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na一天爬三次墙🚲

墙头众多,坑多于梗,一个比一个冷
想催哪个可以到400粉那条下面提醒我(?)
谨慎关注,我是不会开小号的👼

梅罗的ABO世界之旅番外 梅西的生日愿望3

非常惭愧,这个坑了好久,我自己翻归档半天才找到前文,做个链接1  2

这篇的发展可能会和你们看前面期望的很不一样,不过这章就是写这个番外的核心了,后面只差个收尾而已。我好像真的很喜欢写奇怪的嘴炮,一定是你罗太哲学了

3

整个事情的发展透着一丝诡异。

如果两个人一起整天整天无所事事地在无人的海滩上闲聊散步、或开着两艘游艇一起在海上慢悠悠晃荡玩水、时不时分开各自带着家人回主岛上吃饭露脸给记者们一些新闻,就这么彷如朋友一般度过了大半个假期,也算是有所“发展”的话。

 

他们相处得很好。

在最初的一两天之后两人就各自确定了,除开两个世界在ABO性别上的分歧之外,两个世界的对方几乎就是同一个人。

克里斯可以毫无芥蒂地领会到里奥每一次沉默之下是害羞或者笨拙的无话可说。

里奥也可以毫无障碍地领会到克里斯每一次噘嘴时候是真的不服还是只是单纯的恼羞成怒的掩饰。(当然大部分时候是后者)

当他们并肩走在傍晚的沙滩,交换一些琐碎的对话,间或相视一笑时,这一切,就仿佛身边的人完完全全就是自己的那个恋人一般自然。

这差不多已经是他们所能预期到的成为恋人之后共度的第一个假期的全部了。

 

除了缺少了性。

 

当然这不是重点。

 

不是说他们没有发现对方对自己就和自己的正牌恋人一般充满了吸引力。

但两人仍然保持了足够的默契和自制力,将相处保持在了不涉及性以下的亲密层面。

 

看故事的你也一定看出这“发展”确实够诡异的了。

克里斯蒂亚诺和另一个世界的梅西却好像事情本应如此一般,就这么过到了假期的最后一天。

 

一大家子人一起在屋里看完电影之后,各自回房休息,克里斯示意梅西留下。他的哥哥姐姐们暧昧地挤眉弄眼着离去,母亲多洛蕾斯却是留下了担忧的一眼。作为一个母亲她总是更敏感一些,早已察觉到儿子和恋人过于相敬如宾的相处透着一丝怪异。克里斯露出安抚又带点讨好的笑容,走到门口去抱了抱妈妈,让多洛蕾斯终是迟疑着带上了门。

 

“那么,假期要结束了,你还不准备回自己的世界去吗?”克里斯在被留下的人来得及开口询问之前,从门口转回身来,单刀直入地抛出了问题。

“……”里奥咽下了原本的问话,张口结舌,一时之间只能怔愣地看着克里斯。

“你应该知道,虽然你不是我的里奥,但你还是你,我了解你,看得出你在逃避,你不想回去。”

“不,我当然想!”里奥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反驳。

哦,去掉几乎也可以。说完他就抿紧了嘴唇,显而易见为自己的急于否认而心虚。

“至少不是现在”,克里斯微笑,“你知道我没有说错。”

在对方了然的目光下,里奥不得不点头默认。

“所以你和你的克里斯出什么问题了?”克里斯半是担忧半是好奇地发问,“既然我们相处得这么顺利,我看不出有什么理由会让你觉得和我一起度假比和你自己的克里斯在一起更好。”

“不,我们没有问题,我们很好。他和你一样赢得了欧洲杯,他很高兴,我为他自豪。——当然,也为你。”里奥的神情如此真挚,使得克里斯有些不自在地微红了脸,他别扭地移开些视线,“那么……”

“就只是,我不好,我搞砸了美洲杯。”里奥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大腿。

“嘿,那不是你的错。”克里斯终于从门口走回来,在宽敞的沙发里紧贴着里奥坐下(在整个假期里,他们都尽量避免了这种程度的身体接触),安抚地摩挲里奥的后背。

里奥露出一个感激的微笑,“谢谢,对这件事我现在已经好多了。”

但随即他的表情又变为愧疚,“但问题不在这里,这只是由头。克里斯的欧洲杯决赛前,我本该鼓励他,为他加油,但那时候我还完全在自己的糟糕情绪里。我没有把自己该做的做好,反而让克里斯不得不在电话里安慰了我很久,我明知道他已经很累了,但我放任自己享受那些,他的担忧、他的安慰,我迫使他不得不这么做。”

“——世界上还会有比这更糟糕的恋人吗?”里奥耸肩,这并不是个问句,而是对自己盖棺定论的谴责。

“你不该这么想,你们是爱人,你们本应如此。”

“不,是我太任性,太依赖他了,所以是的,你没说错,我在逃避见他,我不该毁了他夺冠后度假的好心情,不该让他用整个假期来安慰我,我知道我会那么做的,我已经那么做了,在每一轮晋级后借着祝贺的名义打电话给他,就等着他几乎是满心愧疚的安慰,我就是这样一个混蛋。”

克里斯摇头,把人拉到自己怀里,给了一个极为紧密的拥抱。

“我的里奥,你总是这么可爱。你们确实是一样的。”他把人放开,看到梅西的脸有些泛红,自己不觉露出满意的微笑。

“你知道事情在我们这里有些不一样,里奥标记了我。”——另一位里奥的脸毫无疑问变得更红了。

“我们之间有一个连结,能感受到一些对方的情绪。当然,失去美洲杯的时候他伤心极了,我能原原本本地感受到那些糟糕的情绪,但我也完全清楚,当他来向我祝贺我在欧洲杯的每一步前进时是真心实意为我高兴。我会安慰他,就和你的克里斯要安慰你一样,不是出于什么爱人的责任,不是你的胁迫,而是因为爱你,为你的痛苦而痛苦,想要抚平你的伤痛。我想如果反过来的话,你也会这么做的,对吗?还是说如果我挫败时,你会觉得安慰我是一种负担?”

“当然不!我怎么可能这么想?”

里奥再一次不假思索地提出了反对。这一次却不是出于被揭穿的心虚,而是发自内心不愿被误解的急切。

然后他看到,克里斯脸上露出了满意的,“你看,就是这样”,的表情。

TBC



评论(2)

热度(23)