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na一天爬三次墙🚲

墙头众多,坑多于梗,一个比一个冷
想催哪个可以到400粉那条下面提醒我(?)
谨慎关注,我是不会开小号的👼

【皮水皮互攻】你的队友/死敌变成猫了要亲亲抱抱才能艹 21

如果你觉得看到了修罗场,那肯定是错觉

这节包括了之前还没标题的时候的1 【不要说我混更,我是不会承认的

再次来安利一下我们的看足球赏肉体乱cp不催更大家一起爬树群660101637

点击链接加入群【夏天是爬树的季节】

3

“塞尔吉奥?”

皮克又问了一遍。仍然是无视房主看着小猫问的。

陷入静止的空气重新流动起来,爪子被玩具勾住悬在那边的小猫冲着还傻乎乎举着逗猫棒的房主喵喵大叫,后者如梦初醒,放下手让小猫落到地上。拉莫斯喵立刻一溜烟冲到人坐着的沙发靠背顶上,只从罗纳尔多挂着亮瞎人眼的钻石耳环的耳朵边上探出半个小脑袋,机警地盯着来自巴塞罗那的不速之客。

 

这怎么看都是只真猫吧,(就是丑了点),我想多了?

皮克自己也觉得有点异想天……

“你居然一眼就看出来了。”克里斯蒂亚诺随手丢开逗猫棒,浑然没有意识到自己打断了别人的心理活动,饶有兴味地发问,“所以你真的被诅咒变成一只猫了?这么小——”他右手虚握比划了一个大小,“而且是纯白的?”

“没你的手小。”皮克自动自发无视后半句怼了回去,随后才反应过来对方的话暗示了什么,转而用不可置信的目光盯罗纳尔多脑袋边上的小猫。

“塞尔吉奥???!”

加泰人今天第三次喊这个名字了。

小猫耳朵一抖脑袋一缩,彻底躲到油光水亮的发胶后面去。

这行为可一点也不拉莫斯。

但皮克皱紧了眉头感觉很不爽的原因当然不是这个。

小猫躲起来之前望过来的最后一眼,他可以确认无疑,那是塞尔吉奥·拉莫斯。

就只是——这里有罗纳尔多什么事?他凭什么逗他的猫,还一副主人样坐在那儿?

人家确实就是主人啊

 

“克里斯,怎么回事?塞尔吉奥怎么变成这样,为什么在你这?”

罗纳尔多挑眉,别以为他不知道问话的重点在最后一句。

“因为我有钱,——而且他喜欢我。”某人手一摊,笑得就跟穿了皮克裆的时候一样,可以说非常讨打了。

“……”

我们要说皮主席不愧是未来要做主席的人,还是非常沉得住气的,“到底怎么回事,他变成那样多久了?”

“我可说了,只是让你来见一面,你可以走了。”

皮克毫无被劝退的自觉,反而走近了,双手抱臂,就那么居高临下看着,“回来的第二天你就找过我,当时我在……反正关机了”,他盯着罗纳尔多脑袋另一边没藏好露出的一小截尾巴尖,盖棺定论,“这件事和我有关。”

克里斯蒂亚诺耸肩,“我就说你总要知道的,——你总得知道的。”后半句更像是说给别的什么人听,他在手机上按了几下,干脆利落地递给皮克,“自己看吧。”

 

一个画风让皮克非常眼熟的诅咒信。

 

【你这个叛徒!你居然爱上了皮克!不要妄图狡辩!我的魔法百分百有效!!!
现在怎么样?他回去之后有想起过你吗?哈哈哈!你这么喜欢他,你就代替他做猫吧!皇马不需要你这种叛徒!】

 

“……”

一个掌握神秘力量的疯子真是有够糟糕的。

皮克完全可以想象拉莫斯看到这样的控诉会多难过。

毕竟他喜欢上了死敌,还被自家狂热球迷骂作叛徒,还变成了一只即使自己作为巴萨人也不得不承认配色非常辣眼睛的猫。

这会能看到他的尾巴非常不耐烦地甩动着。

“恢复的条件有吗?”皮克问道。

小猫迅速从沙发背上跳下,落在罗纳尔多结实的大腿上,前爪去抓人上衣,看起来是阻止的意思。

克里斯蒂亚诺轻轻提起那个小爪子,“sese,我已经被你报废了不止一打T恤了,你不能一直这样下去。”显然这是一个一语双关,他一边给小猫顺毛,一边抬头说道,“你看下一张图。”

皮克皱眉,非常想说住手,那是我的猫。

但他忍住了。

他直接伸手了。

拉莫斯喵敏捷地跳开,拱起背炸着毛发出威胁的嘶声,看起来就差一口咬断皮克手指。

“你还是先看吧。”克里斯蒂亚诺其实觉得有点好笑,但他可不想自己也被划归入拉莫斯要咬断手指的对象。

 

如果说刚才一页触目惊心的是夸张的字体和感叹号,那么这一页触目惊心的就是内容了。

看得出诅咒者对于要附加复原方法来加强诅咒效果这件事不情不愿,上面字迹潦草地写着,皮克对拉莫斯进行亲密接触可以不同程度暂时恢复。

这听起来不是很难,但解除诅咒的条件就很扯淡了。

想解除诅咒?让皮克穿着皇马球衣操你,七次,不同姿势,当然还得他爱你!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不可能!”皮克的第一反应,他把手机丢回给罗纳尔多。

刚安定下来坐到一边的小猫耳朵一抖,抬头瞥了断然否决的人一眼,跳下沙发,迅速跑走了。

“哇哦,他倒是真的很了解你。”克里斯蒂亚诺感叹了一句,他还记得拉莫斯在手机上打下“不可能的,告诉他也没用”时,脸上的表情——如果一只猫真的也可以作出复杂到让人无法描述的表情的话。

“你自己要看的,本就没人指望你,”克里斯蒂亚诺站起来,“但刚才那算什么?杰拉德你过分了,你确实知道刚才sese听着的吧?”

“什么?”皮克显得有点懵,“我是针对穿皇马球衣的部分,那太荒谬了!”

克里斯蒂亚诺仔细打量皮克,确定对方是真的义愤填膺,而不是找些漂亮借口,“哦?那你对后面的部分没有意见?”这会他又有兴致没良心地八卦了。

皮克翻了个白眼,“和你说有什么用,我得和他‘亲自’谈谈——人的那个,而不是猫。你觉得他为什么不让我摸他?”
克里斯蒂亚诺耸肩,“也许因为他已经连续做了一个星期的猫。而猫不喜欢被摸?”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对于皮克这么久才找过来的嘲讽。
而被嘲讽的人即使有一万个理由说明他的做法是合情合理的,仍然感到了无法辩驳的负罪感。


评论(15)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