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na一天爬三次墙🚲

墙头众多,坑多于梗,一个比一个冷
想催哪个可以到400粉那条下面提醒我(?)
谨慎关注,我是不会开小号的👼

【皮水皮互攻】你的队友/死敌变成猫了要亲亲抱抱才能艹 30

一看滚动条就知道没车,然后你看到一半可能会【???】,解释在最后

12

“sese,让我看看你的伤怎么样。”

这显然不是指的小猫。

拉莫斯喵动了动,调整了下姿势,看也不看刚把自己放到床上的人一眼。

皮克狠抓了一下头发,干脆在床边跪下,好和对方处在同一水平线,无奈地重申,“塞尓吉奥,我不是在和你商量,你必须给我看。”

小猫不甘不愿地扭头看他,转身的每一个动作都显得很吃力。

皮克赶紧阻止,“你不用动,只要看着我就好。”随即低头凑过去,轻轻吻了一下。

他满怀愧疚吻得急切,却没有注意到小猫几乎是绝望地闭上了眼。

他还是拒绝不了他。

 

大床上出现的是不着一物、蜷缩姿态的拉莫斯。

对于皮克来说,几乎是他的唇刚印下的瞬间,感受到的就已经是两片柔软颤抖着的唇。

是了,他有多么担心,拉莫斯就该有多么无助。

他不假思索维持着跪在床边的姿态,加深了这个吻。他吻得温柔缱绻,用自己的唇抚平颤抖,舌尖几乎是小心翼翼地滑过齿列去触碰对方退缩在深处的舌。

然而被吻的人不予回应。

皮克沮丧地退开,发现对方双眼紧闭、睫毛轻颤,压根没有看人,只好安慰自己拉莫斯这反应是完全正常的。

 

“我帮你擦干净,还要检查一下,你得配合,有痛的地方一定要说。”

皮克打了热水拧了毛巾,走到床的尾端,弯下腰从拉莫斯的脚掌开始一点一点擦起。原本在小猫身上只看得出毛很脏污杂乱,此时在球员惯常剃得光洁的腿上,那些伤便狰狞地显现出来了。几颗小石子的刮擦对运动员肌肉覆盖的身体不至于如此,事情正如皮克担心的那样,伤害是按照对小猫柔弱身体造成的伤害成比例反馈出来的,太糟糕了。

他捏到脚踝上的淤痕时,感到应激的颤抖,赶紧扭头去看拉莫斯的脸,后者明显是咬唇忍住了痛呼。

仿佛意识到他的目光,拉莫斯张开双眼冲着他摇了摇头。

“脚踝伤到了?”皮克松开手指,只是托着脚踝。

“没有”,拉莫斯自己试着转了转脚踝,皱眉,但是松了口气,“皮外伤,就是痛。”他看皮克不是很相信,又补充道,“真的,我不会拿这个开玩笑,你继续。”

皮克把拉莫斯全身都细致地擦干净外加检查了一遍,水换了几盆,有脏污有血污。所幸,尽管外伤很多,躯干被他自己保护得很好,也没有伤筋动骨,就只是看着瘆人,而且真的很痛——检查完后皮克又把所有有破损的伤口消毒清理了一遍,一圈下来,硬汉如拉莫斯,眼眶都红了,嘴唇几乎被咬烂。

皮克是很想说你痛就喊出来,不要这样,我又不会笑你的。

到底开不了口。

他有点怕,如果拉莫斯又用那种无所谓,随便你怎样的目光看过来,说“你谁?我会在意你笑不笑话我?”

更怕这个人一赌气,连痛不痛有没有伤都不老实说了。

他给拉莫斯裹了毯子,坐到床尾端,把小腿抬到自己腿上慢慢揉淤血,反常的沉默。

回来的路上他已经说了无数遍了,“我很抱歉我很抱歉我很抱歉我很抱歉。”

但拉莫斯除了刚才答复他痛、不痛之外一句话也没有说。

良久,久到他以为拉莫斯已经睡着的时候,床头轻飘飘地传来一句,“不要弄了,你也休息吧,这不是你的错。”

 

这怎么不是我的错。

诅咒一开始是冲着我来的。

今晚的事是我搞出来的。

 

你是被我弄丢的。

 

皮克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却停不下一遍遍看那些扎眼的伤痕,停不下脑海里回放他找到拉莫斯时候看着小猫蜷缩在那里几乎忘记如何呼吸。

他长长地叹了口气,早先你不说我也不说的赌气较劲也好,早先指望着拖延几天事情就能解决的侥幸心理也罢,都随之烟消云散。

以为不能忍耐的,原来可以,以为可以等待的,原来不能。

有些事情终究比一些事情更重要。

 

皮克回到床头,低头看着明显知道他在那,却不愿睁眼看他的人,也不恼,只是摸了摸对方头发,终于下定决心,“你的球衣,衣橱里挂的我可以随便拿一件?”

……

……

感到床边人离开,拉莫斯倏地睁开眼,“你……什么?”

皮克已经投入衣橱之中,在几件同样看着让他不爽、从来没考虑过自己穿上身的可能性的白色球衣里,选了版型看起来最宽大的一件。听到问话,他小小露出一点放松的笑意,转回身来,举起衣服示意,“这件能用吗?……你知道……我是指,这衣服之后大概就不能再用了。”

“什么???”拉莫斯近乎茫然地看着说着他能听懂每一个字却听不懂什么意思的话的加泰人。

皮克神情尴尬,“我觉得,你不会想洗干净保留它的。所以最好它没有什么特殊意义。”

“哦,纪念的都不在这里。”拉莫斯愣愣地回话,眼看皮克皱着眉头却异常迅速地一把脱去自己上衣,胡乱把那件背后印着4号的皇马球衣套到身上,终于反应过来对方这是要做什么。

“杰拉德?!你不需要做这个!”

“不,我应该昨天就做完它。”皮克脸上是货真价实的懊悔,“你就不会受这些伤了。”

他甚至不敢想象,更不走运一些的情况下,小猫会在外面、自己看不到的地方发生什么。

拉莫斯摇头,比前次更为坚决地否认,“这只是个意外,不是你的错。”

皮克皱眉,不知道拉莫斯的拒绝仍是那个从始至终他都未曾领会的理由,还是今晚争吵逃离之后的彻底失望(后者的可能性令他尤为不安),但他已经下定决心不再与拉莫斯纠缠于此了,反正解除诅咒的条件里从来没有说过他们必须两情相悦你侬我侬。

他没再反驳拉莫斯的话,只点点头,“行,你说不是就不是,我就当你原谅我了——安全套和润滑剂有吗?床头柜?”说着就弯腰去拉抽屉。

“杰拉德·皮克!我说的是人话吧?是人话吧!”拉莫斯气得坐起来,蹭到各种淤青疼得自己脸上扭曲了好几下,“我说了你不用做这个!再说又不是说你穿了球衣就有用!”后一句包含了他很多自觉丢脸的隐秘心思,嚷得不是很有气势。

“哦,你在担心这个啊,我没说过?那现在补一下,我爱你啊,是不是就可以了?”皮克疑惑于对方自己说到一半弱下去的气焰,扭头瞥了一眼,对拉莫斯生吞白煮蛋被噎住一般的表情不明所以,又接着转回去翻抽屉,“——嗯?薄荷味?你有这种癖好?我不是很受得了这个……但你喜欢的话也不是不行。”

“你他妈!”拉莫斯的心情差不多是崩溃的,但他这回学老实了没有真的从床上跳起来——毕竟他身上还很痛——而且他什么都没穿。

“你以为这是嘴上说说就算数的吗!”

皮克更加不明所以,“我说真心的啊。”

拉莫斯倒吸一口凉气,感觉自己的心跳可能停了几秒,之后开始超负荷运作,“你说是就是?”

皮克痛心疾首,恨不得揪头发,“那我现在说什么也没用,等做完诅咒解除了不就能证明,不试试怎么知道,你总得给我个证明的机会。”

心动过速脑充血的人有点被绕进去了,动摇得很明显。

皮克再接再厉,“你能有什么损失呢,你都一个礼拜没做过了吧。我会帮你啊。”

“我还伤着呢!”

“那是皮外伤,我会注意……温柔点的。”

拉莫斯瞪大眼睛,看着说这话的时候当真仿佛那种传说中的二十四孝好男友一般温柔到没边的皮克,只觉得毛骨悚然,这真的是他认识的那个皮克?巴萨那个一天不讨人嫌24个小时就要死的杰拉德·皮克?但他仍旧止不住自己心跳声砰砰砰越放越大,脑子里仿佛打了一万个死结,想不出任何一句反驳的话。

 

最后他挣扎着做了点象征性的反对。

 

“不要薄荷味。”

 

TBC

Ft:前面写正文的时候有个事我很想吐槽,但是考虑到气氛不对忍住了,就是皮克说应该昨天就做完它那里…………

就很想吐槽,讲道理,一夜七次也很伤的【。真做完怕是要精尽人亡

然后你可能发现了,在这之后我的脑子好像就出了不知道什么问题,整个画风突然不可逆转地从狗血转向了狗屁???

怎么回事啦,彻底跑偏了,本来是想开个苦逼狗血的车,现在这气氛岂不是只能拉个欢快的灯?

总之今天就先这样,如果之后发现写不下去,可能会砍掉重练……应该不存在有人会在这种地方开分支,双车道苦逼车和逗比车吧_(:3 )∠ )_


评论(27)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