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na一天爬三次墙🚲

墙头众多,坑多于梗,一个比一个冷
想催哪个可以到400粉那条下面提醒我(?)
谨慎关注,我是不会开小号的👼

【皮水皮互攻】你的队友/死敌变成猫了要亲亲抱抱才能艹 28

大概老奇怪的了

我要强行解释一波,恋爱中的人脑子有坑,尤其这俩人原本脑子就容易短路【住口

10

不知道皮克是怎么做到的,居然包了皇马球员聚餐常用的那家餐厅。

说好的彻头彻尾的马德里主义者呢老板?不是应该在发现订座的人是皮克的第一时间就拒绝他吗?拉莫斯扫一眼自家嬉皮笑脸队长长队长短来打招呼的兔崽子,估计大概他们中出了好几个叛徒。

但看看其他家的和自家的凑在一起讨教哪些菜好吃哪些有坑,全队一派其乐融融安定祥和的气氛,那只好不管中出啊不叛徒的这些人是谁,都选择原谅他。

 

说是这么说,事实上拉莫斯根本没功夫去追究这些细枝末节的小问题。

他和皮克是分开到的(某人倒是想反对来着,没好意思提),皮克作为召集人当然是先去了,拉莫斯也没闲着。他人间蒸发了一个星期,赶紧趁这个空档给家里和经纪人什么的都联系下,再弄张自拍发发,省得自己看起来跟失踪人口似的。

乱七八糟不少事,待到他折腾完再来,人都到得差不多了,小的几个见了他打完招呼都在那挤眉弄眼窃窃私语,拉莫斯虽然对此感到头痛,总归也是早就料到众人对皮克诅咒解除的事情肯定会想到他头上来的,强令自己视若无睹。但桌子另一头就过分了,资历老些的坐了一溜,独独空出皮克旁边一个座位。

卧槽你们不是向来巴萨帮情浓于水的么,怎么就把皮克丢边上来了。

拉莫斯隐晦地瞪皮克,后者无辜地摊手耸肩。

他只好装作自然地坐下。

下面议论声更盛。

拉莫斯皱眉,所以现在是怎样,他说“我不爱皮克”还会有人相信吗?

还是干脆说“谢谢大家我们打完炮分手了”比较省事?

这个时候,拉莫斯的手机震了一下,自家小弟阿森西奥发来消息,“队长你们和好了?”

我们得感叹一句,这孩子不愧是有首秀buff的天选之子,也不知道怎么长的,细致敏锐又心大得吓人。

拉莫斯想说没好过哪来的和好,莫名心虚,只打了后半句,“哪来的和好。”

“你们都穿情侣衫来了……”

???

不等拉莫斯反应过来,无辜的小孩再补一刀,“还是说你们之前那样都不算吵架的?”

???

“总之没事就好。队长你和皮克都一个星期没消息,大家很担心。”

我看你们八卦得很开心嘛,担心在哪里?

但这也不重要了,拉莫斯没回话,熄了屏幕倏地转回头来看皮克——的衣服。

早些时候,皮克终于拿来衣服,他赶紧一把抢过、囫囵穿上,连挑剔一下款式颜色的情绪都欠奉,自是更没有心思去在意皮克穿了什么。这会仔细看了才发现,虽然不明显,但两件衣服确实是同款的。

要说这不是故意,傻子也不会信吧。

 

这人到底什么意思?

 

拉莫斯原本是十分确定皮克不会无聊到真拿“你喜欢我?哈哈但是我不喜欢你”这种事来奚落人的,之前种种,虽然自己很怄,归根究底对方不是有意的。

但这下却不确定了,加深队友对他们关系的误解有什么意义?皮克是要让所有人都觉得是他爱上他,最后再宣告自己十动然拒,来报复吗?

这样想来倒也好像公平得很。

拉莫斯估摸着,如果没有被变猫的糟心事,这种程度的报复还是在自己接受范围内的。

然而假设不成立,这就有点/很扎心了。

 

好处是,有了这么个心理准备,到皮克祝酒的时候,在那边说自己的诅咒解除了,请这顿饭,是要感谢各位队友的帮助,最重要的是感谢拉莫斯云云,等于直接宣布“拉莫斯给了我一个真爱之吻”,所有人用“哦~↑↓”的眼神看过来,拉莫斯也可以做到眼皮都不跳一下地泰然处之。

就有好事的人非要多嘴问一句,拉莫斯怎么跟你说的,你就信了?

我们要体谅八卦之心人皆有之,此话一出,整个饭桌都屏气凝神盯着主角等一个答案。

皮克晃晃杯子,笑得暧昧,“我们当然是靠行动的,我也很想听听拉莫斯的真心话。”

“真心话就是我爱死你了。恨不得把你绑在这不要回巴萨了,每天还可以借给克里斯练过人。”拉莫斯说得一脸嫌弃,所有人哄堂大笑,话题的焦点瞬间偏移到了皮克对阵罗纳尔多的各种黑历史上去,毕竟对球员来说还是这种话题更津津乐道,没有人注意到拉莫斯的前半句是个货真价实的【真心话】。

只有他自己知道,说出那样一句话根本不受自己控制。

其实也不尽然,皮克是有所察觉的,他能感到拉莫斯两句话之间的温度差,在被吐槽了一头的间隙,抽空瞟了身边人一眼,可惜看不出什么,仍然和傍晚的事一样摸不着头脑。

 

饭桌上很快进入拿各种失误黑历史互黑的温馨热络友爱气氛,作为一名以挖坑与救赎并重驰名的双料队长,拉莫斯免不了成为火力重灾区,其本人倒是乐得不用再谈那些和皮克的破事,至少队内可没有几个他不知道点黑历史的。

于是拉莫斯突然脸色一变推椅子离席的时机就显得非常突兀了,玩笑话说到一半,没有什么敏感话题,也没有什么来电,他只是突然一声不吭敛起笑容,说了句抱歉转身离席。皮克几乎是同时站起,落后一步跟上离开,留下整桌人面面相觑。

 

拉莫斯闷头走在前面,直到皮克跟着进入同一个厕所单间,在装入了两个大个子之后显得分外局促的空间里反手锁上门,才转过来。

太近了。

明明拉莫斯应该是那个更着急的人,抢先一步揽住人脖子吻下来的却是皮克。

拉莫斯只是让他浅尝了一口,解除了要变成猫的危机,就把人推开了。说是推开,狭窄的空间里也只不过勉强拉开一个不至于呼吸相触的距离。

拉莫斯扯了扯衣服上和皮克有对应同款花纹的地方,“这个,故意的?就为了这个非得让我脱了自己的衣服穿你的?”

“那不是你的衣服是克里斯的!”

“他的不就是我的,有什么区别?”

“怎么没有区别?!”皮克陡然提高音量,简直要气炸。

“随便吧,这不是重点。”

“这就是!”

拉莫斯莫名其妙看了皮克一眼,奇怪,难道不是我这边在兴师问罪?叹了口气,“你要搞这些小动作不是不行,但你做事说话能不能动动脑子?他们自己瞎想和你说出来能是一回事?你是不是恨不得告诉全世界我爱你爱到被变成猫了才满足?想过之后要怎么收场吗,我没面子,你也讨不到什么好。”

天了,塞尔吉奥·拉莫斯居然能教育别人做事要动脑子了,这必须得告诉卡西和普约尔才行。

皮克完全没对上频道,自己刚才要发的火都给忘了,愣愣地问,“收什么场?什么面子?再说你已经在全世界面前亲过我了,不用我去说啊???”

妈的这人居然装傻。

拉莫斯已经配合着忍了一顿饭的时间,这已经超过他(本来就不高的)忍耐界限了,“是是是,全世界都知道我喜欢你,你很得意了——真觉得等你说甩了我的时候就我一个人丢脸?队里影响不考虑?”

“怎么就甩了你了,”这回轮到皮克莫名其妙不知道对面在气什么了,简直好笑,“先说说,睡了就跑的人是谁?”

“……”被戳中痛脚的人干瞪眼。

皮克挠头,“不是要跟你翻旧账。回来之后俱乐部一直在查都没什么消息,你们俱乐部也不一定有用,你现在这情况离不开人的,时间久了他们总会发现我们在一起。”

“谁说要和你在一起,你来之前我过得很舒坦!”

“那真遗憾,现在没有你的克里斯、也没有你喜欢的粉色猫爬架了。”皮克听起来一点也不遗憾。

“我有他家钥匙!我还可以去卡瓦哈尔、伊斯科家住!现在就去!让开!”拉莫斯伸手去开挡在皮克背后的门把手。

手臂被一把抓住了。

“你不能去找他们。”皮克根本不惧拉莫斯狠狠瞪过来的目光,“让所谓的马德里主义者养一只你这样的猫?哈,你自己想想吧。——不过你想什么也没用,我明天就带你回去。”

回哪里。

自然是巴塞罗那了。

被抓着手臂进退两难的人一瞬间刷白了脸色。

皮克还在那说些什么虽然你人是皇马的人,但你猫是我的猫之类胡言乱语的浑话,拉莫斯一句也听不下去了,他这才变回人多久,这样下去,是不是皮克的每一个要求他都得服从?

那还真不如就老老实实做一只猫呢。

 

 

皮克手中一空,面前的人陡然消失,小猫从凭空掉落的T恤中窜出,直穿过门下的空档飞奔出去,待皮克赶忙转过身来打开门追出,已然不见踪影。


评论(11)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