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na一天爬三次墙🚲

没有一场相遇不是在劫难逃,没有什么分离不是命中注定

【皮水皮互攻】你的队友/死敌变成猫了要亲亲抱抱才能艹 25

这更混完,没存稿了,想写写皮主席撸猫,但是又想快点走剧情_(:3 」∠ )_

【群里谁说要我写水喵蹲马桶被皮主席吓得掉进去来着,我是干这种丧心病狂的事的人么???【为了保住你的粉籍,就不点名了XD

7

第二天一早,皮克非常意外地在所住的酒店房间门口迎接到了一个乔装打扮的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和被他小心翼翼从帽兜里掏出来的拉莫斯喵。

“我以为你们会磨蹭到晚上才来。”高大的加泰人挑眉,与其说是意外倒不如说是惊喜?

克里斯蒂亚诺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多亏你们的福,我现在得赶去南美。”

“唔哦……”虽然南美是个很大的范围,但皮克当然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小猫发出不满的呼噜声,用根本没什么危险性的牙咬克里斯的手指。

“sese,这当然有你的错!”克里斯捏着后颈把小猫提到和自己视线一个高度,回以同样不满的目光。

小猫张牙舞爪喵喵乱叫,隐约有那么点对于悬在高空的恐慌。

 

你知道作为人站着和作为猫悬在自己身高十几倍的“高空”而内心仍然是一个人的时候完全不是一种感觉吗。

 

皮克知道。

 

“不要这样弄他!”他说着话的同时已经双手合拢把小猫从克里斯手里抢过抱到自己怀里。

 

克里斯蒂亚诺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手中一空,呜哇那是什么表情,心疼吗?

老实说放在皮克身上太违和了。

他可从没有见过皮克这种小心翼翼的样子,拉莫斯真该好好看看皮克现在是用怎样的表情看着他的。

克里斯蒂亚诺在心里摇头,拉莫斯坚持皮克的行为可以用他们之间隐藏在以往的针锋相对之下虽然不愿承认但确实一直存在的某种默契友谊解释,但他还是觉得听信一个诅咒者的宣言从而判断别人是不是喜欢你那实在太蠢了。

 

“退一万步说,条件是什么早就不重要了,事情已经严重到他说什么我就得做什么!”拉莫斯如此反驳。

但我更关心的不是你的行为管理而是你的心理健康!

你敢说你不是在为了他不喜欢你这件事而难过?

这是昨晚一人一猫对话时克里斯憋了半天最终还是没能说出口的。

那太残忍了。

所以最终他只是说,“你该相信你自己看到听到感受到的,不要太在意那个诅咒了,肯定会有办法的。”  

 

拉莫斯对于被皮克抱在怀里这件事一开始是拒绝的。

但皮克的手恰到好处地摸在他脊背靠后所有猫咪最(/唯一)喜欢被摸的地方。

就算他并不真的是一只猫也无法幸免,拉莫斯喵很快停止挣扎放松了下来,甚至还发出轻微的呼噜声,不是他意志不坚定——毕竟那真!的!很!舒!服!

 

“看来你知道怎么照顾一只……猫。”克里斯蒂亚诺看着老实得不像话的自家队长(/日常折腾人的猫主子)迟疑地作出评价。

“我有一个晚上用来学习,你知道我对想做好的事情并不缺乏行动力和策略。”皮克意有所指。

“好吧,反正你赢了你说什么都对”,克里斯无谓地耸肩,“但我想你要做的可不只是讨好一只。”

皮克立刻被戳中痛处垮下了脸,“所以他还是不愿意相信我?就觉得我是仗着他【】我,来看他笑话的?”

皮克偷瞄了似乎没在注意两人对话的小猫一眼,对那个可能戳人神经的关键字含糊其辞。事到如今他也想不出还能如何解释拉莫斯的反应了,这似乎是唯一的理由。

不得不说,被看成一个利用别人对自己的感情来取乐的人这件事让他很受伤。

尤其当这个人是拉莫斯的时候。

更不用说拉莫斯之前恐怕还把他看成是一个为了变回人不管对象是谁都能躺平求操的人。

哦……操。

这倒是一脉相承了,自己在拉莫斯心里到底是怎么个形象?

皮克给小猫顺毛的手僵了一瞬间。

见鬼的,哪有人会这样看自己喜欢的人的?

克里斯蒂亚诺摇头,“那只是气话,他没有那样看你。”

小猫没有跳起反驳,皮克半信半疑,“那他为什么生气?我现在可以亲他?”他是很想亲自问问拉莫斯到底对他有什么误解了。

“不行!”克里斯蒂亚诺赶忙阻止,对着皮克狐疑的目光把两人商量过的说辞倒出来,“他这个诅咒和你不太一样,临时性变回人不是很好,就像……小美人鱼那种你懂吧?反正是有代价的,所以昨天你闹那么一出突然给变回人之后他没法冷静下来好好和你谈。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如果不相信你的话也不会就这么送过来了。”

克里斯解释得含含糊糊,很多地方经不起推敲,皮克却是皱眉,把那些细枝末节甚至自己的问题都丢到了脑后,只一脸凝重地问,“什么代价?严重吗?”

“不严重,但不能说。这不是针对你,俱乐部的人也都不知道。”这倒不是骗人的,克里斯蒂亚诺说得底气十足。

皮克还想追问,又被先一步抢过话头,“我还得赶飞机,剩下的你有一天时间可以慢慢问拉莫斯,就只有一个忠告,不要对他用命令句,想做什么之前都先和他商量,尤其是你们的亲密接触什么的,好吗?——这是他的行李,可能要用的东西都在里面了,你自己看吧。”

皇马七号丢下一串可疑的话走得风风火火,留下皮克只来得及在人把门关上后愣愣地吐出一个“哦”,和怀里因顺毛的动作停止了而抬起头来的小猫面面相觑。

被嫌弃了啊。

被嫌弃了呢。

 

 

“小美人鱼?”

皮克抱着拉莫斯坐回沙发之后,用双手捧起小猫放在与自己视线相平的位置问话,他问得严肃正经,倒是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如果猫能翻白眼的话,拉莫斯肯定已经翻了。

他在心里对自家头牌愚蠢的比喻以及皮克指望与一只猫进行眼神交流的智商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我的俱乐部队友和国家队队友都是傻帽怎么办

拉莫斯试着把头探到皮克手掌边做了一番心理建设,但最终还是没有直接跳下去,而是选择了转身顺着皮克的手臂往下走。

(你说这傻大个长这么高还把手举这么高干什么?这不是为难人么!)

幸好皮克还不是蠢到无可救药,在拉莫斯的小爪子挠他口袋的时候及时反应过来,掏出手机、解锁屏幕,以一个适合小猫使用、自己也能看清的角度用手扶着斜竖在自己大腿上。

拉莫斯满意地戳开记事本打起字来,浑然不觉自己根本没有必要非得坐在皮克的大腿上做这件事。

诶,对哦?

 

“克里斯的知识范围,打的比方有问题,没那么严重。”看起来拉莫斯是get到皮克在问什么了。

然而皮克却不怎么信服,结合拉莫斯昨天对他避如蛇蝎/宁死不屈、如今回想起来确有几分刻意疏远意思的态度,他深刻怀疑罗纳尔多给出的是某种货真价实的隐喻。

“真的没有什么走路如踩刀尖的设定?”皮克小心翼翼地发问,要是果真如此——他感到胃里一阵紧缩——那他都很难原谅自己。

“……你还真和克里斯是一个水平的脑子。”拉莫斯可以说是很无奈了。

皮克把这理解为含糊其辞,“你知道我们还是可以想办法找个什么理由来解释晚上你不出现的。”

“没必要,真没有那种蠢设定——趁此机会在队里把这件事结了也好。”

“好吧”,皮克松了口气勉强接受,“那么也没有什么一直不捅死心爱之人变回来会变成泡沫消失的设定?”

mdzz克里斯。

拉莫斯在心里又把造成这一串蠢问题的自家头牌狠狠吐槽了一遍。

但真要说的话,如果他一直坚持宁愿做猫也不愿借助皮克暂时性地变回人,又一直找不到解除诅咒的方法,那作为人的塞尔吉奥·拉莫斯和消失了又有什么区别呢?

这是他一直回避思考的。

 

“也!没!!有!!!!!!!!!”小猫爪子狠狠拍了一长串感叹号表达自己的不满。

“那就好——我只是顺口问问,毕竟你这样也没法拿刀捅我,对吧?我的小美人鱼?”皮克看来是非常中意这个梗了,止不住的调侃。

他在心里回味了一下,很满意“我的”的表述。

这里面还有一个陷阱,关于捅死的对象应该是心爱之人。而某人似乎没注意到。

“呵呵,如果弄死你能解决这破事,我才不会犹豫。”小猫转过来示威性地展示了下【锋利】的爪尖,但事实上对面的人只看到小小的粉嫩的肉垫是多么可爱。

“那我就是你真爱了,心甘情愿,死而无憾。”皮克用夸张而热烈的语调,仿如告白一般回应。

“……”

拉莫斯几乎是一卡一顿,动作僵硬着收回爪子,愣愣地维持着仰头看着皮克的动作。

空气突然静默。

皮克方才根本没有过脑子,只是顺着本能接的话,这下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立刻闭了嘴紧张地看着拉莫斯。

他还记得拉莫斯昨天是如何像被点炸了一般极力否认这件事。

他没有想到真正使拉莫斯沉默的是后半句。

 

心甘情愿,死而无憾。

真是说得出口。

拉莫斯还记得皮克早些时候那句脱口而出嫌弃至极的“这不可能!”

彻底断绝了他被克里斯说服,把解除诅咒的条件给皮克看时,心底不愿承认的期望。

之后的每一次受制于人,只是对居然曾经/仍然抱有期望的自己的无情嘲弄而已。

 

拉莫斯从来不觉得自己是克里斯那样口是心非又少女心泛滥的家伙(——说真的谁会头上戴花还非要说自己很帅?)

从意识到到承认喜欢皮克只用了不到喝一杯的时间。

从察觉皮克是为了恢复人形公事公办送上门求艹,到决定反正不吃白不吃,只用了等一个不应期海绵体再次充血的时间。

单方面判断皮克对自己没有敌人和朋友以上的感情。

单方面拒绝皮克的接触。

单方面决定喜欢皮克是自己一个人的事,他们之间仍然可以维持过去的关系,而这对他不会有任何影响。

他以为自己承认了、打包装起来了,事情就结束了。

他显然是错的。

 

刀已经插在心口上了。

你可以用理智骗自己那不存在。

现实仍然可以搅动着刀柄用疼痛逼迫你想起来。

而这是如此动人的疼痛。

皮克从始至终说的都只有“我可以帮你”而已,他们都默契地知道他的界限在哪里。

但当他说“心甘情愿,死而无憾”的时候,又好像他真的可以做到一样。

拉莫斯差点就要信了。

然后他眼看着皮克的表情从深沉而热烈变为局促又紧张。

看来这真是太为难人了,有谁见过这个没心没肺的混蛋露出这种表情的?

他们之间永远不该有谁对不起谁谁要体谅谁。

拉莫斯喵低下头转回身,用惯常的嫌弃口气打出,“谁稀罕了,没人要你做到那个地步。”

只是很不走运的,这边需要的终究是比你能给的多了点。

 

克里斯说,“sese你要自己去听去看去感受,相信自己的判断。”

这是这个三岁好友为数不多的让拉莫斯意识到:哦,原来他真的比我年长的时候。

 

现在,拉莫斯想他已经努力过了。

他相信自己的判断。

这一点也不好受。


评论(10)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