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na一天爬三次墙🚲

没有一场相遇不是在劫难逃,没有什么分离不是命中注定

【皮水皮互攻】你的队友/死敌变成猫了要亲亲抱抱才能艹 13

一个尽情撸猫的水爷。
那么问题来了,你水撸猫算不算狗粮
 @季塔纳 你要的肉垫……当然是水水的
13
第二天早上拉莫斯依然没有能够自然醒,他非常不耐烦地睁开眼时看到的是一只近在眼前的小猫,以及小猫正往他脸上戳的罪恶的小肉球。
让我们体谅一个没睡醒而且根本不想醒的人脑子还处于空转状态,没有丝毫运算能力,拉莫斯纯粹是顺应本能得出结论,“这么萌就原谅他嗯嗯嗯”,迷迷糊糊抬起一只手把小猫还想往自己脸上拍的肉球球握住,闭上眼捏把捏把,毛茸茸肉乎乎真软真好捏嗯嗯嗯。
这么着还不过瘾,拉莫斯干脆把小猫按到胸口,一边肉垫握到手里,一边满意地撸着猫打算睡个回笼觉。
“喵喵!”
“喵喵喵!”
“别吵,闹钟没响再睡会。”
“喵喵喵喵喵喵喵!”
小猫的叫声可以说是很委屈很凄厉了。比巴掌大不了多少的身体被有力的大手抓着做不出什么有效的挣扎,不用说这只手可是直接摸在身上的。更过分的是捏肉垫的那只手,好好想想的话,那可是在挠别人手心啊。
如果皮克愿意承认,必须得说他还从来没被人这样调戏过。
当然,对象是猫而论,这好像称不上调戏,但皮克又不真的是猫,所以他毫无疑问地炸毛了。
炸毛也没用。
“乖,再睡会。”
拉莫斯大概是真把他当猫处理了,含糊地安抚着顺了几下毛,竟是就这样把小猫按在胸口重新睡过去。
“喵……喵喵……”皮克喊破喉咙都没有用,挣扎半天还很累,结果自己也就这么趴着又睡着了。

小猫爪子被捏着,背被摸着,趴在人身上,两个都睡得香甜极了。
伊涅斯塔进门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画面。
如果他较真一点,这会非得揪着小猫的耳朵起来问问,为什么拉莫斯这样撸猫你都能睡,我昨天只是忍不住戳了一下,你就立刻从睡梦中惊醒,狠狠跳起霸占了我脑袋上的制高点?
说好的竹马竹马队友情呢?难道他还不如……
好吧,不如就不如。
伊涅斯塔对上看着屋里多出来的人一脸懵逼的队友晃了晃手中的房卡,“我敲过门了,看来你不是没听到,只是反应有点慢?昨天忘记把房卡给你了。”
“哦……没事,你就放那吧,我马上……”拉莫斯注意到伊涅斯塔在盯着自己胸口看,于是他也低头。
小猫显然也是刚醒,似乎完全没发现自己成为了视线的焦点,自顾自在那抖抖耳朵甩甩脑袋、前腿伸直屁股撅起、大大地伸个懒腰,搭在背上的手只当不存在。
“杰拉德??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拉莫斯下意识地发问,说着话的同时,手还本能地顺势沿着小猫舒展的脊背撸上去,末了甚至用手指卷了卷软软的尾巴尖。
小猫肉眼可见的瞬间僵硬全身炸毛。
……
伊涅斯塔一巴掌拍在了自己脑门上。
他早晚会被灭口的。
一定。
不是说他看了皮克的屁股——拜托他们是一个更衣室的要看早就看吐了。
但那肯定不包括看皮克的屁股被别人摸。
emmm……

“你.觉.得.呢。”相当于被一路摸到尾椎的人抬头,咧嘴一笑(?),眼神凶恶,问得咬牙切齿。
“昨晚明明(是隔着被子)……哦今天早上(不是做梦)……噢……”拉莫斯终于理清顺序,一脸恍然大悟,原本应该捏着肉垫,这会却捏着皮克手心的左手迅速收回,装模作样地挠头。右手倒是还无比自然地搁在别人屁股上。
朋友们,我们能不能忘记屁股?
伊涅斯塔感受到无法直视的气氛,悄无声息地把房卡丢在桌上,连招呼都不打一声,就自己默默退了出去。
反正也没有人真的在意他还在不在那。

“昨晚”不是一个好话题,拉莫斯这会有足够的清醒知道要追究半夜皮克喵为什么会趴在自己心口不是一个好选择,正如皮克也知道要是问为什么自己前一次醒来的时候是被人隔着被子搂在怀里的,势必会扯回自己身上。
于是一早上被强撸了两回的亏只好一并忍了,谁叫形势比人强呢。
皮克闭眼、深呼吸、调整表情,尽可能摆出最客气的脸,“‘我们’,是不是该起床了?教练大概会想要看到我们【正常地】出现在训练场上。”
“……好吧,先刷牙,然后我会吻你。”拉莫斯其实有滞了一口气才回答,但皮克并没有注意到,他所有设想的让自己能不那么尴尬地起身的说辞,都被拉莫斯这全然公事公办的口吻给堵得忘了。
【删除】怎么就搞得好像他是欲求不满讨公粮的老婆似的。
【删除】那您老公也真够厉害的,明明捏着屁股还一本正经坐怀不乱呢。
之后的所有混乱尴尬,两人就这么以强大的粉饰太平能力假装不存在给全部糊弄过去了。

TBC

很随便地解释一下,皮主席变回来是因为水爷意识到他撸的是皮克,被挠醒那次没注意到所以没变回来
意识到的情况下,如果水水有强烈的不想他变回去的意思,那么按他的意思为准。
反正就是你水搞得清楚的时候他说了算,他想不清楚的时候我说了算【。

评论(9)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