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na一天爬三次墙🚲

没有一场相遇不是在劫难逃,没有什么分离不是命中注定

【皮水皮互攻】你的队友/死敌变成猫了要亲亲抱抱才能艹 29

食言而肥,没上车,但是你们要的欺负水喵……我老心疼了

可能有点矫情?我不是很能把握这个度,自己写的读不出来……如果是的话希望能告诉我0 0

11

显然当皮克说“你不能去找他们”的时候,心里想的不仅仅是卡瓦哈尔和伊斯科那两个,而是拉莫斯的所有队友,甚至包括国家队队友。

这是拉莫斯喵在完全不考虑后果地想要以猫的形态冲回饭桌随便找个愿意认领自己的队友,竟然不知为何就是不能跑进队友视线范围内时意识到的。

啊多么痛的领悟。

于是有一件事可以确定,不管动机为何,皮克的态度是很坚决的,他说要把猫带走不是开玩笑的——当然哪怕他是开玩笑的,某只猫也拒绝不了。

 

所以绝对不能让皮克抓到

 

拉莫斯喵矫健地掉头,避开皮克的方向窜进厨房,从后门溜了出去。

 

这是一个完全错误的选择。

当然都他喵的怪皮克。

 

 

去他喵的皮克。

去他喵的巴萨。

去他喵的丑死人的红蓝配色。

敢再扎眼一点吗?

敢再讨嫌一点吗?

拉莫斯在小巷里被几个显然是马德里主义者的小孩丢着石子追赶,不得不上蹿下跳撒丫子狂奔的时候,在心里骂了一万遍。

 

他该庆幸自己先前化憋屈为食欲吃得很饱,好歹现在有力气长途奔袭。

然而并没有卵用。

还有点反胃想吐。

小猫再灵活,腿就这么点长,更遑论他也没有通常这种情况下的野猫野狗具备的熟悉地盘的优势,反而几个熊孩子显然是在附近放养惯了的,围追堵截之下,拉莫斯喵很快被堵在了死巷里。

几个孩子只是熊,还不至于很坏,他们没有真的凑上前来对无处可逃的小猫做什么,只是围在那里丢丢石子,骂骂巴萨,包括但不限于“把猫染成这种颜色你的主人是个傻逼吗”“反正喜欢巴萨的都是傻逼”“这里是马德里,滚回加泰去”等等等等。

如果不是自己是被攻击的对象,考虑到被骂的人是皮克,拉莫斯对其中大部分发言还是很认同的(当然被排除的是关于“主人”的部分)。

但这只是苦中作乐罢了,事实上在逃窜过程中拉莫斯喵就已经精疲力竭,他最后坚持着左躲右闪了一会,便再没有精力动弹,也顾不上多脏,直接就地蜷成一团,用背朝向外面,尽量护住肚皮和脑袋。

疼痛让他意识模糊,只能在心里默默跟着骂。

——这猫丑死了

——对,这颜色丑死了

——喜欢红蓝条的审美都有问题

——对,皮克审美有问题

——猫的主人肯定是个傻逼

——对,皮克就是个傻逼,(不知道猫要顺毛撸吗)

——喜欢巴萨的都不是好人

——对,皮克就是个傻逼,(猫丢了不会出来找吗)

——把这么小的猫弄丢了,它的主人太烂了

——对,皮克就是个傻逼,(这点距离要找这么久吗)

——但到现在都没人找过来,它也有可能就是被丢了

——对,皮克就是

……

……

……

哦,把我丢了。

也对。

反正该炫耀的都炫耀完了,有什么必要真的养一只猫呢。

反正一开始就说了,解除诅咒,不可能的。

始终不死心的到底是谁?

 

小猫把自己卷得更紧。

很痛。

那些被小石子砸到的地方。

过去从来不会在意的,对小猫来说却是真的很痛了。

而他甚至不知道,除了指望孩子们自己无聊散去,还能期待什么。

 

过去从来不会在意的,等意识到的时候却是真的很痛了。

 

 

皮克找到拉莫斯的时候,熊孩子们正在四散而去,而他根本无暇在意胆大无畏的小小马德里主义者们注意到他是谁后一边离开一边冲着他叫嚣挑衅了些什么。

他全部的注意力里,只有昏暗的巷尾小猫一身脏污蜷缩着一动不动的画面。

“Sergi……”

高大的加泰人在小猫身边蹲下,喊着他的名字,伸出手不敢触摸。

他不是不愿证实某个可能性,而是根本不接受自己脑子里居然敢浮现这个可能性。

 

大概过了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实则可能只是几秒。

小猫的耳朵尖抖了抖,缓慢地舒展开四肢,转过脸仰头看了皮克一眼,然后转回去,继续以缓慢的动作爬起。

“你还好吗?能动吗?”

小猫只轻轻喵了一声。

皮克如梦初醒,几乎是抖着手用平生最小心的力道把小猫兜进一直攥在手里的那件拉莫斯落下的衣服里,抱起。

小猫在里面虚弱地翻滚挣扎,一脸急迫地喵喵叫。

“我错了,原谅我好吗sese,我们不走,我……带你回家!回你家!”

小猫安静下来,不置可否地看了他一眼,那目光大概和原谅或者相信什么的毫无关系,就只是自暴自弃的“随便了,反正你说了算。”

皮克只觉得自己手捧着的,是如此轻,又如此重,面对着阖上眼帘的小猫,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评论(12)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