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na一天爬三次墙🚲

没有一场相遇不是在劫难逃,没有什么分离不是命中注定

【皮水皮互攻】你的队友/死敌变成猫了要亲亲抱抱才能艹 27

计划外的展开,好像有点/很OOC

9

皮克任劳任怨收拾了一地狼藉,为罗纳尔多触目惊心的审美品味担忧,同时深切怀疑这里面有多少被用在【自己的】猫身上过了,他决心必须网购他个一箱两箱三箱真正需要打马赛克的“玩具”邮寄到梅西那去。

嘿!这可不是什么报复,只是感谢罗纳尔多对他的喵的照顾。

 

拉莫斯喵主子再高冷,总归还是要吃饭的。

皮克点了一桌子鱼送过来,一人一猫同桌吃饭,姑且算是和好。

至于过程中皮克忙着剔大大小小的鱼刺,自己都没吃上几口,还被挑三拣四各种延边的辛酸,咱们就不去说他了。

 

猫吃饱了要干什么。

当然是午睡了。

皮克也就是收拾了一下桌子,接了几个反射弧慢半拍起得也不早的队友和记者的电话的功夫,回头就找不见猫了。

火烧火燎地套间里外转了一圈,最后发现在自己一早被敲门出来接驾之后就没收拾过的床铺上,睡着一只拉莫斯……喵。

小猫就睡在被子掀开靠近枕头的地方,侧躺着不松不紧地卷成一团,尾巴软软兜出半条弧线。

皮克只觉得心都要化了,不由自主蹲下来趴在床沿看他,竟是看了许久也没腻。他是有想伸出手摸摸抱抱甚至亲亲的,但看小猫睡得很沉很香的样子,想想他可是货真价实做了一个星期的猫了,不比自己当初,便是无论如何也下不去手。

 

 

这一觉拉莫斯睡得无比舒服,待醒过来赫然已是黄昏,身边包围着让人/猫感到安心的温热气息,不用回头看也能知道,那自然只会是皮克。

小猫伸了个懒腰站起来,转过半圈真正看到近在咫尺皮克睡着的脸,才后知后觉脸热起来,之前不知怎的觉得很舒服很好闻,就睡在了这么个位置,显而易见皮克早先睡着的位置,自己的猫脑子是怎么想的???

不过看看皮克睡得一脸心满意足的样子,总归是比上次自己落荒而逃时,擦干了泪痕还眼眶泛红的脸要好多了。

——毕竟这货就该一幅二傻子的样子看着才顺眼。

对没错就是这样。

拉莫斯点了点小猫脑袋,非常满意自己的解释,顺便趁热打铁把另一件事的心理建设也给做了。

 

于是皮克被小猫爪子捣醒,迷迷糊糊睁开眼时,看到的就是小猫仰着头凑在脸面前,求亲亲的姿态。

该说他的本能反应对还是不对呢,反正迷蒙中皮克没怎么顾上记下这难得的一刻,就啪叽一口亲上去了,反正他立刻就有一个光溜溜的塞尔吉奥·拉莫斯躺在他的床上、他的怀里了。

拉莫斯心里早有准备,他旁若无人地翻身下床,往外间走去,就仿佛光着屁股在别人面前走动是一件稀松平常的小事。

好吧,至少在更衣室里也许是这样。

 

皮克抓了件睡袍(作为借口),跟出去,发现拉莫斯已经穿上了内裤,正在从行李箱里捞衣服穿。

“这衣服,不是你的吧?”他看了半天,终于忍不住发问。

“当然不是了,你大晚上搞的事,一早就赶来了,哪来的时间去我家拿衣服。”拉莫斯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也不管背后的人看不看得到,“就随便拿了两件克里斯的,反正他身材和我差不多。”

“不好。”皮克非常突兀的否定,顿了顿才欲盖弥彰地补充道,“我是说不合身。”

“差不多得了,也就一晚上。难道我还能……”穿你的?

拉莫斯想吐槽来着,好歹在说完之前反应过来别又把自己绕进去了。

“不行”,就算光着你也不能穿他的,皮克皱眉,越发觉得不爽,从昨天开始就是了,这两个人之间这种黏黏糊糊的亲密感是怎么回事?

【人家是闺蜜【划掉】队友好吗】

他的口气说不上好,盯着拉莫斯弯腰提裤子凹陷下去的腰线冷声道,“脱了。”

两人之间说话向来是呼来喝去惯了的,和那些隔空互怼或者当面吵得面红耳赤的时候比起来,这话没有多过分,可这会拉莫斯却是猛地回过头来死死瞪向皮克。

这个目光的意思大概是“你有种再说一遍”,皮克再熟悉不过了,满肚子的不爽更甚,不客气地瞪回去,“再说一遍也是一样,你把他的衣服都给脱了!”

拉莫斯如遭雷劈,对着皮克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这个人是哪里的接收能力有问题,让他闭嘴看不懂吗?

【废话,你们哪次吵架不是“你闭嘴”“呸我非要说”的】

皮克也莫名,这光瞪眼不说话的算个什么情况,到底要不要吵给个准信啊?
而接下来发生的事完全在他预想之外,拉莫斯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紧紧看着他,脱下上衣,重重丢到他面前,接着是裤子,接着是内裤。

这整个过程简洁而迅速,不带一丝色情,就像完成一个不甘不愿的任务,皮克甚至愣愣地看着来不及阻止,等反应过来时已经是一个赤条条的塞尓吉奥·拉莫斯站在面前,看过来的目光深沉复杂到无法分辨。
“这样你满意了?是不是要我一会就这样出去?”拉莫斯摊手,嘴角轻勾,但那当然不是笑容。

皮克的怒意也好,什么也好,一下子全都如潮水般褪去了。不明白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正常的发展难道不该是他们互相嘲讽争辩几句最后拉莫斯仍旧固执己见地穿着那身碍眼的衣服吗?眼前这难看到仿佛要哭出来一般的脸是怎么回事?(是,他知道拉莫斯不会这样哭,但他也知道眼前的人在脸上堆砌的冷笑愤怒挑衅的重重壁垒之后藏着的会是什么)。

皮克几乎是手足无措地站起来,试图向拉莫斯靠近,后者并没有动作,但毫无遮掩的身上可以看到肌肉都瞬间绷紧了。这比直截了当的拒绝更让人难受,皮克握拳,才发现手上还抓着一件睡袍。他如蒙大赦,将睡袍披盖到就如猫一般警戒着的人身上,转头往里间逃,口中狼狈不堪地解释,“我怕你忘带,昨晚顺便给买了,等着,我去拿。”

睡袍之下,拉莫斯松开了同样握紧的拳头,自嘲地一笑,你叫我等着,我可不就只好等着了。

TBC

ps:我又进入封闭培训状态,大致上是每天上午3小时下午4小时机械性背书,晚上1小时考试+2小时晚自习,脑浆都要被榨干了,所以接下来更新不定,更了也可能是头壳坏掉瞎写,见谅【如发现问题欢迎指正

评论(13)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