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na一天爬三次墙🚲

没有一场相遇不是在劫难逃,没有什么分离不是命中注定

【皮水皮互攻】你的队友/死敌变成猫了要亲亲抱抱才能艹 32

这周工作很辛苦,而且卡文,一些必要的解释,写得很别扭,ooc到一言难尽

(水水喜欢吃甜瓜,小季告诉我的,所以大家快去找她催更【逻辑呢?不存在的

14

 

拉莫斯醒来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是皮克侧躺着,一手支着脑袋看过来,脸上又是那副柔情蜜意到让人毛骨悚然的二十四孝好男友表情,大约是已经这样看/视X了有一段时间了。

讲道理,他们前一天还不知道吵了几回,睡一觉就变成这种腻腻歪歪的关系了?

他也要应景地回一个恋爱中的傻子的表情吗?

哦不,杀了他吧。

拉莫斯头痛万分,表情扭曲,一手推开那张脸,“你不起床(还这么恶心地)看着我干什么。”心里打定主意这人如果试图说出什么“因为你好看”之类的话达成把死敌队长恶心死的目的,就立刻把他踹下去。

皮克没有给拉莫斯这个机会,他说了很正经的理由,“其实现在只有5点,刚才感应到你要变成猫,我亲了一口,不知道有没有用,就等着看一会。”

这不足以解释拉莫斯最介意的部分(那个某人回答问题的时候仍然挂在脸上的腻歪表情),不过他决定略过,眼一闭,背过身,被子拉高,“睡觉。”

一瞬间的动作牵扯全身,各种有外伤的、有【内伤】的、肌肉酸痛的一起反应过来,不由得嘶了一声整个僵住。

“操。”被窝里委委屈屈(←皮克脑补的)骂了一声

“Sergi……”皮克哭笑不得,这人是几岁?伸手把盖住口鼻的被子往下扯了扯,“你动作小一点。”

“怪谁啊?”某人又为了怼一句猛地转回来,再次把自己痛得龇牙咧嘴。

“是是是,怪我动作太大。”皮克轻笑,在被子下面无比自然地伸了手摸到拉莫斯腰眼按捏起来。

妈的这人得了便宜还卖乖。

拉莫斯目瞪口呆。

对方紧接着说出的下一句却更加让他说不出话来。

皮克奇妙地把话说得既郑重其事又无比自然——

 

“Sergi,不管你信不信,我爱你,一定会帮你解除诅咒的。”

 

 

 

靠靠靠,有没有一个人能联系一下上下文,告诉他为什么此处会突然出现一个表白???

拉莫斯心跳如鼓,面上仍是先前目瞪口呆的那个表情,然而内里已经全乱套了。

他看着皮克,脑子里也许有千头万绪又或者空茫一片无从下手。

 

“我本来……”皮克尴尬地咬了咬唇做出解释,“接受不了穿你们球衣,再说之前你还把我……算了,那个就不说了,总之我本来是觉得,现在休赛期,可以拖一拖看有没有别的办法,反正平常也能帮你变回人,没影响的,没想到让你误会了,还话赶着话一直没机会说清楚。”

你当然是没想到了,这里面还有你不知道的事。

皮克见拉莫斯不发一语,不由得加快了语速,“真的,我来就不是为了拿这个事笑你,也没打算用帮你变人什么的来要挟你,本来打算如果到球队要报道了还没解决,也只好照诅咒要求的做的。现在我知道不该拖的了,你会受伤都是我的错,我都认,但你能不能不要再那样想我了。”

“什么?”拉莫斯没料到话头怎么突然丢到了自己这边。

“你一直怀疑我是仗着你喜欢我,来消遣你吧?”皮克看着拉莫斯明显是被说中的脸色,心下黯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这样想,包括国家队那天晚上,你是以为不管对象是谁,我都会那么做,所以才会那种反应的吧。”话到最后,这已经不是一个问句。

拉莫斯没有点头,但也没有否认。

皮克等了一会,又等了一会,等了很久。

而被他期待着的,显然不是那种会为自己找借口的人,哪怕只想过一次,也是事实,不容否认。拉莫斯所做的,只有眼看着皮克脸上一点一点再也维持不住故作轻松的表情,最终变成苦笑。

他想,这个时候仍旧有一部分在怀疑皮克与诅咒的矛盾之间游移不定的自己,也许真的是个混蛋。

“好吧,”结果还是由皮克打破平静,强行让气氛轻松起来,“不管你之前怎么想的,等诅咒解除之后总能证明一切了。现在好好休息一会,我们需要恢复体力,把剩下的六次尽快办完。”

拉莫斯闻言一瞬间僵硬起来的表情让皮克不客气地大笑出声,抖着肩膀把人往怀里揽了一把,凑过去就是一口,亲完也不管别人是个什么反应,就着呼吸相触的距离,自顾自合上眼睡了。

拉莫斯看着这张近在咫尺的傻脸,再也想不出还有什么理由不相信他。

 

 

接下来的两天,或者说一天半,过得毫无真实感可言。

 

他们做了字面意义上的六次。

也就是皮克六次,拉莫斯不知道多少次。

毕竟前列腺高潮总归来得更容易些。

拉莫斯被折腾得够呛,皮克也不轻松。

可别忘了那古里古怪的要求里还规定了姿势得不一样,考虑到拉莫斯的状况算不上很好,体力活都是皮克包办,要找出合适的姿势就不容易了。到最后几次还得求助万能的网络。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这tm居然能是个脑力活。

最后一次干完的时候两人都摊在床上一动也不想动。

 

“我想吃甜瓜。”拉莫斯喘着气瞎嚷嚷。

“什么?”

“我一个礼拜没吃水果了。”

“为什么。”皮克还有点跟不上节奏。

“因为猫不吃水果。”

“咳,你一定要吃的话应该也可以吧?”

“克里斯说糖分太高,不让。”

哦,这才是根本原因。

皮克不厚道地笑了。

笑完起身,把另一个软成一摊的人半搂半抱起来,“那你配合一下,赶紧帮你洗好,我就去买瓜,还有什么要吃的全说了,都带回来。”

拉莫斯由着加泰人双手伸到腋下把自己提起来,看着这个和自己一样一头汗的人全神贯注都在自己身上,专心致志地帮自己清理干净,拿捏着力道擦干淤青还未褪去的伤处,套上衣服再仔仔细细吹干头发,他突然觉得自己之前的怀疑和揣测确实都太傻也太混蛋了。

于是他在吹风机被关上,屋里安静下来的时候突然开口。

就如说出一句谢谢一般自然。

 

“杰拉德,我爱你。”

 

 

皮克愣愣地看着说话人的表情,用了大概五秒确认这不是一个玩笑,随后不由自主地微笑起来,以一个唇瓣相贴不含丝毫情欲的吻作为回应。

“当然,我也爱你。”

 

是了,这就是全部了。

他们是死敌,他们也是队友,但不论是哪个身份,他们从来都有着无需言说的默契,当他们坦然相对,所有的误解都可以到此为止,不需要再解释更多

 

你的死敌/队友变成猫了,只需要你给一个爱的抱抱。

 

Normal END

【正文到此结束,出于本人的恶趣味,以下会有更加狗血的展开,一个放飞自我的真我,我知道看到这里的朋友你肯定会看下去,就……嗯……总之我提醒过了】



Now   loading……

 

 

皮克去买瓜,带着一条极长的购物单,写满了各种拉莫斯要吃东西,然后他还得回酒店一次把自己的行李拿来,毕竟穿着拉莫斯的衣服出门可有点紧,而且房间开着也是要钱的。

拉莫斯一个人软在沙发里,百无聊赖地切频道,盘算着2个小时多了,也差不多该买好东西在回程了。

不是说他有多离不开皮克,就只是,你知道——他真的很喜欢,甜瓜。

 

事情发生得毫无征兆。

 

皮克刚停下车关上车门打开后备箱,里面堆满了拉莫斯要吃的,和他觉得拉莫斯会喜欢的。

拉莫斯正哼着歌窝在沙发上,期待着他的甜瓜,顺便,(只是顺便!),期待一下他大概算是刚刚正式上任的男朋友。

 

然后他们同时感到脑子里仿佛有一个震天响的闹钟,并不真实存在的刺耳铃声响个不停。

那意思大概是,

离拉莫斯变成猫还有60秒。

 

拉莫斯收起原本大肆摊开的四肢,把自己整个裹进毯子里,脑海里不由自主滚回那些在两人的每一次肌肤相亲时,皮克或是亲昵或是恶趣味提出的各种要求,自己都一一实现。那不是皮克以为的他意外的配合,而是他根本拒绝不了。

 

皮克说,等诅咒解除就能证明一切。

然而并没有。

他一点也不想思考这意味着什么。

 

他现在不能吃甜瓜了。

所以他应该也不需要那个答应买甜瓜回来的人。

 

TBC


评论(17)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