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na一天爬三次墙🚲

墙头众多,坑多于梗,一个比一个冷
想催哪个可以到400粉那条下面提醒我(?)
谨慎关注,我是不会开小号的👼

【皮水皮互攻】你的队友/死敌变成猫了要亲亲抱抱才能艹 22

24、25固定加班,累到昏过去

这节差不多是把之前没标题时候的2、3修了一下,之后几节应该也是,见谅

4

【摸到拉莫斯】这件事比皮克想象得还难。

显然那个刺眼的庞大猫爬架也不是一无是处,拉莫斯喵在这一周里充分锻炼了对小猫身体的适应性,可以动作轻巧地在罗纳尔多的大房子里上蹿下跳。皮克的长手长脚反而没用,尤其当小猫从站在那儿看戏的罗纳尔多脚边一溜而过,而皮克不得不减速绕开差点把自己晃倒的时候。

“克里斯蒂亚诺,就,能不能,帮帮忙?”某人焦头烂额,对站着碍事的人很没好气。

“哦……”被叫的人如恍然大悟一般后退几步靠到墙上,笑出整整齐齐一口大白牙,“现在你不用担心撞到我了。”

“毫无帮助,谢谢。”皮克咬牙切齿。

 

不过他最终还是把小猫逼进了厨房,自己守住唯一的入口,迅速地关了门逼近过去。

无处可逃的拉莫斯喵站在烤箱顶上,竖直尾巴与他对峙。

不知道诅咒者到底是怎样的恶趣味,拉莫斯喵和先前的皮克喵一样,体型异常娇小,与本人的身形完全不符,当他浑身的毛倒立、脊背拱起、对着靠近过来的男人发出威胁的嘶嘶声——配上幼小的体型和稚嫩的声音后就一点威胁性也没有了。

“好了,塞尔吉奥,成熟一点,过来,你是做猫上瘾了么。”想到这张牙舞爪却只能让人觉得极其可爱的小动物皮囊里是一个张牙舞爪的拉莫斯,皮克其实是觉得非常有意思的,他努力忍住了没有笑。

小猫不为所动,仍然是防备的姿态。

“我知道,我该早些联系你的,这件事我们需要好好谈谈,【包括你做的那些】,你要我对着这个形态的你说那些事吗?”

小猫尾巴尖卷了卷,后退半步,有不明显的动摇。皮克抓住时机,一把把小猫抱住了。

然而预期中的大变活人并没有发生。

 

“克里斯,怎么回事?”皮克抱着不放弃挣扎的小猫走回客厅。

“你也有被捉弄的一天”,克里斯蒂亚诺不着痕迹地看了小猫一眼,挑眉一笑,“又不是说你自己碰到过一次就诅咒满天飞了。你上当了,那只是一只猫而已。”

这世界上哪有长得这么猎奇的猫

皮克皱紧了眉头,毫不犹豫,“别开玩笑了,这就是拉莫斯,我怎么可能认不出。——你们皇马是有什么毛病,队长变不回来也不着急么?”
“哇哦……被杰拉德·皮克指责对皇马队长不上心,我可真冤。”克里斯蒂亚诺摊手,“是你没仔细看,那信里面写的是要亲密接触,如果你坚持那是他的话……该怎么做不用我教你吧?”这人就差在脸上写上“坐等好戏”四个大字了。

“喵喵喵喵喵!”

皮克怀里方才在两人对话时候挣扎累了消停下来的小猫在罗纳尔多话音未落的时候再次剧烈挣扎起来,还伴着针对后者的喵喵叫声,看那样子不难猜测是一串国骂。不过小猫的叫声听起来可真是太绵软了,被骂的人毫不动气,反而回以安抚的眼神,暗示性地说,“你不试试看怎么知道呢?”

皮克没有注意这些,他非常信任自己的判断,对于罗纳尔多的恶作剧说法完全不予采信,所以他果断地捏着后颈把还想喵喵喵的小猫提到自己面前,一口亲了上去。

小猫整个都僵硬了。

哇哦,克里斯蒂亚诺吹了个口哨。

这情景十足诡异。

——一个一米九多的大个子把不及他巴掌大的小猫提在面前亲它。

更不用说小猫看起来…………好吧,让我们跳过这个话题吧。

但这总还是诡异不过下一瞬间小猫消失,皮克怀里立刻出现了一个浑身光裸只看得到身上覆满了纹身的男人。

“操,你是变态吗?亲一只……唔唔……”

皮克没让仍被自己捏着后颈的男人把话说完,手上一用力,再次把面前的唇与自己的贴到了一起。

这次对面可不是毛茸茸的小猫了,他可以尽情把自己的舌顶进对方来不及闭合的双唇间,扫荡湿润口腔里的每一处,与对方无处可逃的软舌纠缠,仿佛这是属于自己的领地。

而被吻的人不知为何并没有像他之前表现得那么抗拒。

 

不是的。

不是他不想。

而是他做不到。

 

罗纳尔多上了一趟楼回来,发现两人仍旧站在那里,呼吸都不是很顺畅了,显然吻了很久,一直没有中断。

眼见皮克的大手揉捏在拉莫斯光裸挺翘的屁股上还不满足,有往臀缝间摸索过去的趋势,克里斯仔细端详了背对着自己的队长,手虚搭在皮克肩上、后颈仍旧被紧搂着、下身被压着屁股贴在一起、整个人几乎是被强行按在皮克身上、隐约颤抖发软的样子,终于决定打断这一幕。

他非常刻意地清了清嗓子,“咳,久别重逢哈,还没结束吗?”

“你为什么还在这里。”皮克终于松口,偏过头从拉莫斯脑袋边上不满地瞪罗纳尔多。

后者不客气地翻了个白眼,“拜托这是我家好吗?”

拉莫斯屁股仍被抓着,只能别扭地从和皮克不同的另一侧转回头看人,平复了下呼吸,张口抱怨,“你就不该……”他显然还对罗纳尔多先前的“出卖”非常不满,但后者眼带笑意上下扫视了一遍的目光让他意识到自己处于怎样一个状况,到底是感到了一丝窘迫没法再维持严厉指控的立场。

克里斯蒂亚诺没有让他尴尬太久,很快换上了严肃的脸色,眼神示意了一下皮克,意有所指地问,“怎么样?”

拉莫斯眼神暗了暗,隐晦地摇头。

问话的人皱眉,古怪地看了眼皮克,事情和他看到的似乎并不一样,但他当然是站在拉莫斯这边的。不再多话,他挤进两人之间,把先前上楼取的衣服交到拉莫斯手里。

“穿上,别着凉了。”

这话是说给皮克听的。

被隔开的加泰人皱眉,显然罗纳尔多和拉莫斯之间有什么他不知道的事,还可能和他有关,这让他感到颇为不爽。

这种不爽更甚于怀里温热的身体被带走导致的不快,但皮克却终是没说什么。

他很快被另一件事转移了注意力,“你为什么会有拉莫斯尺码的内裤?”

“事实上……克里斯有所有尺码的内裤。——你知道他是卖内裤的。”

拉莫斯一边调整那一圈CR7logo松紧带在腰上的位置,一边不怎么走心地吐槽。

哦,毫不意外。

但他为什么会知道/记得你的尺码。

皮克冷静地把话咽了下去,他可不想让自己显得太酸。

尽管拉莫斯的腰上一圈CR7真的是扎眼极了。

他决定回头就把这事分享给里奥,当然是“克里斯蒂亚诺家里有更衣室所有人内裤”的版本。

 

“你可以走了。”穿完衣服之后,拉莫斯终于今天第一次正眼看皮克,说的却是这个。

“喂,这是对刚帮你变回人的人该有的态度吗?”皮克亲昵地调侃,他猜想拉莫斯还在生自己先前断然拒绝或者未经允许吻他的气,但他之前在国家队时候的态度可要差多了,这连礼尚往来都算不上。

更何况,既然自己的诅咒被解除了,拉莫斯喜欢自己是板上钉钉的事,那么有什么问题是一个吻解决不了的呢?

一个不够就两个。

然而拉莫斯的回应越发冷淡,他压根没有看皮克。

“没有人求你做这个。”
这甚至不是一个嘲讽句。
波澜不惊。
不是那个和他互看不顺眼,因为一点小事就剑拔弩张起来的塞尔吉奥·拉莫斯。
他们之间有站在球场两侧只想着打败对方的时刻,也有站在球场同一侧交托信赖互相扶持的时刻。
那些时刻杰拉德·皮克都毫无疑问在塞尔吉奥·拉莫斯的眼里。
但现在他不在。
皮克发现,拉莫斯的这种态度竟比以往任何时候更让他焦躁不安。
焦躁到他无暇注意到拉莫斯攥紧了拳头,并不是真如表现的那般置身事外。
“我以为你……”皮克抓了抓头发,不再是先前游刃有余的态度,几乎是请求道,“克里斯,你可以先离开一下吗?”
“该走的是你。”另一个不是屋主的人抢先一步针锋相对。
“……”
克里斯蒂亚诺在提出相反要求的两人之间来回看了一眼,显然两人都很坚持。
“OK,OK”,他举手投降,“我上去,你们聊,杰拉德,你不许动手,不然我就下来把你丢出去,成交?”
“成交。”

皮克觉得这要求颇为怪异,难道拉莫斯真不乐意的话自己还能干什么?但他还是抢在拉莫斯作出更多阻挠前应承了下来。
“至少听听他是怎么说的。”克里斯拍了拍拉莫斯肩膀,也算是帮着自己的老队友劝导了一下不满地瞪着自己的现任队友。
两人沉默地看着克里斯蒂亚诺上楼。

当然后者完全不以为意,人家早就习惯各种盯着自己(的屁股)的目光了。

 

“看来我是不得不听了,有什么话,说吧。”待克里斯上楼之后,拉莫斯率先开口。

“我以为……”

皮克长长地斟酌了一番用词,按照他中的诅咒解除了的事实来推断,毫无疑问唯一结论是拉莫斯爱他,但考虑到拉莫斯随着沉默越发难看的脸色,他还是选择了更中性的说法。

“你喜欢我。”

TBC


评论(7)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