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na一天爬三次墙🚲

没有一场相遇不是在劫难逃,没有什么分离不是命中注定

【水皮】你赢你说话4

之前结束的地方漏了两行,直接并在这边,明明是个pwp,突然一个急刹车开始走心了,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
一如既往的狗血的警告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人开不下去车的时候什么都干得出来

3结尾
穿着此刻让他后悔万分的紧身内裤的男人并没有说话,只是额头抵上长凳,低低地嗤笑了一声。
塞尓吉奥拉莫斯。
算你狠。

4
皮克已经躲拉莫斯一个夏天了。
躲这个字可能不是很恰当,至少他本人是不接受的。他们充其量是期间限定互惠互利的炮友,没事的时候不见面是很正常的好吗。作为被踩在头上拿了联赛冠军的死敌,拒接几个电话错过几个电话再合理没有了。
但事情可能还要从欧冠决赛算起。
欧冠决赛前那时候,拉莫斯来问,要不要决赛的票,那当然是挑事来的,一如既往。
至少皮克是这么理解的。
但他当时也不知怎么鬼使神差脑子短路,就问了,是家属席吗?
他竟然是想去的。
真心实意的,想坐在家属席上,等着看那个肆意张扬的男人跳胜利的斗牛舞。
简直鬼迷心窍。
可惜,或者说幸好,电话另一头没听出这层意思来,拉莫斯还是那个挑事的口气,哦被你发现了,怎么样,家属票要吗?你可以和女朋友团太太团妈妈团坐在一起。
这仍旧是一个玩笑,皮克知道,拉莫斯就没有想真的邀请,只是来消遣人而已。要是这边气急败坏地拒绝就正中下怀,答应下来,到时候举着支持尤文的小旗子坐那恶心人才是反击之道。
但皮克做不到,他只是用五秒钟设想了一下拉莫斯描述的那个画面,然后发现自己也许会控制不住跑得比那些太太女友团还快,迫不及待在胜利后冲下去亲吻那个邀请自己的男人。
怕是石乐志。
这并不是对方所期望的东西。
——哪怕他们极有可能之后在酒店来上一发,可当然,他们是炮友,他们可以做那个,但他们不是恋人,他们不能做前面那个。
所以他应该“恼羞成怒地”拒绝,任凭对面发出达成目的的大笑,心满意足地挂断电话。
哦不,这也太掉价了。
于是他说的是,我要上课,远在美国,没空去看你们怎么输,连直播都不一定能看,太遗憾了。
听起来倒是一点也不遗憾。
拉莫斯原本算计得好好的,正所谓漫天要价坐地还钱,皮克拒绝球票,接下来就不能再推辞了,接下酒店的钥匙,比完赛来一发,进决赛的负责拿冠军,没进决赛的千里送一炮,顺理成章,明明是早有默契的事,怎么就没接上呢。
他只好说,“可惜了,你将错过的不只是一场比赛。”
还会有一场一生可能只有一次的欧冠卫冕夺冠性爱。
/还是一个让你能第一时间举着冠军奖牌当面嘲笑我是你的手下败将的手下败将的机会。
皮克甚至不吝啬于在心里承认皇马会是冠军了,但嘴上当然是不会的。
“大话等你赢了再说吧,哦,不好意思,没空听,我要上课。”
通话断得干净利落,只有本人知道是如何落荒而逃。
彼时拉莫斯只觉得浪费表情,目的没达成,有点似有若无的窝火,倒也没怎么真当回事。
直到了夺冠之夜,大家庆祝完了,回到酒店,等了一晚上的某个电话仍旧没来(当然这件事他是不会承认的),连条短信都没有,到底憋不住,你不主动来祝贺就不要怪我嘲你输不起,自觉理由很充足,拨了大洋那头的电话,没想到不接。也没有挂断也没有忙音,就是光响不接,死活不接。
这时候才是真真正正气炸了。
他们明明曾经一起度过了那么多个胜利或者失利之夜。
拉莫斯没费心思考自己到底在气什么,他只知道下次见面皮克该做好准备他完蛋了。

然而没有。

下次见面是国家队打马其顿,赛前自然是中规中矩好好训练,赛后皮克硬是和伊涅斯塔这个足不出户没有夜生活(不)的老年人窝在一起不动。拉莫斯到解散都没找到机会堵人。
然后休赛期放假,本来就是说不上对付的炮友,更是找不到莫名其妙找人的理由。
再然后国际冠军杯,刚归队不在状态各种失误,拉莫斯都做好准备被奚落几句艹一通,然后自己再算账的了,没想到对面赢了比赛还进了球的人居然下了场一声不吭跑路,连来耀武扬威过把瘾再溜都没有。
拉莫斯这才觉出不对来,前个赛季的输赢,从来气不到新赛季去的,再说两人早就不是会计较的时期了,嘴炮管嘴炮,炮归炮,哪次不是下了场就滚到床单上去。
所以这是明着说不约了。
妈的更气了。

评论(15)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