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na一天爬三次墙🚲

墙头众多,坑多于梗,一个比一个冷
想催哪个可以到400粉那条下面提醒我(?)
谨慎关注,我是不会开小号的👼

【皮水皮互攻】你的队友/死敌变成猫了要亲亲抱抱才能艹 6

莫斯科强势出镜,都是被首页给逼的,朋友们,不开心的事这么多,这大雨天的我明天还要加班,咱就不能好好互喂甜饼吗?捅刀子有意思吗!(提示过了,tag我就不打了吧,反正也是OOC强发饼

6
前一晚刚踢过比赛,今早的训练课主要还是恢复性训练以及给媒体做做样子,球员们陆续双双对对走出来的时候记者们骚动起来,快门声在拉莫斯和皮克出现的时候达到顶峰,但除此之外也就没什么了,公关都交给工作人员,记者们只能从照片中得出结论,球员们状态不错,感情也很好。
可不是很好么,教练一说解散莫拉塔就拽着伊斯科往更衣室走,一进屋营业用微笑就挂不住了,脸黑得跟锅底似的,“弗朗西斯科!我们要好好谈谈!”
“???”被叫了全名的某短腿还一脸状况外。
“除了我看到的时候,你平常还和别人有多少……”莫拉塔一时间竟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气愤地用手比划了几下,“不是这次整节训练课绑在一起,我都不知道你……你的手有这么喜欢放在别人身上!”
伊斯科黑溜溜的眼睛转了转,笑得狡黠,“哦,你吃醋了。但你知道他们是朋友,我喜欢他们,可不是随便什么别人我都有兴趣上手的。”
莫拉塔眯了眯眼,如果说刚才是吃醋没错,那么这会是真的生气了。他咬牙切齿,“看来你不是很喜欢我。”说着话的同时,左手按着伊斯科肩膀猛地用力把人压在柜门上,绑着的右手手腕翻转,手指嵌入对方指间,十指交握着把人手背也狠狠砸到柜门上,紧接着整个身体覆上去,不给终于意识到问题严重性收起了玩笑表情的某人更多反应时间,迅速低头,极具侵略性地吻了上去。

“唔……不是……回……”

莫拉塔根本不给人说话,伊斯科刚张开嘴,他舌头就顶了进去,简单粗暴地在里面扫荡,与此同时,腿也不闲着,占了身高腿长的便宜,一条大腿强行挤到伊斯科两腿之间,左手从肩滑到背上,把人整个往自己身上一压,轻而易举就把控住了要害位置。

伊斯科可以说是被架在大腿上了,只有前脚掌还勉强踩着地,贴在一起的敏感部位能感受到莫拉塔已经硬挺起来的物件,他既使不上力,又不敢乱动,只能被动承受着对方越发激烈、没有一点要结束意思的热吻。

你这一上火拉都拉不住,我当然不敢在外面乱摸/撩啊。

他先头是想解释的,这很快被吻得七荤八素,啥也想不起来了。

 

莫拉塔选的位置很不讲究,(或者说根本就没顾上),拉莫斯和皮克一走进更衣室就看见了被抵在柜子上的伊斯科,两颊泛红、呼吸急促,没被绑的那只手虚抓在莫拉塔前襟,看来被欺负得很惨的样子。

“我就说等一会再来了,其他人都等外面呢,就你急,非要看这个?”拉莫斯停下脚步把绑着的手往回拽,压低了声音抱怨。

皮克耸肩,从柜子里拿出自己的手机,一边开摄像一边笑得恶趣味,“谁叫你家短腿昨天要拍(我洗澡)”,他抿了抿唇,把关键词吞下去,转而强调,“总之这只是礼hu尚nie往ba来bing。”

拉莫斯估摸着大概是伊斯科昨天对皮克喵干了什么,但这个报复程度来看肯定是无伤大雅的小事,那么作为双料队长,他还是有义务护“短”的。

不过还没等他做什么,莫拉塔自己先注意到他们了。

身高不虚两人的高大前锋转过来,目光犀利地看了一眼皮克举着的手机,随后才转为队友模式,若无其事地微笑,打招呼,“你们来了。”

皮克并没有被冒犯的不快,挑眉一笑,显然是想到了什么好主意,他晃晃手机,“阿尔瓦罗,我把刚拍的传给你,你把伊斯科昨天拍的删了。”

“成交。”莫拉塔点头。

拉莫斯能放任这种当着面卖队友的行为吗?(嗯?哪个卖的哪个?)

当然是不能。(不管哪个卖的哪个)

他趁皮克不注意一把抢过手机,“你要的会传给你,把伊斯科拍的传给我。”(喂,您这还不是一样卖队友?)

皮克当然是反手去抢,嘴上喊着,“阿尔瓦罗别理他,给我删了!”转头瞪拉莫斯,“抢手机有什么用!你有我密码么!”

“那得看你还要不要做人了。”拉莫斯勾着嘴角笑得十成十不怀好意,轻晃右手示意。

“你!”

两人不甘示弱地互瞪,抓着手机的那只手都不肯放。

莫拉塔若有所思地在两人之间来回看了一眼,拍板,“你们慢慢抢,随便谁发,收到之后我会发还,删掉原件,你们谁收谁看我就不管了,也不会知道。”说完他便转身,拽着刚喘匀了气擦着嘴角溢出的口水还有点迷迷糊糊的伊斯科往浴室带。

……

拉莫斯和皮克面面相觑

“看你们皇马干的好事,把人送出去两年回来都黑化了。”

“呵呵,那你们巴萨呢,克里斯还跟我说你们在曼联的时候多好,你一回巴萨可就拔屌无情了。”

“说了多少次,我们没有那个关系!”

皮克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先反驳的会是这个。

他愣住了,拉莫斯也愣住了。

但是微妙的时间差让拉莫斯抢到了手机。

“咳,在此之前有一个问题,”拉莫斯希望自己转换话题的方式看起来不会太生硬。

“我们要怎么洗澡?”

这个问题太硬核了,那一点点生硬根本是小巫见大巫。

皮克张嘴,脑补了一下两人远远悬着绑在一起的手洗澡的场景,竟是和平常裸裎相见说不出来的不一样的感觉,他闭嘴,把设想中游刃有余的“还能怎么洗,就一起,难道你不好意思?”给吞了下去。

TBC

怎么感觉最近这文画风又变了,我的节奏感真是差啊……

评论(12)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