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na一天爬三次墙🚲

没有一场相遇不是在劫难逃,没有什么分离不是命中注定

【国营】close your eyes(外一篇)


@白露为霜 酸爽的部分让我写出来的话大概是这样,狗血OOC得妈不认惹,而且写完发现又!和我想的!!不一样!!!😂
反正都这样了,破罐子破摔,我就再多狗血一句,他们是真心相爱的!【尖叫
闭嘴吧我
总之很短

拉莫斯做了一个梦。

梦里他和皮克两军对阵执剑相向。
其实他只甩过斗牛士的斗篷,别说骑士剑了,连斗牛士的剑都没碰过。
幸好这并不妨碍他在梦里和皮克有来有回势均力敌。

他的梦境他做主,既然已经不讲道理了,怎么不让他直接实力碾压呢?
上帝视角的拉莫斯有如此疑问。

而梦里的拉莫斯和皮克正堪堪分开,刚才的交锋中他们差一点杀死对方。

“你选择了那边。”
拉莫斯的盔甲上有不知道谁的血迹。
“我本来就是这边的。”
皮克抹去胸前徽章上的污渍。
“那我们一起保卫王城,为西班牙杀敌的时候呢?”
“我以为你知道,我站在你边上,只是因为巴萨需要我在那里,加泰需要我在那里。”

拉莫斯冷笑。
“也包括需要你躺在我的床上?”
皮克同样嗤笑出声。
“不要说得好像你做这些不是因为伊戈尔,他把责任都交给了你。”

真真的同床异梦。

天知道他们每一次上床的时候对方都在想些什么。

场景突然一转,从肃杀的战场变成了开阔的卧室,偌大的床铺两侧垂下暧昧的纱幔。

“我就不该和你演那些兄弟同心同仇敌忾的戏码。”
“呵,那可是你们尊贵的国王要的,你以为我想和你一起举那些傻乎乎的旗子?”

“但你硬了。”

拉莫斯丢开手中的剑,那东西便在空中消失。与此同时两人身上所有不合时宜的盔甲泥泞也全数消失。
拉莫斯的手得以顺利按上如今皮克身上仅剩的坚硬部件。

“这是礼貌。”
被按着的人致以“礼节性”微笑。

这人就算在梦里还是一样讨嫌。

“我看不出我们做这个的必要性。”
拉莫斯手上用了点力,皮克眯着眼皱起眉头,很难分辨那表情是爽还是痛。

即使处在上帝视角,他也仍然分辨不出。
拉莫斯了然。
这是当然的,就算是梦中,也不可能出现你不知道的事情。

“那你又是为什么呢?”
皮克反客为主,掀翻身上的人,俯身凑到男人强健的大腿根部,伸出舌头舔过离敏感部位最近的纹身。
满意的目光从同样硬起的部位一路梭巡上移,直到与拉莫斯投下的视线相接。
“操我的时候,不爽吗?被我操的时候,爽吗?”

“西班牙能让你做这些,还是伊戈尔能让你做这些?”
“你他妈才是那个先滚上老子床的人!见鬼的我才要问你们拉玛西亚教的什么……”
拉莫斯没能把话说完。
有人比他更会用嘴。

总是这样,拉莫斯睁开眼睛,皮克有一百种方法应对你的问题。
除了给你答案。
你永远不会知道皮克闭上眼高潮的时候在想什么。

但无所谓,事情总是公平的。
拉莫斯对着镜子决定对巴萨的比赛可以多抹一把发胶。

皮克也永远不会知道,拉莫斯闭上眼抱着他的时候脑子里从来没有西班牙或其他什么无关紧要的人。

只有一个来自加泰罗尼亚的混蛋。

end

评论(13)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