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na一天爬三次墙🚲

墙头众多,坑多于梗,一个比一个冷
想催哪个可以到400粉那条下面提醒我(?)
谨慎关注,我是不会开小号的👼


皮克沮丧地退开,发现对方双眼紧闭睫毛轻颤,压根没有看人,只好安慰自己拉莫斯这反应是完全正常的。
“抱歉,你得配合一下,有痛的地方一定要说。”皮克站起,走到沙发尾端,弯下腰从拉莫斯的脚掌开始一点一点捏起。原本在小猫身上只看得出毛很杂乱,此时在球员惯常剃得光洁的腿上,那些伤便狰狞地显现出来了。几颗石头的刮擦对运动员肌肉覆盖的身体不至于如此,事情正如皮克担心的那样,伤害是按照对小猫柔弱身体的伤害成比例反馈出来的,简直太糟糕了。
他捏到脚踝上的淤痕时,感到明显的颤抖,扭头去看拉莫斯,后者明显是咬唇忍住了痛呼,只张开双眼看着他摇头。
“脚踝伤到了?”皮克松开手只是托着脚踝。
“没有,”拉莫斯也松了口气,“皮外伤,就是痛。”他看皮克不是很相信,又补充道,“真的,我不会拿这个开玩笑,你继续。”
皮克把拉莫斯全身都细致地检查了一遍,外伤很多,不过躯干被他自己保护得很好,也没有伤筋动骨,就只是看着特别瘆人,而且真的很痛——检查完后皮克又把所有有破损的伤口消毒清理了一遍,一圈下来拉莫斯眼眶都红了,嘴唇都要给自己咬烂了。皮克很想说你痛就喊出来,不要这样,我又不会笑你,但终是开不了口。
他给拉莫斯裹了毯子,自己坐到沙发尾端,把小腿抬到自己腿上慢慢揉淤血,反常的沉默。
回来的路上他已经说了无数遍了,“我很抱歉我很抱歉我很抱歉我很抱歉。”但拉莫斯除了刚才答复他痛、不痛之外一句话也没有说。
良久,久到他以为拉莫斯已经睡着的时候,沙发另一端轻飘飘地传来一句,“你也休息吧,这不是你的错。”

这怎么不是我的错。
诅咒一开始是冲着我来的。
今晚的事是我搞出来的。

你是被我弄丢的。

皮克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却停不下一遍遍看那些扎眼的伤痕,停不下脑海里回放他找到拉莫斯时候看着小猫蜷缩在那里几乎忘记如何呼吸。
他长长地叹了口气,有些事终究会比另一些事更重要,“你的球衣,克里斯给你带了吧。”

【老清早突然想洒狗血,啊我什么时候才能写到这里
【结果这会沉迷看文无法自拔,好喜欢冬菇人设的逆向,真是太有趣了
【悄悄再来编辑一记,我爱狗血,洒狗血使我快乐,我爱水水,欺负水水使我快乐,我爱主席,坑主席使我快乐【喂

评论(17)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