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na一天爬三次墙🚲

墙头众多,坑多于梗,一个比一个冷
想催哪个可以到400粉那条下面提醒我(?)
谨慎关注,我是不会开小号的👼

【皮水皮互攻】你的队友/死敌变成猫了要亲亲抱抱才能艹 14

怎么感觉这集看过了🙄
看着长,但请原谅完全是我话唠得可怕,狗血也没完没了
其实这只是很短的时间里的事情,只要给他们多一点时间…………还能制造更多狗血【闭嘴
顺便我忏悔,莫斯科那边要玩脱了【只是在我脑内😶
14
这一天剩下的时间过得波澜不惊,至少,对于大部分西班牙队的球员们来说是这样。和每一次国家队比赛日前的集训一样普通,变猫的诅咒仿佛已经成了一个过时的笑话,杰拉德皮克和他们一起训练、吃饭,开有趣或讨嫌的玩笑,看起来毫无异常。
事实却不是如此。
整个一天里,拉莫斯和皮克就好像一对不被允许亲昵又一刻也不愿分离的高中生情侣,在训练的间隙抽空躲起来,找无人的角落绵长地接吻。
不是没有人关注他们一起从人群中退开时去了哪里,八卦如伊斯科有过拖着阿森西奥在训练课结束之后一路尾行,顺利看完全程后却是相顾无言不敢发一语。
事是那么个事,但完全不是想象中的刺激火辣,反而透着一股可怕。
什么,你问伊斯科为什么不拖着莫拉塔去尾行?开玩笑,短腿也是有脑子的,知道和莫拉塔一起落单那是坑自己好么。
【你什么时候产生了和别人一起落单就不会坑自己的错觉】
总之伊斯科的问题不重要,他们只是看戏的。
那是在去往食堂的路上,本来和大部队走在一起各自聊天胡侃的皮克和拉莫斯突然对视一眼,随即随便找了个借口退出话题,一前一后转入走廊的岔口。
想来其他人也不是真的无所察觉,只是默契地选择了无视。
一离开众人视线,皮克就急急忙忙牵住了拉莫斯的手——如果拽着人手腕也可以算牵手的话,三步并作两步把人拉进空无一人的健身房里,碰一下甩上了门。
啧啧好急啊。
伊斯科和阿森西奥对视一眼扑到门边。确切地说是伊斯科扑到门上,阿森西奥跟在旁边里外望风。
队长不会吃亏吧?年纪小点的那个比划着口型是真的有点担心。
没事没事,伊斯科摆摆手把耳朵凑近门上,回头也无声地比划了一句,你可别以为长得高就了不起啊。
【皮克:……】
【莫拉塔:……】
【阿森西奥:……】
【梅西:我附议……】
【克里斯蒂亚诺:闭嘴】
门上传来沉闷的一声,分明是有人被甩到了门上。伊斯科迅速作出判断。
【弗朗西斯科先生你为什么这么熟练啊】
“操。”皮克的骂声。
被砸到门上的居然是皮克。
阿森西奥收回先前的担忧,颇敬佩地看了眼伊斯科。

皮克是把门甩上的人,拉莫斯是把人甩到门上的人。
“我以为我们已经达成共识了。”把人甩到门上的人举起刚被攥着的手腕,象征性地展示了一下,其实并没有留下什么痕迹。
“哦?什么共识,是要我‘请求’你的允许吗?”被甩到门上的人干脆靠在那,略略仰头挑眉。
“我不是……那个意思。”拉莫斯捏了捏眉心,不知道要如何解释。
他想说他只是觉得他们不该把这事做得太自然。他们是队友、是死敌,甚至于如果那一直以来的默契不是臆想,那么也是朋友(尽管他们从来只是对媒体如此宣称,谁也没对谁当面承认过)。但无论哪一种身份,反正都不会是那种眼中看着对方慢慢凑近接吻的关系。
他知道皮克擅长这个,毕竟对方有一双认真看你的时候仿佛无比深情的眼眸,尤其对方有一双认真看你的时候仿佛无比深情的眼眸。
——又不是说他塞尔吉奥就不擅长这个了,皮克没必要非得亲自演示给他看。
只是为了应付诅咒而已,为了球队他也会做的,完全不需要任何多余的东西。
多余的东西会带来更多多余的东西。
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皮克的质问也不算错,他确实是在索取一个‘请求’,但不是态度上的,那更类似于一个形式,意味着接下来的行动是出于某种义务,而非个人意愿。
“那么你是什么意思?”皮克差不多也觉得问一个自己已经知道答案的问题很没意思了,尤其这个答案令人倍感不适,即使口头上胜了,也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算了,你就当我是那个意思也可以。”
看吧,只会让人觉得胃要沉下去了那么难受。
——一定是因为饿了。
皮克不耐烦地给自己找理由。
“随便了,塞尔吉奥拉莫斯先生,那请问你现在可以吻我了吗?我很饿,我要吃饭。”
这完全不能算是一个【请求】,既做作又漫不经心。如果拉莫斯回一句“就这态度,吃你的猫粮去吧”皮克也不会意外。
他已经准备好要威胁发推【队长拉莫斯滥用私权排挤同位置竞争对手,主力中后卫午饭竟只有一条可怜的小鱼干】
但是没有。
拉莫斯又不是真要挟恩图报什么的,形式主义而已,他甚至多少有点觉得皮克这种态度才对,要是皮克也像伊涅斯塔那么正儿八经地请托,才是要把他给吓死。
【删除】那你没觉得自己没怼回去很不对吗,皮克也要给你吓死啦【删除】
“可以,我也饿了。”拉莫斯微点头,倾身一手撑着门,一手遮住那双眼睛,凑过去吻皮克。
后者预想的一连串反击和胁迫全无用武之地,茫茫然被蒙上了眼睛,竟是有点懵。他下意识试图回应,明明是狭小的空间内,舌尖却被避开了。
哦,也是时候承认了,拉莫斯不喜欢他回应、不喜欢他主动,从昨天到今天的矛盾冲突大半来源于此,其实早就注意到的。
皮克猜测拉莫斯要么是本身争强好胜总是必须在这种事上占据控制权,要么是对象讨厌已经足够勉为其难才一点也不愿让步——在他看起来更像是后者。
如此明显地被讨厌多多少少让人有点难过。
但不管如何,人家总归是硬着头皮帮你了,还能要求更多吗?
嘴硬归嘴硬,道理是懂的,皮克索性收回舌尖不再动作,放软身体,在手掌之下合上了双眼。
拉莫斯感到睫毛轻轻扫过掌心,被吻着的人老实到反常,只觉得心里也有如被羽毛刮过一般,说不出的没有着落。
他不由自主靠得更近,整个人都贴到皮克身上,吻得越发深入,勾起对方舌头纠缠吸允,然而无论如何挑衅都没有回应。
这不对。
他不喜欢这样。

但这是对的。
只能这样。

“够了。”皮克把人推开,抹了抹嘴。放任别人胡来的结果就是口水都吞咽不及给溢出来了。
“你……”到底是要怎样。
问不出口。

拉莫斯悻悻地收手退开,“吃饭。”
皮克不置可否,转身打开门,看到走廊尽头闪过穿着队服的身影。
“你们家的。”转头奚落了一句,和平常一样酸不拉几的语气,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倒是看不出有什么被偷听了见不得人的事的恼羞成怒。
“哈,下午收拾他们,”拉莫斯笑,“但是我家的我收拾,你只能看着。”稀松平常的回击,也好像方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了。

【另一边厢,伊斯科抓着被整个家长冷战的氛围吓懵的阿森西奥一路狂奔,用自己在球场上无往不利的高速变向转过墙角——顺利地一头撞到了莫拉塔怀里。
你以为这是个俗套的投怀送抱就错了,你以为这是个俗套的修罗场就也错了。
我们要说伊斯科同志是个非常有同袍爱的同志,摔倒了也不忘抓着自己小伙伴,所以阿森西奥不负众望地也摔了,而且毫无疑问扑在了伊斯科身上……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总之在作者的安排下亲在了莫拉塔嘴上。
emmm……
笑笑:我不就是没有男朋友么!我招谁惹谁了???

评论(24)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