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na一天爬三次墙🚲

墙头众多,坑多于梗,一个比一个冷
想催哪个可以到400粉那条下面提醒我(?)
谨慎关注,我是不会开小号的👼

【皮水皮互攻】你的队友/死敌变成猫了要亲亲抱抱才能艹 8

这两个人哦……真不可爱啊
8
……
……
拉莫斯和皮克面面相觑脸黑如锅底。
拉莫斯的行李已经被工作人员搬到了皮克屋里,也不知道伊涅斯塔是什么时候把自己的行李搬走的。
不过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两人把那张被皮克喵抓烂的纸翻来覆去研究了几遍,确定诅咒者没那么好心给什么操作指南,就只有非常抽象的一句话。
【身体接触程度越深效果越强,剩下的自行摸索~】
滚你X的波浪线。

“你觉得,要怎么做?”拉莫斯征求皮克意见,可以说是一大奇观了。
“我觉得……”皮克沉思片刻,忽而咧嘴一笑,语带挑衅,“那要看你能做到什么地步了。”一点也不像有求于人的态度。
拉莫斯皱眉,道理他都懂,但面对皮克这幅样子,他有时候/大部分时候还是会篓不住火。
两根手指敲了敲桌面,看一眼那张破纸,再抬头看一眼皮克,拉莫斯转而也笑起来,一脸不怀好意,“我可以做到【这个】地步。”
他隔着桌子猛然站起,左手扣住对方跟随视线抬起的脑袋,紧接着弯腰低头凑到近前,满意地看到皮克讨嫌的笑容瞬间僵硬,却没有停下,而是干脆对着对方下意识抿起来的唇径直吻了下去。
整个动作一气呵成无比连贯,仿佛已经演练了无数次般熟练。
拉莫斯的手从皮克脑后滑到脸侧,轻捏颌骨,迫使人把嘴张开,舌尖便立刻毫不犹豫地探了进去。
有那么一会,皮克由着拉莫斯在自己嘴里为所欲为没有任何反应。他觉得有哪里不对,但事情确实是自己挑起的,要阻止好像也不对。
拉莫斯没管他在想什么,索性把人揪起来,自己挺直了腰调到更舒服的姿势,灵活的舌头肆无忌惮地在那意外湿热舒适的口腔里梭巡刺探。
他都三十一了,有钱有貌器大活好,自然是经验丰富。
可谁又说皮克不是呢。
逐一比较一番的话,至少应该不输。(仅代表皮克个人意见)
这位巴萨的名誉嘴炮主席有两件讨厌的事是全世界都知道的——输给皇马,和输给拉莫斯。
一直这么发呆让拉莫斯占便宜显然不是他的做派。
皮克转了转眼珠,空着的右手反扣住面前人的后颈往自己这边压,舌头也如梦初醒般不客气地去顶嘴里那条作乱的舌头。
胜负之争可以说现在才开始,两人都使出了浑身解数,平日里约炮调情恐怕都没这么卖力,但这吻还是没有一点缠绵迤逦的气氛,反而是仿佛在两人口中开辟了个战场般你来我往剑拔弩张。
要在这上面争个胜负本来就是非常奇怪的事情,势均力敌等于两败俱伤,哪有什么胜者呢。
两个人都不肯松口,死死捏着对方后颈较劲,被绑着的那只手也互相推搡争夺着使用权,胶带早先在浴室被水淋了就已经不怎么牢靠。于是等两人终于各自都不得不承认到了极限——气也喘、舌头也酸,猛推一把拉开距离时,唇舌之间牵出银丝老长才断开,倒是手上的胶带不知何时早掉了,拉莫斯抬起右手想抹嘴,才发现。
本来是隔着桌子喘着粗气互瞪的,皮克见了也是一愣,抬起自己的左手看了一眼,还有点转不过来。
“我们分开了,你没变回去,那么这是有用的。”拉莫斯一本正经地分析总结,仿佛刚才较劲上头早忘了一开始为什么吻上去的人不是自己。
“真爱之吻?”皮克问得很疑惑,就算他不是很懂这到底应该是怎么个东西,但琢磨着总不至于是这么粗鲁的味道。
“做梦吧你。”拉莫斯露出一个假笑,斩钉截铁,“不存在的。”
他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现在是1点07分,我们得保持距离,看看这能持续多久。”
皮克不着痕迹地点了点头,坐回原位,说不上心里是个什么滋味。他知道,拉莫斯是在很认真地帮忙解决变猫的问题,但同时这人也是很无情地否决了彻底帮他解除诅咒的可能性。
——不是说他在期待“拉莫斯爱上他”这件听起来就怪异透顶的事情。
——可不然他又还能指望什么呢?
如果拉莫斯不在,他现在还是一只什么都做不了的小猫。
这个过分激烈的吻根本不会存在。
但如果他没有被变成猫的话……
也许这个吻永远都不会存在。

评论(15)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