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na一天爬三次墙🚲

墙头众多,坑多于梗,一个比一个冷
想催哪个可以到400粉那条下面提醒我(?)
谨慎关注,我是不会开小号的👼

【皮水皮互攻】你的队友/死敌变成猫了要亲亲抱抱才能艹 23

=之前的4、5,仍然是修文,见谅

5

两人隔着桌子面对面坐着,气氛僵硬。

“哈”,拉莫斯冷笑,“这是哪门子的笑话。”

“我回去七天了,没有变成猫,再怎么亲密的身体接触也不可能保持这么长的效果。而且你当时……”皮克耸肩,“好像也不是很乐意,那应该是没用的,所以只可能……”

不乐意的人能把人干到昏过去,说这话他都觉得愧对自己痛了几天的屁股,这么给拉莫斯面子,真是天大的委屈了。

可惜对方并不领情。

“亏你还记得是你自己找上来的。”拉莫斯打断了皮克,面上很难看出是生气还是心虚,“是什么给了你自信,觉得我会——喜?欢?你??”说这话的时候他皱紧了眉头一脸嫌弃,仿佛把这几个字连在一起是有多么荒谬到无药可救。

“塞尔吉奥·拉莫斯!”皮克差一点就要拍桌子了,见过吃了不认还这么理直气壮的人吗?眼前这就是了。但他眼珠子转了一圈还是坐回去,“不管你怎么说,我能感觉到那个诅咒已经消失了。你知道解除的条件是什么。”

“说不定是它自己失效了。”

“本来是有怀疑,但是过来看到你现在这样——”皮克摊手,脸上分明写着“还需要我说下去吗?”

“只是那个不知道躲在哪里的混蛋不愿承认他的诅咒失效了而已。”拉莫斯瞟了皮克一眼,低头研究自己手上的纹身,仿佛他很久没见过它们了(事实也是如此)。

“好吧,你一定要坚持这个说法的话。”

皮克仍旧是那张写着“我们都知道谁才是那个不承认的人”的脸,并且露出“我知道你在嘴硬但我放过你了”的微笑。

事实上他完全有立场表达地更直白尖刻一些。

可他仍旧试图让自己不要看起来太嘲讽——挑衅一个看起来异常强硬又奇妙地透着脆弱的拉莫斯确实不是他此时此刻想做的,尤其拉莫斯的样子和否认的态度都让他感到不怎么舒服——但两人之间的相处模式几乎已经成为一种本能,皮克不确定自己的收敛有没有成功。

有还是有的。

但等于是没有。

在拉莫斯看来这恐怕只是一种更高姿态的嘲讽罢了。

“所以你可以走了。”

——我的事与你无关。

大概是这样的意思。

皮克很不喜欢这个念头。

他猛地凑上前抓住拉莫斯在那摆弄的手,使得后者惊讶地抬头看他。

“你不承认你喜欢……”他在拉莫斯的目光变得尖锐前截下话头,“好,先不说这个,反正我的诅咒解除了,你总归是帮了忙的,我现在也可以帮你,至少你不用一直做猫,不好吗?说不定就像你说的,过一阵就‘失效’了。”

失效一说是双方都知道的睁眼说瞎话,然而皮克此时盯着拉莫斯的目光完全不是讥笑嘲讽,而是真心实意。

真心实意地请求一个需要帮助的人允许自己为他提供帮助。

这不合理。

完全不合理。

拉莫斯自忖之前自己对皮克做的完全称不上“帮了忙”的水平。

说恶劣都不为过。

这真的不是一个讽刺?

然而当那双漂亮的蓝眼睛这样专注地看着你时,除了溺死在里面,相信他,你还能做什么?

这是犯规。

拉莫斯几乎要被打动。

他下意识往回抽自己的手。

却没有能抽动。

皮克不明所以,看一眼掌中轻微挣动了一下却没有离开的双手,猜想这不是一个拒绝,索性抓得更紧了,期望身体的接触能代替语言解释一切。

但他再抬眼时,只见到拉莫斯的脸色一瞬间难看了下来,目光也移开了,等到转回来,那双眼中只剩坚定的拒绝。

“皮克,不要搞错,为了国家队那是没办法,至于你,谁在乎?我的事不会求你帮忙,也不需要。”

塞尔吉奥·拉莫斯是这么难搞的人吗??

皮克简直要抓狂了。不承认,没问题,那个可以先放着,这边都没追究吃了就跑的事呢,要帮他怎么也这么难?之前两个人不是早就该亲亲该抱抱,连床也上过了?这会到底是在拒绝什么?

皮克不得不承认这整个说不通的情况都让他很难受。

“总之我也不想欠你的情,你得让我还了!”他最终决定放弃那套不成功的说辞,隔着桌子揪着拉莫斯衣领把人扯着豁然站起来,蛮不讲理地提出要求。

“那拜托你帮个忙,出门回巴萨,咱们就两清了,谢谢。”拉莫斯露齿而笑,却是森冷极了。

“……你到底什么毛病?!我是想帮你!老实承认你爱上我了就这么难吗?那一个人脑子有坑,难道皇马还能为了这个把你赶走?”皮克觉得这是唯一的解释了,拉莫斯被极端球迷的思路带跑偏了,急着与自己这个巴萨人划清界限。

开玩笑,他们的孽缘是多少年的事了,事到如今,说清就清?国家队不见面了?德比不打了?

还是说他们是罗密欧与朱丽叶了?谈个恋爱还能被自家球迷捅死不成?

要捅死前面也有里奥和克里斯顶着好么。

皮克简直要被拉莫斯不冷不热的态度气炸,冰蓝的眸子狠狠瞪着被自己拽到面前的人。

“呵,说到底还是这个,大老远跑过来就为了说这个吧,不存在的事,我为什么要承认?好给你看笑话么?杰拉德·皮克,不要太自以为是了!”拉莫斯不甘示弱地回瞪,拳头在身体两侧握得死紧。

屋里瞬间安静,只有两人激动下的呼吸声。

皮克没什么好说的了,或者他什么也想不到了。

这完全不是合适的时机,但也许这就是最初使他爱上拉莫斯的原因——当那双棕色的双瞳如燃烧着火焰一般看着他,仿佛他的世界只有他。

 

反之亦然。

 

皮克顺应本能,消弭了两人之间最后的那一点距离。

这一次,唇与唇相贴的时候,拉莫斯没有反抗。

 

下一瞬,皮克手中一空,只余空荡荡的衣服,一只小猫从中脱出,轻巧地落地,转身便跑。

 

 

有什么问题是一个吻解决不了的?

——当然是吻不到。

 

“操,又跑,你给我停下!”皮克气急败坏。

小猫非常应景地立刻在地板上滑了一跤,回头恨恨地(不要问皮克是怎么从小猫水汪汪的眼睛里看出来的)瞪了一眼又马上爬起来往楼上窜。

 

这种时候个子大真心没用。

等皮克跑上楼梯的时候就看到罗纳尔多抱着小猫顺着毛从屋里走出来,嘴上还安抚着,“好好好我去把人丢出去,都是皮克的错,嘶,别抓,是是是我也有错,你已经抓烂我的CR7毯子了。”

 

皮克看着可碍眼了。

你知道你这是摸在拉莫斯的裸体上么!还摸!还摸!

 

显然他的怨气被罗纳尔多接收到了。

“看来你们没有谈成。”克里斯蒂亚诺抬头,半是幸灾乐祸半是疑惑地开口。

——从他所知的信息来看,这个发展实在是说不通。

但反正皮克这个焦头烂额头顶酸气的样子很好笑就是了。

 

“把他给我。”

“凭什么。”

“他是我的!”

“喵喵喵喵喵喵!(谁他妈是你的!)”

克里斯蒂亚诺耸肩,“你看,你们已经谈过了,sese宁愿做猫也不想跟你走,可不是我不让。”

 

扎心了,克里斯。 

 

拉莫斯喵配合地爬上队友肩膀,头朝着后面,只留个背面甩着尾巴对着皮克。

皮克一下子弱了气势。

“操”,他低声咒骂一句,拳头砸在走廊的墙壁上。

“等着吧,你们会主动来找我的。”丢下一句看似无谓的狠话,他转身下了楼。

 

 

待楼下传来巨大的一声摔门声,拉莫斯才从克里斯肩上跳下来。

“他要是把我的门砸坏了,你可得负责出维修费。”克里斯蒂亚诺试图开个玩笑。但拉莫斯显然没有什么好心情,他甩了甩尾巴走开,如一只真正的猫一般,对(没用了的)人爱答不理。

 

克里斯没有生气,他知道自己的队长在经受些什么,他帮不了他,只能尽己所能保护他,就和拉莫斯在球场上作为队长保护他们每一个人时一样。

 

 

拉莫斯当然不是在闹别扭,他对皮克的拒绝是有理由的。

给皮克看的那封诅咒信是寄到俱乐部的,(看人家诅咒者多贴心,生怕小猫被困在自己家里无力自救),多亏了这信,才避免了拉莫斯被饿死在自家浴缸的可怕后果。

但那不是全部。

还有一条短信,是直接发到拉莫斯手机的,知道这件事的只有他自己和克里斯。

 

【一个温馨小提示:和皮克的亲密接触虽然可以帮你暂时恢复成人,但只要他不喜欢你,你们的身体接触越多,他对你的控制力就越强,(相信你会体验到这是什么效果的,笑),到时候如果你还有最起码的作为皇马人的责任感,你就该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所以是的,他现在知道那是什么效果了。

当皮克把他整个人光裸地按在怀里肆意亲吻,而他只能被动承受的时候;

当皮克甚至没有用力去抓住他的双手,而他却无法挣脱的时候;

当皮克一点一点倾过头来想要吻他,而他只能一动不动地看着,在脑中祈求千万遍“让我变回猫吧”的时候;

当皮克说“停下”,而他脚下打滑差点作为一只猫摔得四仰八叉毫无平衡感的时候。

 

塞尔吉奥·拉莫斯,从没有经历过如此无能为力的时刻。 

 

而所有这些都指向了一个事实

 

——当皮克睁着那双透彻真挚的眸子看着他说“我知道你喜欢我”、“我要帮你”,引得他动摇不已的时候,那真的无关感情,只是作为一个被仰慕者、一个(姑且算是)被帮助过的人,所施与的回报。

 

 他不喜欢他。

 

塞尔吉奥·拉莫斯从没有经历过如此难堪的时刻。

尽管皮克对此一无所知。 

 

拉莫斯确信皮克的关切发自真心不是奚落取乐,确信皮克即使知道这件事也不会加以利用。

但这一切只会使他更加难堪而已。 

 

他们是队友、是死敌、是单箭头的两端。

他们不需要更复杂的关系了。


评论(11)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