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na一天爬三次墙🚲

墙头众多,坑多于梗,一个比一个冷
想催哪个可以到400粉那条下面提醒我(?)
谨慎关注,我是不会开小号的👼

世间万物皆有因果定数 0

退赛夫妇  武侠AU

警告:没头没尾 肯定是坑  现实无关  私设如山 不会方言 不会武侠  

王昊和周延已经在擂台上打了两个多时辰。仍是平分秋色。

两人额头有汗,但招式竟是还未全用老,还能变招拆招。
刘洲在台下看着,车澈在台下看着。
无数武林人士在台下看着。
他们中间有对两人服气的,有不服的。

但这两人到底是在这擂台上打到最后一轮的人,江湖儿女讲究一个拿得起放得下,无论最后谁赢,这个武林盟主,他们认。

车澈站在红花会台前,冷硬着一张脸看台上,与他身后为王昊摇旗呐喊的白曜隆形成鲜明对比。
刘洲站在雾都武馆台前,一派轻松地看着台上,仿佛一点也没察觉程剑桥等人有意识与他隔开几丈远。

王昊不想打这一场,他功夫过人天下皆知,来只为拿下盟主之名,给兄弟们挣个面子。哪想到朝廷竟是打的举个傀儡盟主的算盘。他红花会自有产业,一方为霸,几时需要为朝廷办事?
周延不得不打这一场,朝廷是下了狠心了,红花会背后几家一方富贾盘根错节,他们尚且敢拿捏一二,自己小小武馆,说到底只是些平头百姓,他凭什么斗,他哪里敢斗?

决斗前一夜,王昊去找过周延。
他们之间是有过节不假,但一则这过节本就与他无关,二则两人已经被逼到了同一边。
——至少他是这么觉得的。
但周延看来不是。
“你不要这个武林盟主正好,老子反正是要的。”
说这话的人歪着嘴狠笑,哪里有一点武林盟主该有的正气。
“周延!我本以为你只是嘴欠人怂,没想到你连江湖人的气节都没有了!做朝廷的走狗你也乐意?” 

王昊说这话倒不是故作清高,他过往听会里兄弟说那些周延的往事确实对此人颇有成见,但来了这些日子,发现人是真有本事的,断没有事事苟且的必要,带着疑问再看他与人相交,便多少摸出些门道。

周延是个矛盾的人,他行事为了达成目的可以不拘小节能屈能伸,看似没有底线,但其实底线又无比高。

刘洲敲打他,这是天子脚下,你们江湖上的恩恩怨怨就不要翻出来了,他便能硬是跟一个个死对头挤出笑来;转天车澈说有几家落败的不服,你就算了,程剑桥那几个小的得再打一轮车轮战,他偏又敢跳出来说你耍老子兄弟,老子不玩了。

这人啊,你要他下跪可以,别想欺负他兄弟。

这样一个人,怎么可能明知道这一场武林盟主的戏演下来,就要被绑上朝廷的绳圈,还喜滋滋配合?

王昊是不信的。

但周延由不得他不信。

“走狗怎么了?老子回重庆照样吃香喝辣,天高皇帝远,他管得着我啥子?你怕明天打不过我丢面子就痛快认输,不要找这些个狗屁借口。盖爷可以放你一马,别打花了这张女侠小姐们喜欢的脸。”说到最后往那白生生的脸上摸了一手,倒不似话中那般嫌弃讥讽,反有种不知真假的温柔。

“我会怕了你?呵,你死乞白赖想要的东西别人根本不稀罕。”王昊愣了半饷才拍开脸上那只手,“明天台上再教你知道你东拼西凑学来的都是什么烂招,不用担心,盟主的位置我们红花会根本看不上,你要就赏给你。——他车澈能拘我十几兄弟一天两天,还能拦着我们回西安不成。”

这小娃子啊,根本不知道落草为寇是个什么滋味。

周延收回手,抚了抚被拍红的地方并没有计较,仰头还是歪着嘴角笑,“这话,等你能赢了老子再说。”

“你!”

王昊气结,被人拿兄弟的命逼着,演猴戏似的比武这种事,这人怎么忍得下来。合他们二人之力,干掉那几个废物兵士守卫劫出兄弟走人有何难,他为何非得乖乖演完,难道是自己真看错了人?

周延凉凉地甩手,“好走不送,哦,对了,我会告诉刘洲,你对明日的决斗期待得很呢。”

就是说你今晚不要想做什么小动作了。

这话王昊还是懂的。

他气到根本懒得再理人,甩门便走。

 

周延摸摸鼻子,坐回自己床上,但愿王昊真的老实回去睡觉。

民如何与官斗?这道理他吃了那么多苦头,早就看得通透。

何止如此,他看得更多。车澈是想扶红花会的,红花会现在被捏着觉得落了面子不肯服帖是不假,但到底一方富贾背后本就与官场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到最后估计是互惠互利双赢的交易。车澈和刘洲都是代表朝廷来的没错,但他们之间却也不是铁板一块。所以刘洲想要捏起他们这些小门小户,哪怕明知这武林盟主肯定要给到红花会手里,也不妨碍他拉拢一方势力。

这种事情,掺和进去自古是没有好结果。

但这鸿门宴已经来了,上面如此坚决,他们这些莽夫又能有什么办法?

时也命也。

回老家天高皇帝远只是随便说说的,他们但凡今日敢劫了人走,来日便再也不是清白人。

周延想想又是好笑,自己这边注定了要陪演,惨多了,怎么还平白给个吃过的最大苦头是天赋太高被同门诬出师门,转头立刻被名头更大的红花会请进门,除了练武什么心思都不用愁的未来武林盟主担心。

多余,太多余了。

 


评论(6)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