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na一天爬三次墙🚲

墙头众多,坑多于梗,一个比一个冷
想催哪个可以到400粉那条下面提醒我(?)
谨慎关注,我是不会开小号的👼

【皮水皮互攻】你的队友/死敌变成猫了要亲亲抱抱才能艹 35

两句话梅罗提及,两句话莫笑伊提及,这次还是算水皮

继续放飞自我满嘴跑火车,我这个扯法什么时候能完结啊……

总之还是重申一下此文是互攻,等有空我把标题和tag整理一下吧,不知道怎样搞才能不影响只吃单向的朋友的观感,万望海涵。

【提醒一下今晚有板鸭对呆梨,咱们可以群里相约看球吃瓜嘻嘻嘻

17
哥几个本来是准备好了组团过来拯救队长手撕皮克的。
结果这会皮克才是一脸羞愤欲死【并没有】被压在下面怎么看都更像被欺负的那个。
这他妈就很尴尬了。

拉莫斯一点也不尬,对自家队友们差不多掉到地上去的下巴视若无睹,气定神闲地把手指慢慢往外抽,还意有所指地问,“舔干净了吗?”
这显然是在说要被屏蔽的那啥液。
皮克老脸一红,被这么问,本来没注意到是个什么情况的人也都得反应过来了,绕是他脸厚如城墙,也有点挂不住。
但还是不得不主动伸手拉住假模假样往外抽的那只手,仔仔细细舔着,生怕遗漏下一点让人见了,那才是坐实的丢脸。
拉莫斯就搁那看着,稍微用点力往上提,身下人红润的唇便会跟着凑上来,往下戳刺,则会听到难耐挣扎的呜咽,看得有滋有味,完了还感叹,“你是真喜欢我的手指啊。”

得,这人多半是在报复先前含着他手指调情的事了,要不要这么小气,嘴上说着没事,心里根本就是对被命令控制了耿耿于怀。
最后拉莫斯把手指抽出来的时候,上面原本沾染的浊液自是没有了,只剩透亮的唾液裹挟着手指牵出银丝,拉出显眼的长度才断了,皮克的眼眶比先前更红了一分,匆匆忙忙抹干净嘴角,收拾了表情把还压在身上的人往边去推,“你能不能先把衣服穿上。”转头对着还戳在那的一堆人皱眉,“你们要看到什么时候?”

恼羞成怒了呢。
恼羞成怒了诶。

板鸭奇观,杰拉德·皮克也有脸红的时候。
真是大快人心【不


“我……我没看。”整个过程被莫拉塔先生遮着眼睛的阿森西奥小朋友弱弱地举手。
“我也没看!”整个过程被莫拉塔先生的另一只手遮住眼睛的伊斯科同学兴冲冲地凑热闹。
哥,我叫你哥行不行,你就太平点吧。纳乔斜了一眼从头到尾扒着挡在自己眼皮上的手指偷看的短腿同学,再偷偷瞟了一眼显然知道某人一直在偷看,脸黑如锅底(哦不好意思,人家只是日常黑脸表情)的莫拉塔先生,闭口不语。
“所以这里有我什么事?”路上莫名其妙被拖来的托雷斯先生一脸不耐烦。他对隔壁的讨嫌一号、和隔壁的隔壁的讨嫌二号、的船戏并没有兴趣好吗,妈的辣眼睛。
没办法,这不是远在不知道多少里之外(不想掉头发于是假装)来不及回来的圣卡西aka队长的队长发话了吗——水水要是被伤心了总不能跟你们几个小崽子哭诉,别看托雷斯他一脸性冷淡从来不甩你们水队,他心里还是记着当年绯闻男友的情谊的,带上他保管撑住场面。
尊敬的圣卡西先生您这一串里除了性冷淡看起来就没一个字写实的。
而且现在是您的“天真纯洁没有交过男朋友(虽然炮妞无数花名马德里性爱战神【删除删除)”的水水把别人欺负哭了啊。
卡瓦哈尔和纳乔巴斯克斯面面相觑,他们也懵逼着呢,怎么给人托雷斯说理去? 

反而是拉莫斯帮忙解围(?)了,裹着毯子的男人大大咧咧转过来,视托雷斯的冷眼旁观为无物,熟稔地开口,“南多,来的正好,帮我房间拿两套衣服还有内裤来吧,你知道在哪的。”

称呼颇为亲昵,内容更是细思恐极,一时间小朋友们都倒吸一口凉气用观赏护眼景观的目光看皮克。

被集体注目礼的人这会倒是脸不红了,抢了拉莫斯早先变猫时候落下,这会看来也是不打算再穿了的衣服,闷头只管自己擦脸。

他又不是第一天见识,拉莫斯的直男友谊,是这样的了,更腻歪的他都见过,什么卡西是我最爱的甜瓜啦,我是卡西最爱的宝宝啦

虽然他们俩之间就从来没有过这种奇怪的关系。

——不是,他只是擅长记别人的黑历史,不代表他醋得深沉。真要担心也该是担心克里斯蒂亚诺厄齐尔那几个一脸一言不合就上床的好吗

“皮克也穿你的?”托雷斯仍旧是那个没什么表情的脸,泰然自若地应承下来,只是扫了皮克一眼再看向拉莫斯,对某人的尺码问题质疑得很明显。

“穿得下穿得下,快去拿。”拉莫斯没好气地摆手赶人,转头又冲着另一边正屏气凝神装壁花看戏的小兔崽子,差使起人来毫不含糊,“你们几个,去车库把吃的搬过来,”话说到一半才想起来回头问皮克,“你是都买好了吧?不然家里也没吃的了。”

正偷偷摸摸写作喝水读作漱口的人冷不丁被点名,差点被呛到,翻了个白眼根本不想理人,“放心吧,有你的甜瓜!”

 

 

于是一通兵荒马乱折腾过后,拉莫斯和皮克把自己收拾体面,大家其乐融融坐下吃瓜,默契地假装刚才一段什么也没发生。

 

 

可能吗?

 

当然不能啊。

 

皇马内部讨论群里已经被一串【照片@cris 给钱】刷屏了。

这位被疯狂点名的大佬也很生气,【那都是多少年前的盘口了,当时你们水爷还是水妹呢,让你们去干正经事的干了吗???铜罗问号.jpg】【红包】【红包】【红包】


 

扯远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一帮人杀过来确实是和我们的大腿票哥有迂回而密切的关系的。

事情要回溯到皇马头牌先生乘了十几个小时飞机过去被当面指摘扯的谎漏洞太大,你看一个捉奸吃醋的人对于矛盾的事情就总是特别敏锐,巴萨头牌先生用一贯的沉默听完整个故事后只淡淡提出一个问题,你觉得这个诅咒的人是想要一个和皮克你侬我侬的皇马队长还是一只洗心革面和皮克撇清关系的猫?

是这人傻还是你当我傻还是你傻?】

马上要被追上的金球先生当然没说后面那句话,他把委屈巴拉咬嘴唇等反应过来又当着面担心别的男人担心得头头转的马上要追上的金球先生翻来覆去睡了几遍,吃干抹净心满意足之后非常配合地打了电话给伊涅斯塔问问前一晚的板鸭聚餐是个什么情况。

情况不容乐观,伊涅斯塔帮半路落跑的皮克和拉莫斯买的单【。

克里斯蒂亚诺·罗三岁觉得应该照顾自己同为三旬老汉队友的面子,不能让队里的小年轻去解救(惨遭囚禁不知道要被怎么蹂躏的)队长大人,伊涅斯塔已经回巴塞罗那了,找卡西,他人也不在,结果还是胡搞八搞把事捅到了板鸭和皇马的群组里,幸好拉莫斯喵长啥样大家都没见着,反而是皮克喵早先的视频被翻出来被惨无人道地围观了一遍又一遍。

大家把几个诅咒信对照一翻,确实看出矛盾来,但罗纳尔多提出拉莫斯能被皮克控制却也是实打实的,群众的智(nao)慧(dong)非常感人,从皮水二人晚饭当天乐坏记者的情侣装分析到两人饭桌上一个得意洋洋一个不抵抗不反驳的微表情小动作,得出结论你水好苦,一颗真心向皮渣,皮克肯定已经发现自己说啥是啥对你水为所欲为了,说不定还借着解除诅咒的名义给艹了一遍又一遍,等艹完七次发现没用,你水心都要碎啦,太可怜了。

这推理非常写实,还获得了皮克的发小匿名人士法XXXX、梅X先生的点赞支持,于是等大家发现这两人又失联了一整天后终于按捺不住派了马德里小分队和巴塞罗那小分队出去找人了。

于是就发展到现在的局面了。

嘛,其实七次那个部分不能算错。

伊斯科比手画脚说到这个部分的时候皮克和拉莫斯干呛一口,心虚地扭头对视了一眼。

注意到了这个细节的纳乔和卡瓦哈尔对视一眼默契地当作没注意到——才不是输钱的问题,是我团的面子问题!

托雷斯皱眉,显然他也注意到了,虽然他对之前的事不太清楚,但架不住人熟,这两个人心虚逞强的样子是有多久没见过了?

“那么你们两个现在什么情况。”托雷斯瞥了不知道怎么开口的那几个一眼,又瞥了挤在一堆一个脸黑一个装傻一个傻白甜暗潮汹涌的三人一眼,果断选择亲自单刀直入,这帮人除了看戏和搅基有什么用,皇马没救了,拉莫斯带队越来越没个正经的。

“没什么办法。”拉莫斯把改变后的诅咒信给拿出来看了,众人皆是沉默,没人再有心思拿他和皮克做了什么的打趣。

“妈的,”卡瓦哈尔豁然起立,他从来不掩饰对皮克的嫌恶,但这次确实气的不是皮克,而是躲在暗处耍阴招的人,“俱乐部和国家队那边要去盯,只有那边有线索找人。队长时不时要变猫的就不要到处跑了——皮克你最好不要做混蛋才会做的事。”

被点名的人心里苦笑,你们到底是怎么看我的?

面上却是不显,只耸了耸肩笑道,“你们队长愿意让我上的,怎么能叫混蛋?”

“少嘴欠一句会死么。”拉莫斯受不了地把人嘴堵了。

吃瓜群众好歹还有点自己戏份到此为止的自觉,果断顺了一把吃食跑路。

就是不知道他们到底是来干嘛的。

TBC

篇外剧场:

第二天古蒂大爷带了卡斯蒂利亚200个lo娘啊不小甜菜杀到水爷家门口喝茶叫门,大概是这么喊的,杰拉德你出来,别躲在里面不出声,你有本事睡水水,怎么没本事开门啊。

然后里面出来一个隆哥

屋里

没本事的人:混蛋,你让他们停下,操,不是叫你停下,让我!…放……唔……

有本事的人:我愿意让你“(在)上(面)”的,怎么能叫混蛋?


评论(13)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