见到我。在那之前是一次争吵。”Toni捏了捏自己脖子。

“什么程度的争吵?James和Neymar那种,还是Sergio和Geri在国家德比后的那种?”阿根廷人继续问道。

“后者。我甚至不太记得说了些什么,而且从那之后我再也没有和他说过话了。好像是他怀疑我和别的某人做爱?鬼知道Manu脑子里在想些什么。”Toni一边抱怨一边大力咬着他的薯片。

“打电话给他,现在,马上,我要让他见识一个非常生气的马塞洛!你不能指控完自己的男朋友出轨然后就不理他。而且这已经……我想想,两个月了。”Marcelo伸出手要拿Toni的手机。

Toni把手机递过去。这整个事似乎很奇怪,但也有可能是那些乱七八糟的酒灼烧他的胃造成的错觉。

“混蛋,快来接你的该死的电话,Neuer。”Marcelo一边对着电话咆哮一边狠狠咬着他的披萨。

然后他拿出自己的手机再次拨了那个号码。Manuel依然没接。【译注:原文是Manuel answered,但联系下文我感觉是漏字了】

“hello,是世界最佳守门员吗?对,我是受世界上最恐怖的组织中场请求打来的……如果你不接电话,我会立刻飞到慕尼黑,找到你住的地方,而且我会非常生气,因为你不只有一个地方惹恼我,我不喜欢语音信箱!”Marcelo说完立即挂断了电话。

“我以为他没醉?”Luis问德国人。

“他没醉。”

“那么,还有谁有兴趣给他留一条信息告诉他他是个混蛋吗,这里是号码,”Marcelo冷笑着报出那串号码。

Sergio和Geri各留了一条,不过挺难理解的,因为相较于威胁,那更像是“我们试图通过让你以为接到了性爱热线来让你感到不适”。

半小时以及两杯伏特加之后,Toni的手机在桌上响了起来。Marcelo是第一个抢到它的。

“谁给我来个Google翻译,他在讲德语。拜托,你能讲英语吗?谢谢。那么现在,在我把电话给Toni之前,我想知道为什么你这么混蛋以及为什么你不接电话?……哦,行,非常好,那么,给。”Marcelo的脸上差不多写着“我气炸了”。

“Toni?你愿意解释一下为什么我收到一串未接来电来自一个生气的巴西人,以及更不必说一个来自Ramos?”

“因为你是个傻蛋。”整个屋子里爆发出一阵笑声。“而且你真的有。”【Cause you’ve been a prick. Youreally have.应该是双关用法吧,领会精神】

“而你喝了酒。等你清醒的时候再来和我谈——你一个人。”

“你敢挂电话,Manuel Peter Neuer,你给我听好了,随便你怎么办,明天给我出现在马德里——如果你不来,干你的。”Toni叹了口气挂断了电话。

“这么多复杂的关系。”Luis耸肩。

“你知道,这某种意义上让我想起来了Cesc和Iker那时候,”Geri边用手臂环住Sergio往自己这边搂紧了边回忆道。

“说说看,”Toni说着把一些伏特加和红牛混进一个杯子里;其他人也都在喝这个。

“当时我和Geri刚交往了几个月,不过老实说,我们已经做爱多久了?一年还是两年?随便了,反正这事只有Iker知道,因为你不可能对Iker撒谎——那是不可能做到的。他就像那种慈祥的爷爷角色【cuddly grandfather】

“等等,所以你从没和卡西利亚斯做过?真的?”Neymar非常震惊。

“没有,我们就像你和Marcelo的关系。你们之中有多少人觉得我操过Iker?”Sergio好奇地问,没有人做出回应。

“我来帮他重新措辞,你们之中有多少人觉得Iker操过他?”所有人把手举了起来。

“不,只有我。”

“不管怎么说,让我们回到Iker和Cesc——如果你对这件事一点也不知道,那你肯定有点问题。当时Cesc开始抱怨Iker花了太多时间和我在一起,大概是这么回事,那毕竟是Cesc。总之,Cesc搞了个大事,在某次训练的时候指控我和Iker劈腿——我知道,他很可爱——但随即一坨鸟屎落在他头上。然后我们宣称我们在一起了。哪件事更让他尴尬呢,头发里的鸟屎还是被劈腿的抓狂?”Sergio自己笑起来,其他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他。

“你们说德国人奇怪——至少我们只是打打FIFA做做爱。”Toni吐槽。

“他说得对,Sergio,我觉得你们西班牙人更奇怪。”Marcelo跟进。

“如果要我说,你们的国家队都很奇怪——你们不能就只是去踢球吗?”Leo皱眉。

“好吧,尊敬的‘我有一个超级巨星男朋友而且我不会让我不喜欢的人加入我的队伍’先生,那是什么鬼的校园情节?”Luis调侃道,“我有一个最正常的球队。”

“打扰一下,你们是不是忘了巴西是唯一一个目前已经取得世界杯资格的球队?我会在俄罗斯等着你们。”Neymar和Marcelo对了一拳得意洋洋地说。

最终,不知道怎么办到的,尽管当晚消耗了大量的酒水,第二天他们都成功地起来了——虽然很难说是不是真的活着,Toni倒是只有一点轻微头痛。

“你也应该不行了,”Neymar不服。

“如果你见识过我们世界杯后的庆祝派对就不会这么说了——整整两天,没有人睡觉,所有人都醉死了。喝醉的勒夫是最好的勒夫。我会帮你打扫一下这里。”Toni提出。

“你太客气了。”Neymar低头看到James在拉他。

看来他们昨晚根本就懒得挪窝,直接在他们坐着的地方睡倒了。

“Celo好像和Cris一起在厨房煮东西。”

“有食物就太棒了,”Neymar嘟囔着重新把头砸回了枕头上。

于是这一次就到此为止了。下次他们都有空的时候会聚到Gareth家去。

END


然后说一下,其实一开始要翻是因为这个了,我最喜欢的地方:

“你们之中有多少人觉得Iker操过他?”所有人把手举了起来。“不,只有我。”

皮主席这个得意劲哦,虽然作者一个字也没写,但是我可以脑补得飞起


我觉得这文最棒的一点是各人人设都蛮经典,梗也蜜汁写实,总之就是很有趣www

如果你也喜欢的话可以到原文下去催更哦

【新宽的后续在ch62,蛮温馨的,不过不准备翻,有兴趣的朋友可自行围观

评论(20)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