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na一天爬三次墙🚲

墙头众多,坑多于梗,一个比一个冷
想催哪个可以到400粉那条下面提醒我(?)
谨慎关注,我是不会开小号的👼

【皮水皮互攻】你的队友/死敌变成猫了要亲亲抱抱才能艹 4

话唠依旧      #时间大概又只过去了5分钟
再唠下去怕是永远走不出房间
水水连续被压,还能不能攻啊,快拿出男友力来
讨厌LOFTER客户端不能加格式,没有删除线我要死了
像我这样自己先吐槽的是不是会没有朋hui友fu

4
如果你试图用两只手举起一只小猫,那很简单,毫无难度。
如果你试图用两只手举起一个身高195体重85的世界顶级中后卫,那tm就很扯淡了。
拉莫斯管不住自己的手试图从桌上举起皮克喵。
于是被一个光溜溜的皮克从空中落下迎面扑倒。
没毛病。
这很科学。
“你!”
“操!”
两个成年男人砸到地上的动静足够大,吓得守在门口的伊涅斯塔冲了进来。(那位工作人员先生倒是对自家队长们信任得很,早就走了)
😌
场面一时非常尴尬。
伊涅斯塔看了一眼皮克垫在拉莫斯脑后的手(让我们感谢伟大的同胞爱、感谢运动员优秀的反射神经),又看了一眼拉莫斯穿过皮克腋下落在男人光裸后背上的两条花臂,狠狠地被自己的口水呛了一口。他吞下原本准备的那一整套我们要团结我们要友爱的说辞,深深吸了一口气,边往门外退,边交代道,“能变回来就好,你们自己看着办。”说完又把门碰一声给关上了,听起来大概内心并不如他表现的那么平静。
……
皮克和拉莫斯维持着仰头看着人闯进来又退出去的姿势,直到门被重新关上才反应过来。
等等,安德烈,不要走!
我不是。
我没有……
然而人早就走得干脆利落,两人只好转回头看对方,一时相顾无言,下一秒才回过神,如触电一般收回各自的手。
皮克挣扎着从拉莫斯身上爬起。拉莫斯是做了垫子的那个,还躺在那等冲撞的痛缓过去,就见皮克伸手过来。
当然人还是裸着的。
没眼看啊。
他先没去接那个手,而是挑眉,眼神上下一划拉,意有所指,“你很自信嘛。”
呵呵,我遛鸟是谁害的?
皮克冷笑,打开拉莫斯慢吞吞伸过来的手,“反正在你面前够用。”转身退开一步想要去找衣服。
额。
我们是不是之前一直忘了说,就在这一步迈出去之前,皮克的脚脖子还是和拉莫斯的小腿贴着的。
这一步之后,两人就哪里也没贴着了。
所以当然,下一步,皮克又凭空变成猫了。
这不是今天的第一件蠢事。
也不会是最后一件。
赛尔吉奥.过去从来不是猫控.今天突然觉醒.【皮克喵专属猫控】.拉莫斯,眼看着小猫在半空中挣扎翻转,完全忘了猫是不可能在这个高度把自己摔伤这件事——毕竟他连自己被皮克砸地上的痛都忘了,只顾得上反应迅速地扑过去垫到小猫下方,于是如chun愿dao以jia偿le地再次被光溜溜的皮克压在了底下。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唯一的改善是,至少这次砸到身上的时候某人还是小猫,不至于冲量太大。
“操。”
“妈的。”
😓
“我……只是来提醒你们,记得一会要训练。”伊涅斯塔挠了挠头,又把门关上了。可怜他的头发。
不是……
等等……
不要走……
拉莫斯这次是面朝下,根本没来得及抬头看,以上心声全来自于看到了自家队友一脸“我理解”表情的皮克。
他复杂地看了眼身下人的后脑勺,心里其实是很意外的。

被变成猫的这一个晚上,尽管最终被队友洗得清清爽爽吹得毛发蓬松,也用毛巾搭了让小动物更有安全感的小窝,他仍然用了很久才在身心俱疲下入睡。
被球迷恨到不惜诅咒的地步、毫无自保能力的身体、虚无缥缈不知能否信赖的恢复方法,以及与之联系在一起的,拉莫斯。
即使再乐观积极的人恐怕心中也要打无数个问号。
这种不安甚至比世界杯决赛前夜更强烈,至少那时候他知道,到上场的时候,他不会是一个人,他的搭档在那里。

结果现在也是。

一直都是。

但他意外的不是这个。
拉莫斯对于被搅和在这里面向工作人员抱怨了不少,严令他们不能放弃寻找解决方法。而皮克不知自己是如何,从拉莫斯说话间看向自己的眼神中,看出全然的担忧和‘我不会丢下你不管’的承诺。——明明这混蛋真正看过来的时候又是一副‘你也有今天’的嘲讽脸了。
他们之间是这样的关系吗?
他会没注意到自己变回人这件大事,反而条件反射去护着拉莫斯的后脑勺。
拉莫斯会用那样紧张的表情扑过来,给自己做肉垫。
这种关系的转变是何时发生的。
皮克以前从未注意过这样的事情。

另一边厢拉莫斯正忙着在脑子里唾弃自己,同样的事连着干了两次是有多蠢?这点高度,猫难道还能把自己摔死?再不济,那是皮克,谁管他死活?

可那是皮克啊。
万一他不会猫该会的那些呢?这个高度对小猫的身体来说……
那是皮克啊。
这个想法让拉莫斯感觉很不舒服,拒绝继续思考下去,他撑了撑手臂,起不来,“喂,重死了,下去。”

皮克先没有动,握住了拉莫斯的一只手腕,才边挪下去边解释,“先这样吧,不要变来变去了。”
拉莫斯由着皮克把自己拉起来,看着他不知从哪里找来胶带把两人的手腕裹在一起——“这样就不会不小心松开了,要是在外面我突然变猫,这事不好解释。”
难道我们俩手腕绑在一起就很好解释吗?
拉莫斯翻翻白眼,提出另一个更现实的问题,“你还没穿衣服。”
他晃晃两人已经牢牢贴在一起的手腕,好笑地问,“这是准备怎么穿?”
“……”
皮克难得有这么一次不得不承认自己错了,并且对的那个是拉莫斯。
可以说是很憋屈了。

但衣服总要穿的,人总要做的。
皮克撕开胶带,捏着拉莫斯的手腕子思索再三,最终不甘不愿地按到自己腰上,“你不要放开。”接着开始闷头往橱里找衣服穿。
这确实是不影响穿衣服的合适方式。
只不过这场景某种意味来说非常引人遐想。
——一个男人光着身子弯腰在橱里找衣服往身上套,另一个男人穿戴整齐在后面扶着他的腰。
【此处应有掌声/啪啪啪啪啪】

啧啧,那腰那腿那屁股。
拉莫斯决定修正一下自己先前的意见。
不是没眼看。
视角对了还是很好看的。
只是需要一定的自制力。
噫?

TBC

评论(11)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