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na一天爬三次墙🚲

墙头众多,坑多于梗,一个比一个冷
想催哪个可以到400粉那条下面提醒我(?)
谨慎关注,我是不会开小号的👼

【水皮】你赢你说话2

一个应该是车的东西却没有外链,什么情况你们懂的,死活开不出来,我也很绝望(你水不是渣攻的啦,不要误会他
【如果觉得缺了啥的,友情提示上一篇有修改更新过
2
被推开的人脸色很难看,抬手抹了抹自己被咬的唇瓣,没去接那条毛巾。
“搞什么。”
“搞清楚你的立场。”作出指令的人显然不是很有耐心,直接将毛巾丢到皮克身上,后者没有接,毛巾便在两人的目送下落到地上。“从你决定走进来开始,能做的事情只有一件,就是服从。如果做不到的话……”拉莫斯意味深长地勾起嘴角,“你知道要说什么。”
而那从始至终不在皮克考虑范围内。
他死死看了面前的人一眼,没有从中获得任何除了“没种你就快点认输滚蛋”之外的信息,于是他的选择是视线下移,缓缓屈膝蹲下,捡起落在脚背的毛巾,站回来,蒙上自己双眼,在脑后打了个结。
视线瞬间黑暗,要不是两人近在咫尺几乎呼吸相触,甚至不能确定面前人的方位,皮克在毛巾下闭紧了眼,脑子里最后留下的画面是周围一圈皇马人用各种诧异的眼神看过来。
也许,眼不见为净也不全是坏事。

“把衣服脱了。”
下一个指令来得很快。
皮克耸肩,这倒是毫不意外的要求,不考虑有多少双眼睛在自己身上的话,做起来还算轻松。他利索地脱下上衣甩到一边,又在人发话之前自觉弯腰,将裤子扯下大腿,手一松,直直落在了自己脚边。
全身上下就剩一条底裤和一双几乎拉到了大腿的球袜,皮克动作不停便要去拉下袜子,被阻止了。
“这会倒主动起来了,脱得这么大方,有没有人说你最近胖了?”皮克看不到,但他确信能感觉到有视线正粘在自己身上,戏谑审视的目光一寸寸扫过裸露的肌肤,配合着更衣室里过于强劲的冷气,激得人几乎要起鸡皮疙瘩。
“胖不胖都照样压你。”这时候当然不能输了气势。
“呵,你可以抓紧再说几句,”手里被塞进一团布料,像是刚甩出去的球衣,“垫一垫,袜子过了膝盖挺好,不要脱了。”随后一只手搭到肩膀上示意性地往下压。
“去你妈的。”他打开了落在肩上的手。
皮克不傻,他当然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又不是说他和拉莫斯没做过这些,就只是,见鬼的,那可不包括在整个皇马更衣室的注视下做这个。
“你没有拒绝的权利。”拉莫斯抓过那只手,隔着裤子按到自己半勃的硬挺上。他的动作说不上多用力,态度却无比强硬。
“操。”皮克收回手骂了一句,却更像是骂给自己听的,他退后半步,将球衣丢下和先前挂在脚踝边的球裤用脚拨到一起,又弯腰把边缘略微下卷的球袜往大腿上提了提,随后便一声不吭跪了上去。
“操!”拉莫斯也骂了一句,同时手抓住了刚跪下的男人的后脑勺往自己身上引,“你今天在场上弄了几次袜子?女人才这样提袜子勾人知道吗?”
手指伸进袜口,沿着边缘划过半圈,直到大腿被勒出浅浅一道凹痕,和球裤下摆之间露出一截白生生的腿肉,然后跑动没几步,又翻卷下来,如此循环。
深色的球袜,勾勒出匀称的肌肉线条,骚透了。
给谁看?
皮克皱眉,根本领会不到拉莫斯的怒气由何而来,脸被硬生生按到男人裤子上,里面还他妈是硬的,他才是该生气的那个好吗。
然而轮不到他扶住人腰作出推拒,更过分的紧随其后,面前隔着的两层布料被其主人一并扯下,湿热的器物获得解放直接弹在了皮克脸上。
后脑勺上的那只手划过后颈,顺着颚骨抬起下巴,大拇指挤进齿关,迫使着张开了口,那已然硬挺的凶器便一秒也不浪费地挺了进去。
“唔唔……”皮克什么也看不见,毫无准备,猝不及防被顶得太深,一瞬间红了眼眶。
而按紧了他脑袋的人只是凉凉地说,“有什么好装的,你明明就很喜欢,大家都看着呢,好好表现。”

评论(13)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