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na一天爬三次墙🚲

没有一场相遇不是在劫难逃,没有什么分离不是命中注定

【皮水皮互攻】你的队友/死敌变成猫了要亲亲抱抱才能艹 33

15

皮克已经是一秒钟也没有耽搁地丢下车库一堆东西往屋里冲了,还是得怪房子太大,等他着急忙慌赶到客厅的时候只剩下个十来秒。

卷在毯子里的人瞪大了一双圆溜溜的眼睛露在外面看他,似乎是有点被某人出现的时机惊到,眼中看起来毫无期待,却又有一种难以解释的如释重负。

“不要过来。”拉莫斯阻止了已经风风火火跨到沙发边离自己只有一步之遥的加泰人。

“sese你相信我!这里面肯定有问题!”皮克手足无措地看着窝在沙发里拒绝姿态的人,他们这么近,但拉莫斯的神情把他钉在原地不敢靠近。

就在狂奔过来的这几十秒里,他脑子里也一刻没停,他万分确定自己不至于分辨不清自己感情,却不敢猜拉莫斯会是个什么想法。

他记得那天夜里自己是怎么沉默着放弃反抗的,也记得那天早上醒来发现自己孤身一人时是怎样的心情。拉莫斯对他有过那么多揣测怀疑,他才刚卸下心防说爱他,转头自己离开了他就立刻又要变回猫,他会怎么想,他能怎么想?

皮克感到精疲力竭,他从拉莫斯的脸上看到有多少失望,他的心中就有双倍的沮丧,一份为拉莫斯,一份为自己。

最怕的就是对方拒绝,可是说着等诅咒解除就能证明一切的正是自己。

他能怎么办,揍自己一顿吗。

 

皮克第三次眼睁睁看着拉莫斯在自己面前变成猫。

 

小猫被埋在了自己卷的毛毯筒里爬不出来,小小一团蠕动着从毯子下面发出微弱的喵喵声,皮克沉浸在自己思绪里,好半天才反应过来那是在求救,赶紧手忙脚乱把小猫从里面挖出来。

好不容易从自己衣服里探出脑袋的拉莫斯喵没好气地瞪着蹲在沙发边眼巴巴看过来一脸想说话又不敢说话样子的巨型傻货连翻了好几个白眼,(这回不是在心里翻的了,但还是让我们忽略猫能不能翻白眼这个技术性难题),天知道这人一脸凝重难过得要死了的表情是在想些什么,这边才委屈呢好么。

又不能解除诅咒,又傻乎乎的,要你何用。

用处还是有的,皮克苦思冥想半天也不是毫无建树,他叮叮叮点亮一脑袋灯泡,“sese!可能断断续续分开做的不算数,咱们试试一口气连着做七次吧!”

mdzz

请问这男朋友能不能退货的?



拉莫斯喵毫不留情地用看傻逼的眼神看对面的人,都懒得去挠他,转头去扒自己早先落到一边的手机。

“sese你信我啊,这里面肯定有问题,咱们总得试试,大不了多少次先记着以后都让你艹回来嘛。”

“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

【“我他妈要上就上还用你让?”】

拉莫斯差点就一脚踩碎屏幕,磨了磨牙忍住了,啪嗒啪嗒在手机上打了字推给皮厚如山的某人看。

“你在心里想一个对我的要求,不要说出来,简单点,要马上能做的。”

皮克狐疑地在屏幕和小猫之间来回看了几眼,“什么意思?”

拉莫斯喵懒得打字,皱着脸冲他龇牙,小爪子不耐烦地踩了两下。

意思大概是你照做就行了哪那么多问题。

“好……吧?”

皮克估摸着自己领会了小猫的意思,迟疑地应下,一边很自然地抬手撸猫,从后颈沿着背脊一路顺毛到尾骨,小猫立刻软下来在大手之下乖乖巧巧服服帖帖,甚至主动凑上来亲了他一口。

巴萨的未来主席先生显然深谙有便宜不占白不占的真理,立刻把变回来的人按倒在沙发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整个覆上去,堵死了对方退开的空间加深这个吻。

“唔嗯……滚……”拉莫斯陷在沙发里不好使力,舌头被卷着吮吸连话也说不清楚,敏感的上颚被舔过时本就乏力的腰软成一滩,最后还是勉力提起膝盖顶到身上人的要害才给停下了。

“呼……”拉莫斯缓了口气,没功夫去管人还压在自己身上,张口就骂,“操!你想了什么?!”

“我就想你不要生气了,赶紧亲我一下,没想到你就真亲了。”撑在上方的人腆着脸笑,还在身下人伸过来糊脸的手掌心舔了一口。

“啧,”拉莫斯被湿乎乎滑溜溜的触感激得飞速收回手,感受到膝盖顶着的器官有硬起来的迹象,“你他妈!不累的?这才休息了几个小时?”

“你用膝盖这样蹭……累归累,我要是不硬岂不是不给你面子?”无辜的口气掩不住下面的得意洋洋。

是哦,谢谢你这么捧场。

拉莫斯提起膝盖往皮克腹部给了下狠的,可算把人起开,抓回手机点了几下塞到对方手里,“自己看吧。”手机一递出去就别开了脸。

屏幕上赫然是那条来自未知号码的荒谬极了的信息。

 

【一个温馨小提示:和皮克的亲密接触虽然可以帮你暂时恢复成人,但只要他不喜欢你,你们的身体接触越多,他对你的控制力就越强,(相信你会体验到这是什么效果的,笑),到时候如果你还有最起码的作为皇马人的责任感,你就该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皮克看完,一脸凝重,也顾不上刚才努力维持的死皮赖脸了,“所以这才是你之前为什么一直回避我?”

“一部分。”点头。

“你刚才……亲过来是因为我心里这么希望的?”

“大概是的。”耸肩。

“操!我……”皮克把面向沙发里侧背对自己的人转回来,捧着对方的脸让人看向自己,“我让你做了多少你不想做的事?”

拉莫斯这下没有移开视线,却只是看着人不说话。

“你之前两次自己变成猫的时候肯定是了,”皮克自己盘算回忆,“前天在酒店脱衣服也是,还有哪里特别不自然的…………操!”皮克猛地缩回手往后退开一大步,不可置信地看向拉莫斯看不出表情的脸,“床上的时候是不是也有?操!明明好几次都觉得太老实了不像你了,为什么没有发现?我他妈就是个混蛋吗?!”

皮克狠揪了一把自己的头发,颓丧地坐到身后的茶几上,“所以那些事你根本就不愿意的是吗?只是不得不配合,不得不说你相信我,不得不说你爱我,只是因为我希望如此,因为我是个能对你为所欲为的混蛋,我他妈……这和强x有什么区别。”

皮克的手掩住了自己的脸,“抱歉,我都没法想你是怎么忍受这些的,但是有一件事你一定要相信我,我绝对没有骗你,他说的什么因为我不喜欢你才能控制你肯定有问题,不是,我不是说你‘要’相信我,我请求你相信我。”

“那你应该看着我。”

拉莫斯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把自己裹回毯子里,倚在沙发背上用微笑迎接皮克难掩沮丧愧疚的目光,“我要是真的不愿意,早就变回猫了,哪里还轮得到你做什么。”

“那……”皮克正要接话,没来得及长出一口气,拉莫斯又接下去,“不过你想的也没错,我不乐意的多着了,所以你最好做好心理准备,我以后都是要讨回来的。”

拉莫斯说这话的时候,一点也不像那些找场子的场面话,严肃得就跟官宣似的。

但某个焉了吧唧的人显然很会找重点,“行行行,有以后就行,以后你想怎么玩怎么玩。”

“那你还是信我的?”

“是。”拉莫斯翻了个白眼没甩开对面厚着脸皮一秒转移到身边坐下的加泰人。

不然你吃干抹净跑路就好了还回来干啥。

拉莫斯才不会承认皮克回来前的那一会自己大概真的心碎得要死掉了。

他堂堂皇马队长是这么没用的人/猫吗。

呸。

倒是皮克出现之后,他不得不琢磨了一下诅咒信恐怕是耍人玩的,诅咒的人就是报复来的压根没想给他挽回的机会。

然后随便试了试,皮克的控制力已经强到心里想想都能有用,这他妈真的很无解。凑活着两个人一天到晚黏糊在一起过日子也许还能忍(喂?),但这种状态国家德比就是彻底没法踢了,甚至于其他比赛都可能受影响。

“我不信你难道还信这傻逼。”拉莫斯从皮克手中抽回还停留在那个页面的手机。

“等等,你看它变了。”

 

【一个温馨小提示:和皮克的亲密接触虽然可以帮你暂时恢复成人,但只要他越喜欢你,你们的身体接触越多,他对你的控制力就越强,(很遗憾你选择了最差的一步,但不要以为真爱能解决一切,笑),如果你还有最起码的作为皇马人的责任感,你就该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日了狗了居然还有这种操作。

 

TBC


很久(?)没说话于是很长的一个free talk:

打个商量宝贝儿们就当上次那个end是end好不,下面这个发展既狗血又不本格我纠结很久抛开偶像包袱(?)写下来的。

主要问题是这样,如果从感情发展考虑文章完整性,我觉得之前的end已经可以结束了,但是正如之前有人提出的,文里水爷自己也吐槽过,诅咒的人干的媒婆的活是不是脑子有问题。他脑子当然有问题【。但他不傻。诅咒皮克时候他给出的是他觉得最恶心人的条件,可惜没想到失策了【。诅咒水爷时候是花了心思动了脑筋要让你水死心的,没想到真爱无敌作者上帝之手又要失策了【剧透自主规制【。

其实你可能发现了,我这人从来不谦虚,说自己不好的时候就是真的烂,没说不好的时候也多半是自我感觉良好,然后现在是真的自己感觉也不咋地?当然如果你愿意违心地夸夸我我还是会很高兴地接受的


评论(18)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